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专栏 » 怡安翰威特
H1N1 流行性病毒防疫白皮书
2009-07-01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对抗 H1N1传染性病毒的误区

    Aon 在2005 及2006年,分别针对流行性疾病所引发的企业风险发布了预防流行性病毒造成营业中断的白皮书,该白皮书不但成为Aon年度最受欢迎的报告之一,也对流行性疾病造成可能的企业风险和如何减轻风险对企业的影响程度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2009年四月末,墨西哥爆发了由H1N1所引起的新型流感,其在全球快速蔓延的速度,再度让世人认识到,流行性疾病不仅威胁着人类的健康,更严重的是影响到全球的经济。流行性病毒足以大范围地影响各行各业,并涉及雇员、到客户到供应商等各层面。公司领导人有责任迅速地准备好应对传染性疾病威胁的各项配套预案。如果应对迟缓或失当,小则可能危害员工及客户健康,大则造成业务中断、亏损乃至资不抵债。

    鉴此,Aon集合相关专家发布白皮书,以期协助企业有效且迅速地管理该项风险。首先针对传染性疾病的理解误区,作以下的解答;

    Ÿ 误区一: 先进的公共防御措施足以遏制流行性病毒的扩散。

    事实: 防御措施和准备在各国的实施标准不一,并不代表足以对病毒的传播提供足够的保护措施。

    各国对于传染疾病的防范措施标准不一,实施的等级也不一致。真正能在大规模传染前就具备完备的医疗防疫设备或防范措施的国家其实为数不多。就如同非洲地区已经广为传播的HIV病毒,虽然大家都很重视,却依然难以预防。还比如安哥拉也曾因为霍乱传播而造成高达2000人死亡;南非也曾有结核病的传播……这些国家也都曾实施防疫措施,但仍无法阻止病毒的传染。

    防疫工作的初衷就是在第一线即识别病毒及加以防范,但是这不足以确保防疫工作滴水不漏。以H1N1的传染过程为例,即使预知了传播的速度和检疫方法,但仅因为游客到墨西哥度假,H1N1就随之散布到全球各国。相同的情形也发生在当年的SARS,一个SARS的携带者因为搭乘了亚洲的航班,就将病毒散播出去。事实上有多高传染性的病毒,在潜伏期就已经具有传染性,这样的病菌对防疫工作而言更是一种挑战。

    H1N1, SARS, H5N1或许只是近年来我们所熟悉的流行性传染疾病,也许还有更多的传染性疾病在全球不同的区域内出没,大部分的企业并不具备足够的实践经验,为所有的员工的工作场所提供充分的防疫手段。同时,也缺乏防疫准备、防疫预算、及防疫计划的具体预演等方面的足够经验。
许多国家因为曾经经历了传染性病毒的蔓延,所以防疫工作也自然成为风险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 亚洲曾经经历了SARS、荷兰和加拿大经历了禽流感,这些都给当地人类安全及经济给予沉重打击。这引出了两个重大的挑战:

    1、 为了危机处理的成功,人类必须克服一些负面情绪反应,例如: 冷漠。

    2、 只要是国家或是公司层面上所必需的防疫工作计划,都必须加以持续更新。

    即使是那些已经具有完整防疫计划的国家,仍有百密一疏的可能,任何警示仍是必要的。象美国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对防疫过于自信的态度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当美国国务院进入了国家级戒备状态时,若忽略了将防疫计划分及执行推广到企业,这种潜在的防疫漏洞很快的就会演变成全国性问题,更可能阻碍各政府及全球企业的防疫工作。

    Ÿ 误区二: 现代科学会告诉我们哪一个病毒会传染,如何传染?

    事实:历史告诉我们,对流行性疾病传染作出预言是没有任何根据的。

    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人可以对传染病毒的流行先知先觉。最近的H1N1病毒告诉我们,预判可能会大流行的病毒是高难度的。无论是什么样的病毒,传统上一个世纪内总有两到三次传染性病毒大流行。
此外,我们也无法预测出哪一种病毒种类(例如: 流感)会重挫经济。例如: SARS的病毒不是来自于禽类,而是来自于豹猫类的生物,而1918年的流行性病毒,也不是来自于纯禽类,而是来自于其它生物。

    Ÿ 误区三: 疫苗的制造和供给已经进步到足以降低风险。

    事实:科技的发达是可以增加疫苗的量产,但是疫苗的批量生产通常在病毒出现后的3-6个月才能实现。

    在这份白皮书发行时,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已经针对近来的H1N1病毒生产疫苗时所需的参考疫苗样本进行制造及研究,预计2009年5月底就可以对外提供了。而一旦制造厂商收到疫苗样本,就会开始发展首批疫苗,并在接受国家检测后,规定生产数量及售价,最终才能开始批量生产。整个过程将耗时3-6个月。

