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专栏 » 怡安翰威特
测评漫谈:从姜太公选将到评鉴中心-怡安咨询领导力首席顾问 李峰 博士
2009-07-01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德国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使用了评鉴中心选拔军官。美国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用评鉴中心选拔间谍。二战过后英国军队一直沿用评鉴中心为陆军学院招生。半个多世纪以来,评鉴中心一直是领先企业发现和发展领导人才的利器。
 
    行为观察和心理测验是人才测评的两个主要方法。测评一个人的口头沟通能力,行为观察的做法可能是:让测评对象参加一个讨论,然后专家观察、记录测评对象在讨论中的行为,并根据一定的标准打分。心理测验的做法可能是:呈现一段对话的文字描述(或录音、录像),然后让测评对象做多项选择题。

    行为观察法记录和评估的内容包括:领导行为、说服行为、人际交往行为、解决问题过程、书面计划、对话等任何现实生活中有目的的社会和个人行为。心理测验法记录和评估的内容包括:选择题答案、反应时、回忆或再认的准确率和数量、生理反应(如心率、皮肤电阻、心/脑电反应),自我评估的分数等可以数量化的指标。

    中国人自古重视行为观察

    一般中国人谈人力资源测评,都把西方(西欧和北美)的人事心理学(personnel psychology)或产业与组织心理学(industrial /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作为正宗。其实,西方研究测评历史的学者,却是言必称中国。他们书写的测评史往往以中国的科举开始。中国的科举制度是大规模应用测评的最早、也是对社会发展有长远重大影响的测评实践。科举制度使得农民天资聪颖的子孙们可以通过寒窗苦读而考取功名、走上仕途、甚至与皇室攀亲。比起古代印度的种姓制度,古代中国的科举对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不言而喻。

    可惜,当代中国人很少想起中国测评的辉煌。中国测评专业人员的精力,主要用在学习西方的心理学,特别是心理计量学上了。更可悲的是,许多专业造诣较浅的人力资源从业人员热衷于测评软件。普通中国人所接触到的测评,大多是以多项选择题和自我评估量表为特征的标准化心理测验,主要分认知能力测验和自我报告的人格问卷两大类。像卡特尔16因素人格测验、MBTI等著名的心理测验,许多中国人力资源管理从业人员都叫得出名字。

    中国人自古崇尚行为观察,孔子说,“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听其言而信其行,是自我报告的人格问卷(self-reported personality inventories)和情境或行为访谈(situation- or behavior-based interviews)的理念。听其言而观其行,则是工作样本(work samples)、情境模拟(simulations)和评鉴中心(assessment centers)的理念。

    心理测验的贡献

    上个世纪是西方心理学长足发展的一个世纪。产业/组织心理学会(Society for Industrial and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ists,简称SIOP)作为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简称APA)的第14个分支,从会员人数、会员收入、和学会影响来看,是最火的心理学分支之一。美国以及其它许多地方,在政府机构、企业和咨询界从事测评的人,大多数是产业/ 组织心理学(I / O psychology)背景。这些人主导了西方、特别是美国的人力资源测评方法论。
从实际效用的角度看,心理测验和其所依据的心理计量学实际上是对人力资源管理的误导,因为心理测验所测量的认知能力和人格与实际生活中的能力和成就尚有一臂之距。换言之,心理测验所测量的能力局限于学业能力。按照后来的智力理论家( 例如R . J .Sternberg和H. Gardner)的观点,智力并不是单一的能力。例如,智力至少包含个人智力(personal intelligence)、自知力(intrapersonal intelligence)、以及人际智力(interpersonal intelligence)。其中,正统心理测验能够准确测量的,顶多是个人智力中的学业智力(academic intelligence)。

    美国军队曾经大规模应用心理测验。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心理学家用智力测验作为从近二百万应征者中征兵的筛选工具,当时有α和β两套测验,α用于有阅读能力的人,β用于不懂英语的人或文盲半文盲。心理学界认为这是成功应用心理测验的典范,可是根据美国畅销书Storming Heaven: LSDand the American Dream,

    ——结果令人失望。测验淘汰了八千六百四十八个智力低下者,同时得出结论:这些人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全体美国人的平均智力年龄只相当于1 3岁零一个月。换句话说,一般美国人的聪明程度与十几岁少年相仿。

    一战中心理学家们还用了人格测验预测一个人在战场上的表现, 结果并不成功。Storming Heaven一书中这样写道:

     武德沃兹设计了一套125题的问卷用于测量哪些人格在作战时会崩溃。不幸的是,这个工具在实用性上是一个失败。

    即使在重视学业智力的教育测验领域,心理测验法的有效性也受到挑战。二十世纪末,美国有人开始提倡所谓真实测评(authentic assessment),或称作业测评(performance assessment),看重开放式问答题(open-ended responses)、论述题(essays),以及学生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欧洲的教育考试,一直没有像美国那样依赖多项选择题。

