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知识库 » 组织计划
领导锦囊:“组织管理”的觉醒
2006-04-04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今天,当我们说起“管理”这个词时,它隐含着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我们是在说如何管理一个“组织”、而并不是在说如何管理“人(一群人)”。

组织是由“一群人”组成,但“一群人”却不一定就是个组织——只有当“一群人”具备了明确的组织制度规章、并由此成为非人格化的组织,我们才称其为正式组织,否则就称其为一盘散沙。事实上,这也是现代正式组织与传统乌合之众的区别标志。

  我们对于正式组织的认识,始于被誉为组织理论之父的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从企业组织管理的角度来说,马克斯·韦伯让我们知道了这样两个事实:一、传统领导人的作用只为了维护传统,强调的是个人忠诚,因而效率较低,不宜作为现代组织体系的基础;二、现代组织是高度非人格化的组织系统,组织不在隶属于任何的个人权力,它意味着现代组织具有了独立的组织生命、而不再是个人手中可以捏来捏去的玩偶。

  但是,中国人建立组织的方式,通常来说,是采取熟人信任或江湖侠义的情感纽带建立,事实上,无论是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还是行侠仗义的水浒好汉,虽然它们的模样看起来很象是一个组织,但事实上,它们与我们今天所说的正式组织有着天壤之别,因为在本质上,组织里人与人的关系,依赖于情感侠义而不是制度规章来维持,组织依旧隶属于个人权利——组织本身成为了统治者手中的工具、并不具备独立的组织生命。

  中国传统的情感侠义式的组织,一个最致命的缺陷,就是导致了对于“组织功能”,缺乏常识性的了解和认识。譬如缺乏对于组织的层次、结构、计划、效率等等基本功能的认识,或者说,在中国传统的组织管理进程中,并不懂得使用这些组织功能去管理组织,这其中,最糟糕的问题,就是对于组织最重要的功能———组织的“制度功能”,缺乏基本的尊重。

  现代管理学是挖掘“组织功能”,实现组织基业长青之道。

  当一个管理者领导一个正式组织时,他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他最重要的工作职责,是通过挖掘组织功能从而塑造出强大的组织能力——原因很简单,现代组织之间的竞争,不再是个人之间的个人智慧较量、而是组织之间的组织能力竞争。

  事实上,组织功能的强大,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曾在《永不消失的责任》一书中,描述了这样一个新闻事件:在一辆长途旅行的客车中,两个歹徒将全车40多位乘客财物抢劫一空——这并不是少数人战胜多数人的胜利、而是组织战胜非组织的胜利,原因是歹徒虽是少数,却是一个组织,他们使用了最基本的组织功能,譬如目标明确、事先计划、明确分工等等组织功能;全车乘客虽是多数,但他们却是一盘散沙。

  就现代企业组织管理来说,组织能力常常是非常轻易的就战胜了个人能力。譬如组织战略设计很轻松的就战胜了个人直觉判断,组织流程效率很轻松的就战胜了群体运动效率,组织分工很轻松的就战胜了个人奉献精神,就如西方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所说,在一个生产扣针的小企业里,因为有了组织分工,结果是一人一日可成针4800枚,但是,“假如没有分工、而是各自独立工作,那末,他们不论是谁,绝对不能一日制造20枚针,说不定一天连一枚针也制造不出来”。(孙景华)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