    这宽松的3-6个月周期是随着制造厂的不同机制及能力而定,传统制作疫苗的方式是在鸡蛋里培菌,继而将病毒放到疫苗中。这个过程非常缓慢的,而且需要大量的鸡蛋,因此鸡蛋的供应量也会影响到疫苗的制造数量。虽然已经有新的细胞培菌技术出现,降低了一半的工作时间,但目前也只限于欧洲,美国尚未批准这项技术。目前美国的H1N1疫苗制造占用了传统季节流感的疫苗制造生产线。事实上,新出现的传染性病毒所需的研究和疫苗的数量都更多。

    Ÿ 误区四: 当抗病毒素生产能力大增时,增加了其快速大量发放的机会,对日常生活的影响相对变小。

    事实:永远无法知道抗病毒素的库存量多少才算足够。

    一般大家熟知禽流感盛行时的抗病毒素克流感(Tamiflu) 及瑞乐沙(Relenza)被誉为抗病毒药物中的「银弹」,因为在适当的医疗指示下服用,不但可以降低个人感染的机会,也可以减少感染后的征兆,这次H1N1病毒感染中美国也应用这两类药物;其二,应用在源头国家不仅可以抑制传染蔓延,也可以降低疾病的毒性和传染性,WHO也是根据这样的理论基础将抗病毒药物库存在传染的发源地。
自2007年起这两项抗病毒药物就已经被批量生产且政府也有足够的库存。截止本白皮书发布前,美国政府已经有2亿2千万剂的库存,而罗氏药厂(Roche)已经宣称具备年产四亿剂的能力;而Relenza的制造厂商GlzxoSmithKline也表示批量生产毫无问题,但拒绝透露一年的产能。

    批量生产也有负面影响:在目前患者尚未被查明是因为季节性感冒还是流行性病毒感染前,抗病毒药剂就被大量的使用和消耗。此外,抗病毒药剂应该只在受感染后的48小时内服用,但是病患在检验或就医时已经超过了这个时间;而检验结果的速度、成本以及药剂的方便程度还有很大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来自于媒体的报导引起了一个错误的观念: 因为许多国家已经达到世界卫生组织(WHO)所建议的Tamiflu药存量,因此让人们相信传染性疾病所引起的风险已经降低。以下情况则会对目前的观念产生极大的挑战:

    1. 新发现的流感病毒(例如:H1N1)已经对过去的抗病毒药剂产生了抗体。事实上前一代的抗病毒素amantadine 和rimantadine已经对H1N1失效,如果H1N1产生了第二波的传染,极有可能成为变种病毒,届时H1N1是否会对目前的抗病毒素产生抗药性,目前很难估计。

    2. 如果病毒的毒性增加,那么所需的抗病毒素或是疫苗,可能就得加重剂量,如此一来,对于原有的库存量的估计、药剂的发放和应用上都会产生很大的变化。

    3. 发展中国家未必有足够的财力取得抗病毒素的库存。

    4. 非洲和亚洲在服务和制造两大方面成为全球化经济的重要环节,而这两大洲的许多国家和政府是否有能力拥有足够的抗病毒素或是疫苗?还是为了防疫而和其他国家结盟以降低经济损失和社会性病毒传染的危害?这都是政府要未雨绸缪的。
如何务实地准备防范传行性病毒

    过去Aon针对传染性病毒防疫的报告中,一再重申企业防疫工作准备的重要性,不但可以保护员工、客户、供应商、股东以及公司的资产,更可以实现避免营业中断所导致亏损的终极目标。政府的防疫计划虽然可以提供部份协助,但对于企业仍是远远不够的,更不能单纯寄望于疫苗及抗病毒素的研发和生产。营业持续及危机时的沟通计划应是每个企业在准备防疫计划时的重中之重。以下就根据历史经验,结合当前防疫工作提出几项建议;

    Ÿ 政策方向:

    − 关闭国家的边境并不能增加企业界着手或改进防疫准备工作的时间。1918年期间,病毒从发源地亚洲到达西方国家花了六个月时间,一般企业界也对政府采取病患隔离制度感到很安心,抑制病毒散播比较容易。无论H1N1的病毒传染性是否和1918年的流感一样强烈,对于该病毒的防疫都是不容轻视的:

    § 1918年流感中,澳洲、日本、西萨摩亚等分别采取不同模式的隔离政策,以避免更多的灾难,结果只有西萨摩亚彻底避免了病毒的入侵。

    § 今天企业忽略了两点: 航空业的发达导致病毒散播的速度比防疫工作更快,所以单靠关闭国家边境的隔离政策以避免传染是不可行的。SARS肆虐期间加拿大受到感染就是一个例子。第二,1918年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原因,许多国家已经适应了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而现在是高度全球化的时代,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自我隔离超过一个月。

    § 大学、护理中心、监狱等比较封闭式的区域如果必须隔离一段很长的时间,需要更谨慎地处理。除了大学目前因为远程教学而拥有完善的沟通硬件外,其他如护理中心和监狱等处,其内部交叉感染的速度其实是外界的两倍。唯有平时将防疫计划和工作在内部不断地测试,才可能产生较高的效率。

    − 企业应该要留意地<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