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聚焦 高端访谈 专题 专栏 见解 业界视野 观点 工作坊 公司与行业 杂志简介 订阅杂志 广告投放
英语面前谁怕谁
2012年12月刊 见解

年初动笔写第一篇专栏的时候,本意是给人力资源的同行提供一些英语方面的切实帮助,所以文章里都有中英对照词汇的注解。不曾想,写啊写啊的,题材就偏离了初衷(go against my original intentions),变成什么都涉及什么又都不深入的半吊子(dabbler)老师。也罢,年末这一篇就让我回归本源,谈谈这些年来学习英语的经验。

作为七十年代初生人,我的英语启蒙教材(primer)是中央电视台最早从英国广播公司(BBC)引进的一套《跟我学(Follow Me)》。八零后可能更多知道李雷与韩梅梅这一对,而当时《跟我学》的主演Francis Matthews才是当红偶像。节目播出时那是万人空巷,我们那院里几家人一起跟着学“How do you do? I am fine, and you?”盖因当年娱乐节目匮乏,居然连《中国好声音》都没有。此种环境中学到的英文,虽远非一无所获,毕竟程度自然有限。有次我和弟弟在电视上看到一唱京剧的演员身穿红色T恤,胸口斗大的英文字“Diesel”,不禁齐齐笑他洋盘,肯定在国外加油站淘到这件洋服。时隔多年我们才认识到笑话落在自己身上,那是当时未识的品牌。

讨巧的是当时不是所有小学都开英语课,我念的那一家就没有。跟电视学英语让我有了些基础,毕业时自行报名考英语,加到五分而进了本城最好的中学。五年过去,我成绩不好也不坏,眼看要文理分科,父母权衡良久,给我报文科外语方向,避免了因为理化不开窍,外加史地不会背而落榜的厄运(the ill fate of flunking)。我进了本地大学的外语系。

大学里我学的是俄语。专业并不是我选择的,而是招生办老师给分配的,毕竟1989年还是计划经济主导的年代。我并不太多抱怨,因为国家让我念俄语,将来会安排我做俄语的工作,六十年代读大学的父母这样告诉我。遗憾的是1993年我毕业时,市场经济成为主流,于是我必须得自主择业,当时是颇费了一番劲的。结果毕业后俄语一点也没用上,就此荒废(leave uncultivated)。如今我“深藏功与名”,靠着英语与洋人及海归周旋,莫到万不得已,不提自己学过俄语。

对中国人来说,英语实在是最好学的外语,要学了俄语我才明白这道理。不说别的,单单名词的阳性、中性、阴性就够让人头大的,外加各种变格,动词还要变位。德语呢,除了以上障碍,再奉送长度令人望而生畏的单词,比如Schadenfreude,英语没有对应的词汇,除非翻译成词组take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倒是中文里有“幸灾乐祸”可以传神达意。法语读音太难把握,稍讲不准又会被势利(snobbish)的法国人讥笑。至于日语,表面上看和中文有很多相通之处,其实潜词造句中的微妙之处,不长期在日本人中生活难以领悟。不信你去问医师出身、在猎头界赫赫有名(well-renowned)的老段,他当年雄心勃勃想在医学院掌握五国外语,还不是在日语上栽了跟头。

我英语后来的突飞猛进(advance by leaps and bounds),全赖报考商学院之后的一段苦学。当时要获得在中欧国际商学院的面试资格,GMAT差不多得考640分以上,我做了份模拟卷,是340分。但当时下定了决心,打算用九个月赶上这300分。我给自己定了条死规矩,每天必须学习一小时英语,雷打不动,无论工作多累,回家多晚都要坚持。终于我考了680分,如愿以偿,人生也由此改变。我曾把这励志故事(motivational story)讲给实习生高靓听,她很感动,留校做了华师大英语老师还常拿我的例子来激发学生,但几无效果。

当然我这里主要说的是书面语,换句话说困扰我们外语学习的主要障碍,是一路以来所有学校里围绕语法展开的教学法(grammar-centered pedagogy)。就像我们的孩子学汉语一样,英国孩子学英语,也不是从语法开始的。诚实如我,要承认即使汉语语法也未必精通,实际上大学里我需要补考的两门课程中,有一门就是《现代汉语语法》,虽然这对我写诗而得到校园文学比赛第一名并无妨碍。认真想一下,可能我对语法的疏忽反而促进我摆脱束缚,写出脱俗的句子来。

话说回来,基本的错误还是不能犯的,吃不准时要请教专家,不能望文生义。我想起当年在扬州做招聘工作时,收到一封措辞很奇怪的英文求职信(a cover letter full of strange turns of English phrase),我好奇问应聘者信是谁撰的,几度盘问之下,他终于承认是借助了金山词霸。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我没有录用他,但有时会挂念他的去向。今年,蒙牛的广告词“只为点滴幸福”翻译成英语“Little happiness matters”闹了笑话时,我怀疑那是他的手笔。当有关人员强辩说“我们查过有道词典的”时,我几乎确信了。

