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虚拟股权做激励?员工看中的是这些!

首页 > 认可激励   发布机构: 劳达laboroot  2019-11-23 09:40


虚拟股权是公司授予激励对象的一种权利,公司根据内部员工的岗位、工龄、绩效等因素在企业内部发行的一种相对于真实股票而言的虚拟股权,虚拟股权不实际买卖股票,无需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

在规定时间段内,通过公司账面净资产的变化或者公司的估值变化等,持有人可以依据所持虚拟股份享有税后利润分红权和虚拟股升值所带来的收益。


持有人基本无表决权、转让权及继承权。

虚拟股权只在公司账簿上记载职工所持虚拟股权的数量以及行权价格,一旦激励对象离职或者被解雇之日起所授予的虚拟股权自动丧失,不再参与公司分红。


虚拟股权同时解决了股票问题,实施方便,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均可实施。

但是,虚拟股权在公司利润不理想的情况下,无法分红,虚拟股权的激励效果可能不太理想;同时非上市公司在员工大批量要求回购虚拟股权时,产生挤兑现象,容易导致公司现金流枯竭。

虚拟股权激励红线

虚拟股权仅在公司层面登记,发行方式,发行数量并不透明,如果虚拟股权采用有偿方式,一旦向不特定对象发布,在客观要件方面与非法集资极其类似。华为采用内部员工募资的情况,华为在早年被竞争对手举报过非法集资。

2011年10月,华为董事会秘书处发出《关于员工提前偿还银行助业贷款及2012年配股交款相关事宜的通知》,强调“由于一些原因”银行暂停了对华为员工购买虚拟受限股贷款的支持。


华为的虚拟股权制度既是一种分红激励,早期也偏重于一种融资手段。华为虚拟股权激励模式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

有很多人披着股权激励的外衣从事违法犯罪活动。非法集资是向组织外的人募集资金,而虚拟股权是向组织内的人募资,并且主观目的有本质区别。


非上市公司在实施虚拟股权激励时候,存在被认定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情况,一旦被认定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则实施虚拟股权主观目的是吸钱,而非激励。


参考判例

《赵卫东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审刑事判决书》中赵卫东为北京快有家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快有家有一种模式是虚拟股权,这种模式是公司的社区联络员才能购买虚拟股权,只限于北京和上海的社区联络员,购买金额是2000元每月,最多可以购买一年的,共24000元。公司发行虚拟股权的目的是在新三版上市。

虚拟股权最初的创意是想做股权众筹,快有家主要负责介绍虚拟股权,客户购买虚拟股权公司会给一定额度的购物卡,虚拟股权涉及大概1800个投资人,资金大约是1600万元,资金全部用于公司经营了,公司最终资金链断裂。


法院认为

在虚拟股权项目中,投资人投资后即获赠虚拟股权,公司当即以购物卡或折现的形式向投资人支付一定比例的回报,同时承诺一定期限后,支付高额分红或退回本金。


有家公司未经有关部门批准,通过电视、网站等媒体公开宣传投资项目,对于投资人未设置相应条件限制,承诺投资后保本付息,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

实施虚拟股权激励,不应触犯红线。


因虚拟股权操作简便,非上市公司可以实施,很多新三板企业、上市公司也在采用虚拟股权方式对员工进行激励。真正把握虚拟股权激励的本质,虚拟股权激励仍大有可为。

根据实践操作案例及虚拟股权产生纠纷的判例,整理了虚拟股权激励关注点:


1有偿VS.无偿

员工取得虚拟股权是否一定要支付对价?

并没有具体准则进行指导。


资本寒冬背景下,非上市公司实施的虚拟股权激励中,员工有偿取得的具有很大比例。

新三板公司中赟国际2017年虚拟股权激励则采用了有偿方式。具体如下:

激励对象购入虚拟股权时,购买价格为公司上年未经注册会计师审计的合并会计报表每股净资产。激励对象当年购入的虚拟股权,涉及分配上年的现金红利时,购入价格应扣减每股现金分红额,也不享受该次现金分红。

激励对象购入虚拟股权时,每股仅需支付现金1元,未支付的部分,在激励方案五年存续期满后,公司回购时,从公司应支付激励对象的回购价款中扣减。

新三板公司精冶源公布《2015年度虚拟股权激励实施公告》,其虚拟股权的操作方式为无偿方式,具体如下:

公司授予被激励对象一定数额额虚拟股份,被激励对象不需出资而可以享受公司价值的增长,利益的获得需要公司支付。被激励者没有虚拟股票的表决权、转让权和继承权,只有拟制分红权(即获得与虚拟 股权收益金额相等的激励基金)

新三板公司博岳通信2016年实施的虚拟股权激励,也是按照无偿方式。


2虚拟股权激励合同关系or股权关系?

