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国内新闻
“低收入高成本悖论”引质疑 专家:中国工人工资并不高
2016-10-08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据报道,近年来,中国的一些制造业企业将工厂转移到东南亚,究其原因,是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的快速上升,挤压本就微薄的利润空间。但是,在劳动者来看,目前的工资水平仍然比较低、生活压力大。这种现象被一些学者称为“低收入高成本悖论”。这样的“悖论”让人对中国的工资水平究竟是高还是低产生困惑。

横向比较 中国工人工资并不高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表示,横向比较来看,中国工人的工资并不高,但是在部分行业,工资的增长速度与劳动生产率的增速相比确实要快

苏海南:我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从横向比较来看,工资水平并不高。用工成本在企业的总成本中,占比并不是太大,但是为什么企业觉得比重大、压力大呢?关键在于,在过去四五年间,在一些行业企业,工资的增长幅度,高于了劳动生产率的增幅

最低工资拉高普遍劳动力成本

而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朱俊生看来,目前工资的增速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国家政策对最低工资的规定拉高普遍的劳动力成本。

朱俊生:我们国家的工资的增长,首先有自身的合理性,因为物价在增长,GDP也在增长,再考虑到房价等其他的物价在增长,所以劳动力的成本增长也是合理的。但我们也看到,有些地方有政府的介入,比如最低工资的设置。由于法规的规定,对于一些没有达到劳动生产率的企业来讲,要遵守规定就可能会感觉到工资增长得比较快。

工资增速不能过快

“低收入高成本悖论”一方面是企业向外转移,另一方面还导致企业的“用工荒”。能不能通过措施改变这种状况呢?

苏海南说,不能控制工资的增长,这不是我们发展的目标,但是工资的增速也不能过快,特别是不能超过劳动生产率的增速

苏海南:我们绝对不能控制工资的增长,这不是社会主义生产应有的追求目标。但鉴于我们现在进入经济新常态,经济增速下滑,相当部分企业和行业的劳动生产率增长也慢。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要注意工资的增速不要过快,特别是不要高于劳动增产率和GDP的增速。更主要的是,我们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在保持经济的健康、中高速增长方面去做文章。

降低企业负担重在降税费

朱俊生则给出了操作性更强的做法,朱俊生:目前国家已经在做一些调整,我觉得是比较好的方向。今年部分省区市已经出台最低工资调整方案,但增长幅度变小了;有些还没有出台方案;还有些地方冻结了,暂时不调整最低工资。因为最低工资一旦上调,影响面很大的。

第一是影响给劳动者的工资,还影响到社会保险的基数。目前社会保险,特别是养老和医疗,现在全国一些具备条件的地方,阶段性地降低费率。未来应该考虑怎么进一步降低社会保险的费率

另外,企业的负担是综合的,除了劳动力成本的负担,企业综合成本的负担,还有其他的各种税费。

现在讲供给侧改革,我觉得应该大幅度降低企业的各种税费的负担。不要单看劳动力成本的增长,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是合理的,只有超越了劳动生产率的部分才是不合理的。

来源:央广网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