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国内新闻
中国每年过劳死60万 被“过劳死”碾碎的加班文化
2016-12-15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统计资料显示,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我国每年“过劳死”的人数达60万,这也让我国成为“过劳死”第一大国,而过度加班可能是导致“过劳死”的首要原因。

有位科学家说:“疲劳过度的人是在追逐死亡。”事实像是一再证明这句论断。在媒体上,近些年来“劳累致死”成了一个高频词汇,而它是近15年来才被医学界正式命名的。分析来看,“过劳死”已经不是白领的专属,它正在向各个行业蔓延:

2004年,38岁著名民营企业家王均瑶英年早逝;

2010年,37岁的腾讯网女性频道编辑于石泓因脑溢血去世;

2012年4月12日,25岁的普华永道美女硕士潘洁不幸去世;

2012年7月,24岁的淘宝店主艾珺因忙于进货,连续通宵熬夜,在睡梦中去世……

根据报道,每年60万人亡于劳累,这个数字体量相当大,几乎相当于一个较小县域的全部人口。分析显示,这个群体有“加班工作”的普遍倾向。根据医学定义,“过劳死”是指在非生理的劳动过程中,劳动者的正常工作规律和生活规律遭到破坏,体内疲劳蓄积并向过劳状态转移,使血压升高、动脉硬化加剧,进而出现致命状态。

现在,对于“过劳死”的归因,更多是针对工作环境,尤其是“加班文化”。比如,职工工作环境恶劣、劳动强度大、工作压力大、生活不规律、经常加班透支身体等。当下,都市人群中总是少不了“工作狂”,在鸡汤文中这被称为“奋斗的青春”。加班,从一种非常态的从业体验,变为一种日常模式,并被企业作为不容违拗的“铁血政策”加以执行,久而久之,竟然成了“加班文化”。不得不说,加班文化的风行,并让一部分人“融化为生命的一部分”,固然带来了企业的成长、经济实体的壮大,但它所产生的社会成本也是巨大的。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这种文化让都市人群普遍处于亚健康状态,这是一种发生某种疾病的高危倾向。

从这个角度而言,“过劳死”只是加班文化所造成危害的冰山一角,实际上,它所带来的负面作用,绝不是零星出现的“过劳死”个例,而是以覆盖面存在的整体亚健康状态。从而,其社会成本会由庞大的家庭支出、个人心理承压、社会医保费用等纷纷承担,说这些并非危言耸听。权威的健康调查就发现,现在患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压、心衰、心梗、脑溢血的患者净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而这些病以前都是五六十岁的人得的所谓的老年病。原因就是过度劳累,精神高度紧张所致。据了解,在深圳,伴随着特区十多年的快速发展,当初的创业精英已有近3000人逝去,其逝世平均年龄仅为51.2岁。

对于频繁出现的“过劳死”,对于大面积存在的亚健康人群,整个社会和相关部门当然不能无动于衷。从个人维护的角度,学会主动休息、定期进行体检、讲究劳逸结合、坚持合理运动、保持心情舒畅等,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努力将自己调试为快乐、积极、规律的状态,这是必不可少的前提。但是从另一方面,消除那些足以透支身心健康的来自社会的压力同样重要,这与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给人们带来的稳定感有极大关系,这不仅关乎未来的预期和焦虑的释放,更关乎社会“整体效益”的提升。

原标题:被“过劳死”碾碎的加班文化

来源:山东商报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