    观察法适用于领导人才的选拔

    战争比商业竞争更残酷。战争中,国家主权和成千上万的人命都掌握在将帅手上。所以选将是所有人事选拔中最要命的事。这种场合,没有人敢用心理测验决定由谁带兵打仗。战国时代的《六韬》一书中的《龙韬》,其中有一篇文章题为《选将》,记载姜太公(又名姜子牙或姜尚,辅助周武王打败商纣王的中国名将)所倡导的结构化的行为观察的方法选拔将领:

    武王曰:何以知之?太公曰:知之有八征:一曰问之以言,以观其辞。二曰穷之以辞,以观其变。三曰与之问谍,以观其诚。四曰明白显问,以观其德。五曰使之以财, 以观其廉。六曰试之以色,以观其贞。七曰告之以难,以观其勇。八曰醉之以酒,以观其态。八征皆备, 则贤不肖别矣。
中国古代军事家关于选将的模型很多,相当于现在所说的资质模型(competency model)。例如孙子的“将者,智、信、仁、勇、严也”。中国古代军事家们大概都有自己的资质模型。但如何按照这些标准选将呢?姜太公的选将八法,是否广为应用,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后来科举制度衍生出的武举制度,考試內容有長垛、騎射、步射、馬槍、舉重、言語、材貌等,都属于行为观察。据说,骑射这一项,应试者射向人形靶三箭,三箭皆中为优,二箭中为良,一箭中为及格。笔试作为补充,例如论述战略及默写《孫》、《吳》等兵书的内容。但是,这些行为观察只限于军事技术技能,而领导能力,决策能力,信、仁、勇、严等品质似乎没有在武举考试中得到考察。

    德国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 使用了评鉴中心(assessment center,或译成评价中心)这一术语,并用此法选拔军官。美国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选拔间谍,用到了评鉴中心方法。二战过后英国军队一直沿用评鉴中心为陆军学院招生。

    评鉴中心的特点是高效度、高成本。使用多种测评方法(包括心理测验法)、多个测评师同时测评多个对象的多个测评指标。

    美国空军军官学校(Squadron Officer School)旨在发展领导力的著名的X计划的核心内容,就是利用评鉴中心的翻版,即发展中心(development center),在模拟解决问题的情境中观察学员的领导能力。

    心理测验适合大规模筛选

    行为观察追求外在效度,心理测验追求内在效度,两者有天壤之别。

    从Francis Galton和Cattell开始,统计学在心理测验技术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在智力和人格研究的某个阶段,因素分析方法甚至比理论家更有权力决定智力和人格的元素。从正态分布、相关系数、常模、智商、情商、项目分析、内部一致性、效标参照效度,到项目反应理论,众多术语让外行感到眼花缭乱。这些概念和统计工具,保证了心理测验具有高度的内部一致性、或者说信度。开发一个测验需要漫长的过程,必须保证测验符合心理计量学的指标。所以,对心理测验稍有了解的人都会问:信度、效度怎样?有无常模?这就是心理测验的思维定势。

    用心理计量学的信度效度指标衡量评鉴中心,结果是信度(内部一致性)一塌糊涂,而效度却非常之高。可见,评鉴中心不是心理测验的一种,心理计量学的信度、内部一致性等概念可能不适用于评鉴中心。

    心理测验的优势不是客观性,而是标准化计分导致的低成本。在电脑化和网络时代,心理测验低成本的优势就更明显。由于成本低,心理测验适合大规模的施测。但由于外在效度低,所以它只能测量某些最最基本的能力。由于这一点,它更适合筛选(确定谁不合格),而非选拔(确定谁更适合)。美国一战征兵测验,现在ETS的各种考试都是这类筛选的性质。

    中国测评的发展方向

    这里谈发展方向,不是做预测,而是希望通过这篇文章推动中国测评向我认为正确的方向发展。在测评方面,我感觉中国人完全可以比外国人做得好。

    中国文化是滋养测评的优良土壤。然而,当今许多人听到测评就嗤之以鼻,本人也经常用“泛滥”二字形容中国的测评市场。甚至,“测评”二字几乎成了骂人的话。但是,这种不满主要是指向心理测验本身的局限和对心理测验的误用和滥用。最典型的泛滥形式是在企业招聘、选拔、晋升中使用心理学经典测验作为主要测评工具。我就听说过有的测评公司用卡特尔16因素人格测验(16PF)为企业选拔管理者。

    正如我前文所说的那样,中国的测评有过辉煌的过去,我们有姜太公行为观察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