数字化转型,是关乎企业生死存亡的战略必选题

专题 >  组织战略   发布机构: HRoot  2021-07-15 11:48

本文整理自华成战略公司(华成战略隶属凯洛格咨询集团)副总裁连昱先生于5月28日在“2021HRoot中国人力资本论坛·北京站”现场带来的主题分享《数字化转型,于变局中寻找制胜法则》。

作者:连昱



在今天的分享里面,我会跟大家交流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方面我会谈一谈,在今天这样的一个全球大变局的经济背景下,我们到底怎么来理解数字经济?

第二个我会跟大家去谈一谈,今年是中国“十四五”的开局年,这样的一个开局年,未来五年时间,数字化会发生什么样的一些变化?


那么最后也会分享一些在过去的这十几年的咨询经验当中,我们如何帮助企业来进行数字化转型,以及当我们考虑数字化转型的时候,我们需要考虑采取什么样的一些措施或者策略来更好地、更有序地进行落地。

全球大变局下的数字经济

那我想首先跟大家来分享的第一部分,就是看一下我们今天这样的一个经济格局下面,我们如何来理解数字化。


“全球未有之大变局”这句话是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12月份去会见中国驻外事办的大使们的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的。


而实际上,今天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在经历这么一场百年难遇的历史变局,这场历史变局如果我们去讲一下它的特征的话,我会把它概括为“三变”和“三低”:


第一个“三变”,我们看到的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经过100年的时间,经济格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大家都清楚在近代历史当中,在100年前,其实整个全球的经济是以美国为中心的大部分的西方国家所定义的。


图片


那么,在100年之后的今天,我们重新来看这组数据的话,实际上在2020年,中国的GDP已经超过了百万亿人民币,占了全球经济的16%。


在这样一个格局下面,中国俨然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一个经济支柱。同时,我们对于全球GDP经济的贡献率高达35%。


我们看到的是美国在这个阶段,它的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效率已经远远及不上中国的今天,而它对于全球经济的增长贡献率只有10%;可是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经济只有美国GDP的12%。 


在这样的一个大的经济格局的变动下面,很显然我们也看到了第二个变动,也就是国际秩序之变。整个世界的格局,已经出现了东升西降的这样的一个变化。


图片


第三个变化,是社会结构的变化。那么这几年大家都反复地提到一个词,“人口红利”,实际上人口红利不仅仅说过去,我们看到西方的老龄化,其实中国也已经进入了老龄化。


预计到2025年,中国已经进入到了完整的一个老龄化的社会;同时第二个社会结构的变化是什么?是贫富差距的变化。


实际上,去年的这一场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更进一步地冲击了全球的经济的贫富差距。我们预计,在这次的疫情影响当中大概有8000万到1.2亿的人进入到了危急的贫困时期,大部分是在南亚和非洲区域。


图片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大的“三变”格局下面,经济格局也出现了“三低”的现状:


第一个低是低利率。从2008年开始进入的全球经济危机这样的一个大的周期性下行的时候,到今天为止,尤其是在疫情下面,整个全球经济仍然是处于低速、缓慢的复苏期的下行周期。 


而另外一个我们看到的是低增长。在这样的一个大的趋势下面,我们看到很多的行业都没有办法像过去那样实现高速的增长。很多的国家已经进入到了低速很久的一个平稳增长的阶段,甚至是在下行。 


第三个是低投资。毫无疑问,今天的资本是在不断地收紧,同时在这样的一个大的变局下面我们看到跨境的直接外商投资是在急速地收缩。未来的五年时间基本上也是处于这样的一个低增长的阶段。 


在这样一个阶段里面,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观点是,数字经济带来的绝对性的改变,那是因为人类的工业革命在数字经济为代表的阶段已经进入到了第四次工业革命。 


图片


我们最早的一次工业革命在18世纪的时候,英国占据了强势的地位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导者;而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以电气能源为基础的机械革命的时代,欧洲美国纷纷地崛起。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的霸主。而到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就是以计算机信息革命为基础的信息革命,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一些经济的增量。


而在21世纪的前半程,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阶段,是以数字化为引导的大的经济变革的关键时期。那么,在这个关键时期我们看到的一些现象是什么呢? 