股权激励属于一门交叉学科,可拆开理解“股权”+“激励”,股权即是法律上的概念,属于物权的一种,也具有金融资产属性,激励则更偏重于人力资源绩效的概念。

一旦对员工进行股权激励,员工便从雇员关系向合伙人、股东身份转化,我们希望每一例股权激励都能按照预期顺利的行权完毕,但实践中虚拟股权激励引起的纠纷也不在少数。


检索了大量虚拟股权激励的案例,很多判例将员工与企业之间的虚拟股权关系认定为合同关系,而非物权关系(即员工为真正持有股权,成为名副其实的股东)。


认同合同关系这个观点,比如重庆晋愉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施虚拟股权过程中,员工出资款最终被法院认定为借款。

法院判决

“依据原、被告签订的《虚拟股权效益分红协议书》的约定,原告实际出资了15万元,仅享有按约定核算方式取得分红的权利,且出资到期退还,原告不能成为被告的合法股东,并不享有股东的权利义务,据此,应当认定原告出资的目的并非取得股权,被告亦非基于出让股权而取得出资,故原告的出资名为股权出资,实为资金出借,双方依法成立借贷关系。该协议书约定的退出虚拟股权效益分红资本的三年期限,应当认定为借款期限。”

吴建华与大行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中,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


“关于吴*华要求大行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支付2010年10月1日至2013年9月30日虚拟股权分配金额45万元、全额回购2010年10月1日至2013年9月30日虚拟股权已自动转化为普通股权金额45万元、2011年6月1日以前的虚拟股权按30%折算现金金额53,250元等有关虚拟股权的诉讼请求,不属于劳动争议处理范畴,本院依法不予处理。吴*华另循其他法律途径解决。”

【必须指出】:虚拟股权最终被认定成合同关系、股权关系、劳动关系不能一概而论,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业绩考核办法》、《激励计划方案》、员工与企业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将是定分止争的依据。

3 虚拟股权回购的考量

上市公司股票可以自由流通,非上市公司更偏重于人合性公司,股权并不非自由流通,一旦虚拟股权以有偿的方式进行激励,则涉及回购的问题。


因此,在员工离职或者被辞退时候,员工手里的虚拟股权如何处理,需要提前进行制度规制。

企业可以按照原价、当期净资产等进行回购,甚至有判例支持在员工违法违纪的情况下,员工前期支付的款项不予退还。


例如《魏亚峰与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魏亚峰担任方正公司下属企业武汉正信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常务副总裁,魏亚峰在股权激励有效期内受过刑事处罚,方正公司所制定之《激励方案》的明确规定,激励对象如给方正公司造成实质性损害,或者受到刑事处罚,则其获授的虚拟股票由该方正公司全部收回,且当期支付的购股资金不返还。

故根据《激励方案》相关条款的规定,应将魏亚峰被授予的虚拟股票全部收回,且当期支付的购股资金不返还。

虽然有判例支持在员工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下,可以不退还购股资金,但认为过于严格的规则并不一定能最大限度激发员工与组织的潜力。


相反,认为给与员工利益适当的关怀,更符合股权激励的本质,相信微小的关怀,可以激发巨大的力量。

达粉福

  • 阅读 2,403
/// HRoot(包含移动应用、网页版)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引擎,内容全部来自内容账号在HRoot内容平台自行发布或授权自动抓取,HRoot不生产内容。以上的本文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发布机构/发布人、内容账号所属机构或所属人自身观点,不代表HRoot观点或立场。本文内容账号的发布机构/人信息请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发布机构/人名称以了解详情。【复制原文出处链接】

本栏目更多精彩文章
暂无相关数据
投诉
更多服务
Follow HRoot:

站点地图|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安全承诺|法律顾问|著作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20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沪ICP备0505924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