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国际新闻
投行心酸事:女员工加班中被急召陪客户喝酒
2014-02-20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说起自己的工作状态,叶达(化名)还沉浸在往昔——那些年,看心理医生,公司都可以报销。如今,连看牙医也只能报销80%。

  他是香港一家国际投资管理公司的员工,福利的缩水摆在眼前。不看牙医只是平添肉体痛苦,不看心理医生却可能意味着生命的终结。

  2月18日,摩根大通一名雇员从香港中环遮打大厦30层平台跳下,结束了他的人生道路。他的轻生原因还有待调查,却再度将金融职业的“高危性”抛向了舆论中心。

  从全球范围来看,这是近一个月来摩根大通员工的第三连跳,更是近期第六名自杀的金融机构精英。有接近摩根大通的人士昨天称,这些案例中大多属于私人情况,最近公司已经特别提醒高层人员注意下属是否出现情绪不稳。

  投资业务吸金下降

  2月18日当天,摩根大通证实,跳楼男子是公司旗下雇员,但对于他所在的具体部门未作回应。香港媒体报道称,死者在不久前以数百万港元置业,外界怀疑其由于工作压力大而选择结束生命。香港警方昨天对本报记者称,18日下午接到保安报案称,发现上述男子站在遮打大厦楼顶危险位置,警方到场后发现男子已经倒在地上,在现场并未捡到遗书。

  随着各大投行年度财报即将陆续披露,自杀的魔咒笼罩在金融圈的上空。投行精英的压力到底有多大?

  Cindy是一家中资投行的基层员工,她向本报记者回忆了2012年年底的一通手忙脚乱。当晚23点,她还在公司埋头看招股书,突然接到上司电话,要她立刻赶到兰桂坊的某家大型酒吧陪客户喝酒。但Cindy还要在次日赶赴闺蜜的婚礼现场做伴娘,于是她拿着礼服直接奔往酒吧。伴着兰桂坊嘈杂的音乐声,Cindy被客户灌醉了,所幸同事们把她送到酒店。当她次日到达闺蜜婚礼现场时,上司的电话又来了,她只能答应老板在4小时后马上回公司继续开会。

  Cindy也曾经非常动摇自己的选择,自2008年以来,多家外资投行都在亚洲地区扩张,中资投行也相继进入市场。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则是投行云集。2013年,香港股市的IPO募资金额达到1665亿港元,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而过去几年时间内,香港的新股集资额都在全球名列前茅。

  然而根据数据提供商Dealogic发布的2013年的数据,亚太区投行业务收入开始缩水,包括日本在内的投行业务收入跌至117亿美元,是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重创以来最低的第一年。

  而单从最近公布业绩的几家投行来看,形势也并不乐观。以摩根大通为例,其去年四季度投行业务利润大幅下降57%至8.58亿美元,财务期内整体利润为52.8亿美元,同比下跌7%。

  英国第二大的巴克莱银行,去年其投行部门税前利润下滑37%至25.2亿英镑,低于市场预期。而去年四季度,巴克莱投行部门更是税前亏损3.29亿英镑,由于亏损严重,管理层决定全银行裁员12000人,占全球员工总数的9%。

  而节约成本不只有裁员一个途径,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外资投行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以前晚上9点以后下班公司就能报销打车费用,但现在11点以后下班公司才能报销,节约成本随处可见。”

  心理辅导效果几何

  长时间的工作及较少的睡眠时间,也令金融圈成为抑郁症的高发群体。

          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2012年的联合调查显示,金融业是五大重度亚健康行业之一,其余还有进出口贸易、电信、IT和专业服务都属于重灾区职业。

  事先预防的效果似乎并不显著。本报记者了解到,摩根大通等投行内部往往都常设员工心理辅导计划,但在一些金融机构,这些心理辅导计划往往是由员工主动提出才能获得心理专家情绪辅导。

  光大集团旗下的光大控股(00165.HK)首席执行官陈爽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08年金融海啸后大批金融从业人员遭裁面临巨大压力,当时他曾考虑成立一只基金,以帮助情绪不稳定的业界人士舒缓情绪。但由于金融业往往被人认为冒风险赚大钱,估计难以获得外界理解支持,最后转为成立一只慈善基金。

  金领的发泄发式也不像他们手中的财报那么眼花缭乱,在香港,大部分金融男女选择在下班后直接到离公司不远的兰桂坊喝酒减压。“兰桂坊90%的男人都是做金融的。”一名经常泡兰桂坊的中资投行女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