我们这里不得不提到的是道琼斯的平均工业指数。实际上在2018年6月,百年巨头GE(General Electricity)在111年之后被踢出了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这里面代表的背后的含义是什么?背后的含义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一张图,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里面的成分股绝大多数是来自于现代的金融业、服务业,以及以数字化驱动的一些信息产业的巨头们,尤其是在2020年这一场疫情当中,我们看到的第一次上榜企业绝大部分是来自于现代的生物科技和数字化的技术。


图片



我们看到在2009年的全球市值前十的企业当中,绝大多数是来自于传统的产业,比如说传统的能源产业、传统的银行业、通讯公司等等;但是我们如果站在2021年的时间节点来看,第一季度的全球前十的企业当中已经没有一家是来自于传统的企业了。


我们看到的全球前十的市值企业里面,跟2009年相比,只剩下微软从第六走向了第二;而第一的苹果到后面的Alphabet(Google母公司),到Facebook,到中国的腾讯、阿里,到我们看到的中国台湾的台积电,最后一家是巴菲特的投资公司,全球前十的企业基本上都是在跟数字化或数字经济息息相关的。


在这样的一个格局下面,我们看到的另外一个数据是什么呢?用多少时间去实现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企业的生命周期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图片


过去传统的500强企业——《财富》的500强,需要花20年时间才能把企业的估值或者市值超过10亿美元;而实际上,从Google开始,到我们今天看到的小米,都已经在极大地缩减了成为10亿估值的这样的一个企业时间——小米仅仅只用了1.7年!


这个背后预示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律,我们今天对于数字技术的理解和我们真实的技术的演进是产生矛盾的。 常规的人类的思维,我们叫线性思维。大家反思一下,我们每年做经营目标规划的时候,定业绩目标的时候,我们是怎么定的?


今年增长这个5%、10%、20%,我们的目标是5、6、7,可能顺序往前递增。你们有没有看过你们在定经营目标的时候用指数级的方式去定?很少有企业这么做。


在数字经济时代,有三个基本的法则,我相信大家可能有听过,一个叫摩尔定律,摩尔定律告诉我们一个芯片的处理信息的速度每过18个月翻一倍;第二个叫凯德尔定律,凯德尔定律告诉我们说我们的这个信息的存储量,存储能力每过18个月翻一倍;还有一个叫巴特尔定律,巴特尔定律告诉我们通过光纤的信息数量每过九个月翻一倍。


图片

这三大定律联合在一起,构建了我们今天数字化或者说数字经济时代的三个基本的规则。这三个基本规则叠加在一起,它是一个指数级的概念 


们相信,今天的人如果穿越回十年前,拿出今天你的手机,包括我们今天看到苹果的M1芯片,它已经实现的这个运算能力,是远超过我们过去在X86架构上的英特尔的芯片。


在短短的十年时间,我们整个信息技术的处理能力已经翻越了好几倍。那么,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看到的是技术的指数及演进,和我们在商业思考和管理思考当中的线性思考之间的矛盾。


而这个矛盾叠加在一起,正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绝大多数的数字化的企业,或者说数字化转型成功的企业,他们是以指数级的方式在实现增长,而我们传统的企业都处在一个非常非常低的增长,甚至是下滑的阶段。 


所以最近这几年,我们看到很多老板很焦虑,很多企业家很焦虑,因为原来习惯的成功模式已经不可持续,而面向数字化,又不知道该怎么转型,该怎么办。


图片


那么我们今天重新来思考这件事情。在目前这样的一个历史阶段,有三个核心的动力在驱动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第一个是我们的经济,也就是我们刚才说的,现在的经济已经是从08年开始进入到一个大的经济衰退的下行周期。


这个下行周期带来的一个巨大的不可逆的宏观环境的增量红利的消失,导致了企业一定要去用数字化去实现转型,用指数级的思维去实现指数级的增长,才有可能对抗这样的一个下行周期。 


而第二个是疫情。绝大多数原来对数字化可能还是犹豫不决的企业,在快速地去拥抱数字化;我们也看到有很大一部分没有数字化基因,或者说数字化程度较弱的企业在消失。


在过去的一年的时间,将近有1万多家微小企业、中小企业消失掉了。那么,在这样的一个大的背景下面,企业数字化是势在必行的。 


同时,第三个方面是我们看到,今天的技术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尤其是从去年开始的5G的正式商用,到我们未来的五年时间,包括6G的启用,它在极大地去给我们提供一个数字化转型的巨大的技术动能。 


那在这样的三个背景下面我们来重新地看一下,我们到底是处在怎么样的一个时间节点?


