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国际新闻
俄罗斯养老糊涂账算不清
2014-02-14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经过三次审议,2013年12月23日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终于通过了涉及养老制度改革的一揽子法案。两天后,该法案获得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的批准。这项改革将于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实行。2014年,则是新旧体制的交接转换之年。

苏联解体20多年来,俄罗斯一直不断调整社会保障制度。2007年-2010年,俄政府曾大幅提高退休金水平,导致俄养老基金赤字大幅增加,2010年养老基金赤字高达11660亿卢布(约合353亿美元),约占当年俄国内生产总值的3%,如今这一比例已达4.7%。

目前,俄退休人员正以每年40万人的速度增加,总数已超过4000万人。相比之下,劳动力人口持续减少,上世纪90年代低出生率的后果将在未来10-15年进一步显现。赤字加大、人口老龄化加剧,改革现行养老体制成为俄政府的迫切任务。

工分计算难题

新养老制度或许正把俄罗斯民众拉入一场“赌博游戏”——预测正确的退休年份。

本次改革的*大特点是积分制。该制度将个人养老账户内保险(放心保)部分的资金转化成积分。这有点类似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农村实行的工分制,那时工分的价值按照收成的好坏而定,而俄罗斯的积分制则很难确定积分价值。

难以换算的积分值每年都不同,它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经济增速、全国平均工资、养老基金收入、具体年份退休人员数量等。如果某一年养老基金收入高,退休人数少,那么每个积分分值会高一些;反之,分值会低一些。

就在民众大伤脑筋,算计着何时退休比较划算时,他们或许会发现,这种积分制其实并不透明。因为积分值由政府确定,其中难免不出现暗箱操作。

为消除民众疑虑,俄政府通过的法律文本规定,议会每年应把积分分值与养老基金预算草案捆绑在一起审议,以提高分值确定程序的透明度。此外,政府保证积分分值每年都保持增长,且增长幅度不低于通货膨胀率。

尽管政府作出上述承诺,但能否兑现也是个问题。俄投资咨询专家兹韦尼戈罗茨基说:“如果养老基金收支状况良好,国家预算盈余,经济保持增长,那么养老金会增加;如果收支状况不太好,养老金当然会减少。”

空转的延迟退休

与多国养老改革中明确要求延迟退休年龄的“百炼钢”硬性做派不同,俄罗斯采取一系列“绕指柔”的软性措施,来鼓励延迟退休。

提高退休年龄既可缓解国内劳动力紧张状况,还能减少养老基金资金缺口,但据俄卫生部门的统计数据,2011年俄人口平均寿命为70.3岁,其中男性为64.3岁,女性为76.1岁。而俄罗斯的法定退休年龄是男性60岁,女性55岁。显然,俄罗斯没有多少空间来提高退休年龄,特别是对于男性而言。

根据“软性”提高退休年龄方案,职工延迟退休可获得奖励积分。如果一位男职工延迟5年退休,其养老金基础部分数额将增长36%,保险部分将增长45%;如果延迟10年退休,这两项指标将分别增加1.11和1.32倍;过了70岁还继续工作,将不再获得额外积分。

俄主管社会事务的副总理戈洛杰茨预计,鼓励措施可使至少15%的职工延迟退休,“这些措施对工资较高(每月4?5万卢布)的职工来说具有较大吸引力。”

目前,到了年龄却不想退休的俄罗斯人逐渐增多。俄社会分析和预测研究所所长马列娃指出,公务员、法官、教授、院士等人群在不断争取延迟退休的权利,“约有20%的在职职工对政府鼓励延迟退休措施有兴趣。”但考虑到偏低的人均寿命,尤其是俄罗斯男性的平均寿命,再激昂的延迟退休意愿或许也只是“水中月”,很多男性等不到领取养老金的那一天。

养老得靠自己

在俄罗斯现行的养老制度中,1967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因为在现行俄罗斯养老金三大支柱——基础养老金、保险养老金和储蓄养老金中,1967年之前出生的民众不被储蓄养老金覆盖。在最新一轮的改革中,这项并不覆盖全民的养老金部分却最受争议。

按现行制度,拥有储蓄养老金的民众可委托非国有养老基金或私营管理公司来管理这部分资金,否则,将自动划归国有的国家养老基金来管理。

这项制度始于2002年,提高职工养老金水平是设立初衷之一。但测算发现,储蓄养老金覆盖的民众得到的退休金比不覆盖的民众少。“显然,储蓄养老应被看作是‘错误决定’,”俄总理梅德韦杰夫曾指出,“虽然当初设立的想法无可厚非。”

从新一轮养老改革方案来看,俄政府有意压缩储蓄养老金规模,职工可以取消6%的储蓄养老金,并将其全部划入保险部分;或者也可以保留这一比例的储蓄养老金,但需提出相关申请,与非国有养老基金签署委托协议。

不过,俄政府规定先将2014年用人单位为职工缴纳的储蓄养老金部分冻结,用于支付现有退休人员养老金。据测算,冻结的资金可使俄政府获得相当于0.7%GDP的资金,但这仍然无法完全弥补俄养老基金的巨额缺口。

俄政府此举引起非国有养老基金不满。俄非国有养老基金协会主席乌格留莫夫指出,新一轮改革无法完善俄养老体系,只是为了在短期内解决养老金缺口问题,“一些改革措施还将会被修改”。

目前,俄罗斯非国有养老基金实力薄弱,只能将储蓄部分的资金基本用于购买实际上是负利率的国债,无法做到增值保值。

而对于没有个人存款的退休者来说,未来他们大部分人将生活在贫困边缘。俄总统国民经济和国家公务员学院院长马乌认为,一个人退休后除依靠国家提供的养老金,还应有个人养老储蓄存款和房地产投资收益等资金来源,其中个人储蓄存款应起主导作用。

来源:财经国家新闻网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