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兰已经开了,希望我们还能在阳光下相见

专题 >  人才管理   发布机构: HRoot  2022-04-14 09:24

作者:李梦麒、老王

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坏的一年,但也有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这句话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一语成谶,给所有人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2020年以来出生的孩子,甚至不知道“不带口罩的世界”是怎样的。今年3月,上海迎来了最为严峻的疫情。2+12、7+7、2+2+2+2……这些如同暗语的数字,充斥着在上海工作、生活的人。


疫情的A面是防疫人员辛劳的工作,是密接人群与阳性病人的焦虑与不安,是团菜群里的火热,是与彭于晏一起炸带鱼的“喜悦”。而疫情的B面,正潜藏在阴影中,并进一步影响着人们的一切。作为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城市之一,工作、事业第一次让位,从众人交流的语境中弱化。这种现象的潜台词是什么?这次疫情的次生灾害将给每一个打工人带来哪些影响?面对暂停的上海,众多企业又该何活下去?


现在,没有学生、老师、甲方、乙方、员工、老板之分,只有囿于疫情,进退维谷的每一个“我”。


面对薛定谔的解封日期,“我”该怎么办?


01  老毕:我根本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行业什么时候会复苏,这就意味着,我培养的孩子们毕业了,不知道哪里能容下他们。


老毕是上海某高校的表演老师。目前学校的所有课程都要移到线上,他也不得不待在家里进行线上授课。表演教育非常注重线下与学生之间的互动交流,细致到一个微表情,一个眼神都需要通过老师的指点传达给学生。但是疫情让这一切发生了变化。


“其实从去年的3月份开始,我们的情况就不是很乐观,学校也进行了一些跟进的措施。现在我们都在积极地去适应线上的授课的方式。”


老毕的话中透露出一些无奈。因为不可避免的网络延迟、授课方式的改变使得学生无法尽快适应摄像头前的自己,表演的“分寸感”就很难拿捏到位,还有很多趁机钻空子的学生,逃避听讲等等。“喜欢专业课的学生会更进一步的配合老师,跟老师去互动交流,但是有一些心不在焉的学生,就会趁机把手机拿到家里的角落里,说信号不好之类的奇奇怪怪的理由,退出课堂教学。”


老毕内心有些哭笑不得,“我们说解决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些问题总要想办法。”经过了一年多时间的磨合,老毕也探索出了属于自己的线上课堂教学方式。在课前会让学生们进行片段排练,课上也会随机点名,让走神的学生能够快速回归到课堂中。


但是,在授课之外,老毕更加迷茫。


很多表演系的学生毕业后,会从事舞台剧、影视表演的工作,但是疫情让戏剧影视行业长期面临着寒冬。


“我根本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行业什么时候会复苏,这就意味着,我培养的孩子们毕业了,不知道哪里能容下他们。”


在疫情严重的时候,舞台剧根本不开放。到今天为止,上海的头牌话剧制作机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演出,一直都是延期,现在全部取消。中心工作人员的工作不停地告诉观众如何退票。对于很多民营剧团更要命,因为他们从场地排练,演员支出等经费消耗非常大。


所以,老毕的困扰不仅仅是教学方面,更严峻的是他的学生在毕业之时就要面对就业机会的关闭,这些学生应该何去何从。


疫情对老毕的收入没有很大的冲击。教师的工资构成是基本工资加课时费,疫情期间只要完成了足够的课时教学,那么收入上是没有太大变化的。但是,高校教师的收入其实并不高,老毕也背负着高额的房贷、车贷。为了职称评定,老毕要在工作之余考取博士学位,这意味着他失去了在寒暑假时期获得额外收入的机会。


我问他,在这种压力之下想过辞职吗?老毕说,“我觉得选择上海,就是选择了一种奔波劳累的生活状态。”


老毕口中不止一次提过辞职,但最终还是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教书育人。他是一个非常热爱表演的人,通过言传身教与耳濡目染,让学生们能够用心感受表演,向他反馈自己的得与失。这种师生间的交流,加上他对表演的执着,让他在面对无孔不入的压力时,也能坚持下来。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老毕妻子的支持。她会在老毕焦躁的时候安慰、开导他,帮助老毕找到问题的重点。同时妻子作为家里的经济支柱,她非常支持老毕的学术研究,双方的家长也没有对他们的工作进行干预。家人无声的支持,稳住了老毕的状态。


最后,老毕说,“你一旦做出了选择,就要承担它所带来的压力,承担它所带来的这些负面的东西。直到在三年或四年之后,彼时你获得的,是今天的压力和付出所换来的。”

02  老黄:疫情不仅影响了公司的业务量,也使得漫长的回款时间不断加码。


老黄自己开了一个小公司,绝大部分的事务都要他亲力亲为,浦西封闭的前一天,他才刚刚结束出差。这次出差是为了完成21年底因为疫情而推迟的项目,在出差的时候,老黄收到了上海要封闭的消息,又不得不加紧工期,争取在封闭之前赶回来。