非常的明显的是,整个全球的经济因为疫情导致,除了它的自然增长被消失之外,它的下行下滑叠加在一起,大概是下降5.2%,而未来一年时间预计仍然会受到3.5%的下行影响。


当然,中国经济在一定程度上的快速复苏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增长的结构性机会,但是美国和欧元区仍然处在经济下行中,因为疫情影响的一个巨大的灾难。 


那么,在这一场灾难里面,我们可以重新地来思考,这个是人类有史以来从1930年开始的这一场经济大萧条之外的最大的一次经济大萧条。


图片


在这样一个周期下面,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其实在20年实现了2.3%的GDP的增长,也就是即便在疫情的考验下我们的经济仍然是在增长的;而美国,巴西乃至英国都遭遇了巨大的经济下行。


而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面,也是因为这几年,从中国的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建设的角度,从政府对数字化战略的重视的角度,从中国企业数字化完成的这个程度的角度都在给我们这样的一个经济复苏带来了巨大的增长动能,而同时我们也看到,在数字技术整体地去帮助企业去进行转型的时候,也在疫情的这个阶段,对于我们的社会治理带来了巨大的改进。 


大家最近可能有感知到的是,数字化和汽车产业的融合在最近这几天时间已经产生了巨大的拐点性的变化。


我们看到的是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很多的一些传统的主机汽车厂商开始拥抱数字化,尤其我们看到的是大众汽车的美国公司在正式地宣布,他们的公司的名字不是叫这个大众汽车,改名叫大众电车了。


我们看到是越来越多的一些资本,越来越多的产业力量,进入到了智能网联车和新能源汽车这个领域。那也是因为说我们今天看到的自动驾驶技术,可能是在2023年的时候出现一个巨大的产业应用的成熟点。所以在这个周期当中,越来越多的资本在进入到这个领域。 


那么,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面,更重要地看到的是,我们今天的数字化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


数字化最早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实际上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可是我们今天的数字化,已经迈过了我们的网络化时代,已经步入到了数字化时代,在这个时代当中,关键技术力量也在发生变化。


图片


我们把过去的关键技术力量叫做ABCM,即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大数据(Big Data)、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和移动互联网(Mobile Internet)的话,未来的五年时间我们的数字的核心技术已经跨越到了ABDQ。


除了人工智能会进一步的商业化和成熟之外,我们看到了区块链(Block Chain)会发挥更大的价值,数字现实(Digital Reality)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生产力,量子计算(Quantum Computing)正式地走向了历史舞台。 


企业数字化十四五洞察


那么,在这样的一个新的时代当中,究竟我们应该如何来考虑企业的数字化呢?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一个观点是来自于政府的“十四五”的发展纲要。


实际上,这次的“十四五”的发展纲要,是有史以来完整地把数字化作为一个独立篇章来进行规划,重点地规划了四个核心的方向,从数字经济的优势到数字社会,到数字政府到数字生态,而更加具体地去规划出了七个重点产业和十个应用场景。


所以,换句话说,今天我们看到的社会是整个中国顶层的经济结构和政治结构已经在完整地去拥抱数字化。 


那么,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面,我们认为“十四五”时期的中国的数字化发展将会发生这样四个核心的重要的趋势:第一个,我们的整个数字经济规模一定会进一步扩大。


实际上在我们的“十四五”的发展纲要里面,已经把数字经济规模、目标,规划到了六十万亿,而在这个里面,我们看到的是数字技术的扩散程度将进一步地提高。


图片


我们的数字技术对于传统产业的赋能能力会进一步增强。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传统产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数字化的原生的一些互联网公司,数字化的企业、电商的企业在拥抱线下的传统产业。


而同时我们看到的是,未来的竞争的优势不再是单一的产业的产品竞争,或者说单一的市场区格的竞争,更多的是来自于数字生态的竞争,竞争主体由企业之间的竞争转向了生态的竞争。 