即便翻译家的口语也未必过关,我大学里一位老师,曾在联合国担任汉英文字通译,但他开得口来,直让人怀疑他是在讲英文么。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曾把许多美国作家小说翻译成日语,但他也自述“必须见外国人说英语时,从一大早就觉得胸口透不过气。”

说起口语,没在外国生活过,而想讲一口漂亮的外文,是很困难的。我早就断了这个心思,只求所说的英语能和外国人交流足矣。跟各国人士接触的经验,他们也不苛求中国人的外语有多精致,容错(fault tolerant)空间非常大,基本我和他们都相谈甚欢。这么些年来,我只遇到两次被挑剔口音的,一次是被荷兰人,另一次居然是被新加坡人,对此我相当不服气,有本事你先把那“OK lah”去了再说。

学习和提高英语水平,意愿是主要的驱动力。我以前的下属小邓,英语不算很灵光,以前他写的英语报告,我都给他好好修改才能出炉,碰上外籍老板访问北京,我必得替他翻译。我向他指出过英语对外企人员职业生涯的重要性,也给他安排了英语学习的课程,但成效始终不大(with little achievement)。而去年他和我一样,辞职踏上旅程,四个月时间孤身走完云南、西藏、尼泊尔、泰国、越南和柬埔寨,全程搭乘巴士,住青年旅舍,都是靠英语和人沟通,还交了各国朋友。我问他怎么就开口讲英语了,他回答,真到那个份上也就能说了。你看在职场中他缺少的学习与操练动力,到了他自己喜欢的旅途中,就得来全不费功夫(come effortlessly)。

我跟许多国家的人打过交道,聊过天,这当中最有挑战性的还要属印度英语。许多人和我有同感,也向我请教其中的秘诀。其实我刚开始时也很不适应,后来我偷学到一个技巧:就是一定要比对方说得还快。我头一次到印度孟买,在办公室和当地同事Manish Kumar谈话,他的英语带着口音和速度而来,真是耳不暇听,我横下一条心,不管他,闷头说我自己的,他快我就更加速,也顾不得什么语法词汇了,抓到什么讲什么。就这样信口雌黄(wag my tongue)来去半小时后,Manish佩服地说:Your English is very good, as good as mine。我和Manish后来是很好的朋友,虽然不能说我总明白他的意思。

讲好口语还是要天分的,很难想象汉语说不利索的人,能用英语侃侃而谈。几年前我有机会给一家跨国企业的亚太区人力资源团队讲课,现场各种口音英语纷飞,我应付自如(handle with ease)。课程结束后,几个中国人跟我说:“徐老师,你真厉害,那些印度人的英语我们一句也不明白,你不但都能听懂,还能回答,你的回答我们也听不懂。”我是靠嘴吃饭的人,这样的行为不奇怪。而不擅长口语的人,再怎么练习,进步也会很有限。

因此,我非常怀疑(have serious doubt)街面上泛滥的那些幼儿英语培训班,到底能有什么作用?如果只是提前让孩子对外语产生些体验,还则罢了;如果真以为有外国人授课(且不说大多数根本不具备教师资格)、背背必要的单词、矫正一下发音、积累对话经验,孩子就能学会说一口流利英语,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不光对孩子,对大人也是一样。

所谓这么多,是我关于英语学习的微言陋见,相信读者自然是有分辨能力的。庄子说:绠短者不可以汲深。英语教学这样的宏业,我本来就是难以胜任的。这一年写来,错漏难免众多。祈望诸君南针时赐,藉匡不逮(I am hugely grateful to my readers for your continuous support through penetrating criticism)。

本页内容仅为文章摘要,如需阅读全文敬请订阅杂志。
您可以直接在线订购致电021-58215197购买刊登本文的当期杂志。

延伸阅读:

 《人力资本管理》
出版周期:月刊(全年12期)
出刊日期:每月8号
配送方式:全国范围快递寄送(免快递费)
 订阅方式
线下订单:
《人力资本管理》订单
请下载订单,填写详细信息
传真:021-58218663
邮件:hcm@hroot.com
手机移动订阅支付
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进入官方微店订阅与移动支付
 联系我们
   021-58215197  021-33840028
   021-58218663
   hcm@hroot.com (订阅邮箱)
   editor@hroot.com (编辑邮箱)
   salesassistant@hroot.cn (广告投放)
   http://hcm.hroot.com
   上海市浦东新区峨山路77号北楼511室
 汇款信息
银行转账  
开户行: 招商银行上海分行吴中路支行
户 名: 上海凯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账 号: 121918195110204
邮局汇款  
收  款 人: 上海凯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汇款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峨山路77号北楼511室
邮政编码: 200127
{注意"收款人"请完整填写,且不可写为其它}
现金付款  
上海订户请前往
浦东新区峨山路77号北楼511室
在线支付  
http://pay.hroot.com/
《人力资本管理》微信公众账号
搜索微信公众账号hroothcm或扫描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