去年,也是因为疫情,老黄手上的两个大项目从推迟变成了取消,其他项目的成交量也远达不到正常水平。但比较幸运的是,与他一起合作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在他的公司名下挂劳动合同,所以在每个月员工固定支出上,他的压力就少了很多。


几年前,行情还算可以的时候,老黄还能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转,年底偶尔还会有一些盈余。这对于一个自己出来打拼的小公司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业绩了。但疫情不仅影响了老黄公司的业务量,也使得漫长的回款时间不断加码,这两年老黄公司的资金链经常断裂。


去年五一,老黄回老家呆了两个星期,那段时间他想过放弃。父母安慰他说,“你想怎么做我们都支持你,你身后还有家人,累了就回来。”


老黄稳了稳心神,继续回到上海打拼。在老黄的心里,家人不仅是后盾,也是他的动力。这两年资金周转紧张的时候,老黄也不得不向家里借钱贴补公司的缺口,但是在项目回款后,他第一时间就把钱还给家人。


老黄今年三十岁,在他的观念里,这是“而立之年”,要考虑房子、车子,还有未来的婚事。


老黄也幻想过,一觉醒来,没有疫情,一切都回归正常。但是回到现实,老黄告诉自己不要多想,“面对当下”成为了他现在考虑最多的事。


“在这个市场里,规则已经固化,我们的力量太小了,还没有改变这个行业的能力,所以环境改变不了,就得让自己去慢慢改变,适应这个环境,把自己的状态稳住,慢慢打磨自己,总会有人看得到的。”


老黄经过这两年,变得更加沉稳。闯出一番名堂的想法也在他的心里扎了根。面对未来,老黄希望——


“未来……我希望家人,身边的朋友,一切健康顺利吧!”

03 蓝莓:CTO在会上着重表扬技术团队效率高,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公司一旦要裁员的话,尽量保住自己团队的成员。


蓝莓是一家海运货代公司的员工,这次上海的疫情对他们的行业冲击非常大。上海洋山港作为全球最大的智能集装箱码头,其吞吐量常年保持世界第一。


现在的情况与2020年正好相反。彼时,由于新冠刚刚爆发,海外国家更加需要中国的产品,出口量激增。对需要航运的企业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订舱,即拿到船票。现在,随着上海疫情的发展,船票越来越紧张。这就直接导致了货代公司的收入。


蓝莓说,他们技术在哪里工作都可以,但销售不行。同时他也有些隐隐的担忧,他们公司作为国内货代领域的Top5公司,相对的抗风险能力强一些,依然存在非常大的压力。技术团队在与CEO开会时,CTO就委婉地表示,疫情期间虽然大家都在家办公,但是效率、进度非常好,希望管理层看到员工的努力。


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公司一旦要裁员的话,尽量保住自己团队的成员。


上海“船票”的减少,对宁波港、深圳港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很多货代公司生存艰难,更不用说处于整个航运链条上的打工人。另一方面,由于疫情持续,很多工厂停工、减产,直接在源头减少了订单量,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对于蓝莓来说,他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些事情,每天被各种会压得透不过气。在家办公基本上从早九点,晚十点没有休息过。为了节省时间,每天晚上多做一些饭菜,留到第二天中午吃。然后挤出半个小时的时间睡个午觉。平时也是竭尽全力地帮助同事,哪怕是那些能力较差、工作态度一般的人。


“我们这个行业本来入门门槛就高,它太复杂了,招人非常困难,有的人做了一两个月就走了……回头再说,我有个会,拜拜。”

04 小何:要不要给员工发物资,这是我非常纠结的事情。


小何是一家公司的HR,相对其他人,家里的事情没有太过忧心。


因为住在浦东较远的地方,周围有农田,很多村民会把自家种的菜送到小何家,现在起码吃喝不愁。小何家的狗也比较幸运,相比网络上很多住在楼房里的狗,没有办法下楼导致排便困难,小何的狗可以在阳台、院子里撒欢。因为平时家人都上班,白天没有人,所以狗狗一直在睡觉。现在人在家里久了,狗狗反而有些厌烦,白天的声响打扰它睡觉。


令小何焦虑的还是公司里的事情。


在疫情之初,小何就在琢磨要不要给员工发物资,在物流紧张的情况下,怎么样找到靠谱的供应商。但是这个提议在管理层会议上讨论了好久,并不是公司不舍得花钱,而是担心万一由于公司发放物资导致员工成为密接或是阳性怎么办?万一货源有问题呢?万一物流司机有问题呢?这样不是害了大家。


作为一名HR,她也需要站在公司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现在货源、物流资源紧张,价格纷纷上涨,面对庞大的员工数量,以及分散在全上海的员工,这必然是一笔不菲的支出。而这些顾虑都是她焦虑的来源。


但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吃饱成为刚需。小何果断联系了相关部门,开始着手统计员工住址、需求,联络物资,开始进行物资发放工作。


“这是来自公司迟来的爱。”


小何的这句话里,有纠结、有关心。


“我就是希望大家都安全。”


除此之外,HR的日常工作还要继续——“最近入职的员工连公司都没去过,一个人都没见过就开始工作。”“线上面试的效果不是很好,还是要面对面见到人才能判断。”“最近某某情绪不是很好,可能还要和她聊一聊”……


员工的保留、文化的建立、工作的效率、公司的运营,这些并不能完全通过线上,通过技术解决。人还是需要彼此面对面的互相感知。


疫情之下,我们采访了50家企业,他们做了这些……

▲点击链接查看原文


05 许爷:爸妈,我这边一切正常。一切都会好的,哈哈!