那同时我们也看到,数字安全的底线意识将进一步地去提升。可能过去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尤其是这个李彦宏在这个互联网大会当中的一段发言。他说,中国的消费者不在乎所谓的数据隐私权,很愿意用隐私权去换更大的利益和价值。


实际上,这件事情在未来的五年时间会得到巨大的改变。


一方面,大家越来越意识到说,个人的隐私数据和企业的数字数据本身是有巨大的资产价值的。


这件事情在过去你还有大量的可以公开的渠道进行免费获取,但是你现在已经要进入到规范化和立法阶段了,而同时,我们也看到大型的高科技公司的反垄断正在加强。 


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面,未来的数字化可能从我们的整个“十四五”的发展当中会越来越多的去倾向于更大的生态价值。


但实际上我们看到的过去的经验是,越来越多的企业经营数字化转型,但是绝大多数的企业走向了一个失败的结果。


图片


我们的调查数据显示,传统企业在过去的这十几年时间的数字化转型的失败率仍然在70%到80%。


那么我们去总结一下他的转型失败的经验教训,我们认为会有大概四个方面的误区: 


第一个误区是技术驱动。实际上我们在过去的几年时间也看到,有很多的一些大型的企业想要转型,可是转型的第一个环节在数字化的阶段,都想到了怎么样去投资系统,但系统本身并不能真正给你带来数字化的转型。 


而第二个是流量至上。尤其是这几年的电商的红利的消失,流量变得越来越重要。那么有一些企业为了实现更好的销售转化,会花很多的钱去买流量,可是到最后都会发现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买来的流量永远不是你自己的流量。 


那么,第三个误区是组织的僵化。我们看到更多的企业在数字化转型的时候,拥有了很好的数字化的系统,拥有了一流的数字化的人才,可是这些系统和这些人才都落不了地。


那这个本质上是来自于说,我们本质上原来的传统企业,更多的组织是一个的科层式的、传统的组织架构,而这样的组织架构和数字化的商业模式的要求之间其实是截然相反的。 


那么第四个误区是人才断层。那实际上,我们在这里讲到人才的时候不是简单地说我们需要去拿更多一流的数字化的技术人才,除了技术人才之外你要去考虑数字化的商业人才、数字化的战略人才、数字化的运营人才,而且你们有更加重要的责任要做的是如何把现在传统的企业里面的这些员工培养成具备数字化思维的人才。 


所以这四个误区导致了我们过去,大量的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时候的失败。


我们把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用这个模型来进行概括。那么在基于这个模型里面,有两个核心的部分:第一个部分我们叫做以用户为中心的商业数字化创新。


图片


在这个部分当中,你会发现你的最中间的这个核心点实际上是用户。


企业的数字化的商业创新的核心点是用户,我要知道你现在的用户的变化,尤其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中国进入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年龄、代际的变化的过程当中,80后到90后到95后到00后,他们的行为习惯、他们的消费习惯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不管是面向我们的顾客还是面向我们的员工,我们都有可能需要重新来思考。


围绕着这样的一批用户,我们应该如何来重新梳理我们的价值定位?


要知道这样的一个价值定位去重新思考我们的产品、思考我们的渠道、思考我们的营销,进而去想一想,怎么去构建我们全新的、数字化的商业生态。 


那么这样的一个半圆解决的是什么?解决的是企业的收入的问题,也就是怎么赚钱的问题。但是你光做好这个还不够,另外一个半圆是什么?是我们以数据为中心的运营数字化转型。


在这个半圆当中你会发现,除了数据之外、除了技术架构之外,它还有组织,你的组织是不是发生变革?还有我们的人才,我们的人才梯队应该怎么样变化?应该如何去进行人才的技能赋能?以及我们的供应链是否要进行升级和换代?以及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思考好相应进行数字化转型的资本投入和资本预算? 


图片


所以这个整个模型,我们叫做UP-DT模型,它是一个完整的莫比乌斯环。前面的半圆解决的是怎么赚钱的问题,后面的圆解决的是怎么收入成本进行这个节流的问题。


那么,在未来的“十四五”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的企业数字化转型会有这样五个核心的洞察: 


第一个,我们的产业要沿着数字化,未来会越来越多的传统产业跟数字化结合,去融合,去再造,去产生更大的价值。 


第二个是我们今天在谈到数字化,那我们反过来想,前一代的互联网的公司大家还记得哪几个?搜狐大家还记得吗?张朝阳现在在干嘛?


你会发现数字化转型它不是简单的,我们看只是传统企业需要,而是我们今天所有的,哪怕你是原生的互联网公司你也需要。


因为今天的数字化转型更加深入地跟企业战略来进行深度融合,所以今天我们进行战略规划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去考虑我们的数字化因素,我们已经全面的进入到了数字化的战略时代。 


第三个是我们品牌的数字化创新。这里面不得不提到说我们的代际的改变给我们带来的新品类、新渠道和新营销的机会。


企业数字化转型策略建议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有组织的数字化赋能和运营的数字化变革,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来做数字化这个转型,以及我们数字化转型的策略性的建议是什么?这是我下面一部分,重点跟大家来进行分享的。 


图片


首先,我们需要去了解我们今天数字化对于我们的影响力到底在哪,以及我们需要去评估我们自身的数字化竞争力到底是一个什么阶段?


然后,沿着这样的一个阶段我们需要去考虑的是,一个数字化驱动的战略规划,去基于这样的一个规划去制定我们的数字化战略。


这里面有两个重要的内容:第一个内容是我们的商业数字化创新,第二个内容是我们运营的数字化转型。


基于这样的一个规划,我们才有可能有序地去进行我们的数字化的举措的设计,以及相应地我们要去考虑组织、人才、技术、财务、生态的数字化保障。这样的一个战略框架,才有可能去保障你自身的数字化转型的有序落地。 


典型的策略也跟大家简单地做一下分享。我们把它列举了五个核心的典型策略,进行企业数字化转型: 


我们看到有举重若轻型,所谓举重若轻型,就是从企业内部的业务当中去找到一个小的业务单元先进行数字化转型。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对这个业务单元进行尽量地特殊化,更多的特殊政策给到他,同时用现有的业务去孵化它,帮助它去壮大。


图片


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一些我们叫做舍小谋大,所谓的舍小谋大,是我们可能要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时候我们中间有一些环节,或者有一些业务单位,它本身对资本市场挺有吸引力的,把它抛出去、让它独立地去孵化,我们看到的很多的一些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完成了对于传统组织的僵化的这个限制; 


然后我们看到还有一个叫共襄盛举 ,也就是把企业的一个价值链环节当中的优势的东西释放出去,去跟更多的企业去进行数字化的合作; 


我们也看到有一些叫做借势布局,把自己原有产业链当中完整生态的这个机会先进行数字化,然后把它变成更大的商业模式,创新的发展; 


还有更多的一些传统企业我们叫做投资并购,用产业投资的方式,直接进入,比如说平安,最近收了汽车之家做产险,丰田收了小马智行做智能网联车。


图片


数字化转型的时候有三个核心的路径跟大家简单地来交流一下。


第一个我们叫从上到下的顶层设计;第二个,我们叫做从外到内,从客户体验、用户交易价值开始进行优化;那么第三个,我们就要从点到面,先找到一个点,然后再变成一条线,最后成为企业整体的数字化转型。


那么整个数字化转型过程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对于整个数字化人才的核心要求也在发生变化。


这里我们列举了五大技能和三大能力的一个核心框架,这里面我们最重要想要提到的是说,对于数字化人才而言,不是简单地只是考虑技术型的研发型的人才,更重要是要考虑他的跨团队协作能力,快速学习能力和战略思考能力。 


那么我们非常重要想要跟大家交流的一个点,其实是数字化绝对不是所谓的简单的技术升级和技术变革,我们认为认知的升级,它可能比我们今天单纯地从技术视角来看数字化会更加重要,也更加有价值。


图片

关注HRoot微信公众号

后台回复“PPT”

获取“2021 HRoot中国人力资本论坛”嘉宾演讲PPT

图片图片图片


本文系HRoot原创,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来源:HRoot)。部分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如因版权存在问题,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 阅读 50,977
  • 2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本栏目更多精彩文章
暂无相关数据
最新活动
HRoot官方微信

HRoot微信公众号提供*新的人力资源资讯信息,现在关注即可好礼!

扫码关注
投诉
HRoot媒体矩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使用条款| 隐私政策| 安全承诺| 法律顾问| 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1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