许爷住的那栋楼有阳性患者,所以他一直处于被隔离的状态。疫情在三月份的时候已经出现蔓延态势,导致许爷已经一个月没有工作了。


许爷是一位配音演员,在很多知名游戏里都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同时他也是一位知名度不高的演员。他没有签约任何一家经纪公司,而是选择按项目结算的自由职业,配音是他主要的收入来源,演戏则是填补自己缴纳社保所造成的额外资金支出。


许爷说配音行业很依赖于外部条件,项目进行时,不仅仅需要配音演员到位,录音导演、制片也需要在现场进行监督和调控,大型项目也需要调配专业级别的录音棚。疫情环境下无法聚集,场地和人员的不断冲突,使配音行业受到了重大的冲击,很多项目都处于搁置状态。


许爷也涉及到网游和手游的配音工作,但是配音作为中端项目无法进行,很多网游、手游的版本更新也遭到了推迟,不理解内情的网友面对不断延期跳票的游戏也发泄着内心的不满。


疫情的冲击,使许爷的收入只能达到几年前的60%左右。许爷还在读大学时,就能凭借人脉做到月入两万元左右。较高的起点,疫情时锐减的收入,让他心里的落差不断扩大。即使这样,许爷也要保证自己社保的正常缴纳。


“我找了个代缴公司,每年开年的时候,一次性把一年的社保费用给到代缴公司那里,虽然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但是总比每个月都要准备几千元的固定支出要好得多。”


比起配音演员,刚刚起步的小配音公司在这个环境下,生存的条件也变得更加艰难。


“有些公司,为了留住旗下签约的配音演员,老板把自己的收入都拿出来补贴给员工,亲自推动资金结算,扣掉成本之后,剩下的都按时发给员工,老板自己几乎不拿钱,他们的员工都很感激。”


“我觉得有这样老板真的挺好的,疫情过去之后,员工会对老板、对公司更有认同感,未来遇到重大事情的话,员工会把自己力量回馈给企业。”许爷很敬佩在困难时刻还能保证员工权益的老板,而许爷的一切开销全部要自己承担,在看不到头的等待中,他的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这次疫情来袭的时候,为了让家人安心,他没有和家里说真实的情况,而他也在等待着小区解封,回归正常的一天。


“爸妈,我这边一切正常。一切都会好的,哈哈!”

06 致团长:女性的力量在灾难中总是特别凸显


如果说这次疫情带来的好处是什么,那么增进邻里关系绝对是第一名。为了保证自家的物资,每个小区都有团购群,居民自发的担任团长,联系供货商、物流,报备居委、防疫部门,分发物资。


有趣的是,大多数的团长都是女性,Tina就是其中之一。


——米面油大家要吗?——要的话我开团——今晚截单,48小时到货——350-5-301,350-7-602,75-21-601,这几家开始送了——注意查收


Tina是我们小区的团长,封闭管理以来,她开了蔬菜团、米面油团、水果团、虾团。现在这些团员是她的忠实粉丝,因为她找的货源新鲜,时效有保证,服务更是周到。经过谈判,她与货源老板达成协议,货送到后,必须安排志愿者送到每家楼下。一方面减少聚集,另一方面也方便封控楼的居民顺利拿到物资。更贴心的是,货源老板一个个都被她说服,拿出一部分费用,给志愿者当做“茶水费”。毕竟每天分发上百斤的物资,志愿者的体力和精神都吃不消。


后来有团员戏称团长是“哆啦A梦”,Tina很满意这个名字,把自己的群名都改成了“哆啦A梦团”。


而平时,Tina也是一个80后职场女性,在工作中她同样雷厉风行。精致的妆容看不到一丝疲态,“我很享受这样的状态,被人需要的感觉很棒”。像Tina这样的团长,在上海疫情中比比皆是。北大戴锦华曾说:女性力量总是在灾难中特别凸显。


这也许是女性的领导力在特殊时期的一个切面,也是疫情阴霾下的一束暖光。


谢谢你,团长。




HRoot独家出品的职场播客栏目心职口快》

强!势!回!归!

4月18日 / 周一 / 早上8:00

你们在职场上不敢说的话,我们来说


图片


本文系HRoot原创,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来源:HRoot)。部分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如因版权存在问题,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 阅读 17,357
  • 1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最新活动
HRoot官方微信

HRoot微信公众号提供*新的人力资源资讯信息,现在关注即可好礼!

扫码关注
投诉
HRoot媒体矩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使用条款| 隐私政策| 安全承诺| 法律顾问| 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2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5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