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盖雅]劳动力云服务专区 » 人才与劳动力双周刊
第九期:新增800万毕业生的数据背后是不匹配
2016-12-16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关于明年新增的高校毕业生的规模终于有了官方数据,据教育部本月初发布的数据,2017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达795万,比2016年又多出30万。应届生从2006年的413万连年上涨,2017年的数据又让高校毕业人数刷了新高。新一轮的就业难、择业难的新闻和分析在各大媒体上轮番播出,但这种新闻往往会与实际进入校园招聘的企业HR们的直接感受有差别,招人难才是他们的抱怨。过了11月份,想进校园招聘到人难度就很大了。一方面是不断增加的毕业人数,一方面是招不到人的困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其实隐藏于数据背后的是严重的不匹配。

企业招聘进的学校往往都是重点院校,像211、985,众多大企业进去轰抢的人才都是好学校的毕业生,最差也得是个本科院校。但是实际上每年的毕业生里面差不多有一半是普通专科毕业生。另外,高校毕业生中还有不少的硕士研究生,这部分群体相对来说也是就业压力比较大的群体。这种不匹配就会导致企业HR们的直官感受是没人找工作,招人难,但是实际上却是大批量的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这是一种需求与供给上的不匹配。

另外,大部分的应届毕业生对于就业市场判断不准确,或者要求过高。以一份2016年的应届生就业竞争力报告为例,在这份13万个样本的调查报告里,2016年应届生的薪水期望是4421元,这个数字虽然比2015届应届生的薪水已经低了不少,但依然比企业开出的薪水要高不少。2016年企业实际为应届生开出的薪水均值不高于4000元。职业理想与社会报偿不相符成为另一个不匹配的因素。

最后还有一个社会观念的影响。虽然我们国家已经提供了多种就业政策的支持,“引导和鼓励毕业生到基层工作”和发挥中小微企业的就业容纳作用。但是实际上可能效果收效并不是很大。按照传统观念,国企、事业单位、公务员似乎是“金饭碗”——工作稳定、压力小、社会地位高,依然是许多家长对于自己孩子工作的期待。但是社会在进步,我们也需要接受一种更加多元化的工作价值观,如果还停留在旧的择业和求职观念,也必然是一个严重的不匹配。

12月13日,《中国大学生就业创业发展报告2015-2016》在东北师范大学发布,报告的数据显示,2015届高校毕业生的净就业率超过了90%,达到90.58%,也从侧面让明,就业难更多的是一个博弈过程,经过长时间的博弈,最终大部分毕业生还是可以找到工作的。

中央财大发布「中国人力资本报告2016」

12月10日,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人力资本与劳动经济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人力资本报告2016》。报告披露,1985年到2014年间,全国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年龄从32岁上升到了36岁,其中农村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年龄从32岁上升到了37岁,城市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年龄从32岁上升到了35岁。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老龄化。而全国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从1985年的6.38年上升到了2014年的10.05年,其中农村从5.67年上升到了8.16年,城市从8.53年上升到了11.17年,这说明整体劳动力人口的素质在提升。

社科院称全面二孩不是生育政策调整终点

12月初,由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主编,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7》发布。报告认为,“全面二孩”并不是生育政策调整的终点,应该根据实际的生育指标发展变动趋势,及时做出调整或保持生育政策的决策,以调节人们的生育行为适应社会、经济、环境、资源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从其他国家的发展经验可以看出,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结婚和生育年龄的一再推迟,人们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有进一步下调的可能,为避免落入“低生育率陷阱”,我国未来可能需要进一步放宽生育限制,甚至取消生育限制。

中国过劳死每年60万,但工伤认定路还很远

近日,媒体广泛报道了中国过劳死的现状,每年中国有60万人过劳死,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过劳死第一大国。这样的数据所揭露出来的事实,显然是很让人震悍,但抛开这些数据和事实不谈,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避免和减缓过劳死的现况。可能大家想到的第一点就是从法律上保障和追责,但现在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中国并没有任何的制度和规范去支持对于过劳死的工伤认定。《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规定的七种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中,无一提及“过劳死”。我们也缺乏对于疾病发作与工作之间关联性的明确规定,导致“过劳死”处于无法律保护的尴尬境地。所以,过劳死的工伤认定路还很远。

新生代眼中,雇主对员工的尊重比薪酬福利更重要

12月9日,智联招聘发布了《2016中国年度最佳雇主总报告》,调查结果显示,社群崛起成为“新雇主经济”时代来临的标志,求职者自我意识不断提高,雇主与雇员为了共同目标和追求聚集在一起。报告称,以近三年的企业员工对最佳雇主定义标准来看,企业员工对收入前景的需求排序在逐年下降,而“尊重员工”、“实现对员工的承诺”等要素的排序则在逐年上升。从这一变化中也可以发现,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新生代员工在物质回报与个人价值之间的抉择上更偏向后者。

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已没有竞争力

12月13日,由中国经营报社举办的2016(第十四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出席本届年会并发言。黄益平表示,过去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这些产业现在已经难以为继、难以支持中国经济下一轮的增长。现在碰到的问题是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已经没有竞争力,因为成本上升很快,资源型的重工业因为产能过剩问题技术跟不上也很难持续。所以根本性的挑战就是,旧的产业不行了,新的产业能不能快速成长起来,我们短期内快速发展培养出庞大的新的经济,新制造业、新服务业,或者是产业更新换代的产品,能不能支持下一步经济的增长。

老龄化压力之下,提升劳动力效率成关键

日前,美银美林的一项报告显示,中国在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过程中,其工作年龄段人口在1980年到2015年之间增加了3.8亿。但是,该报告指出,“到2050年,中国的人口将下降约6000万,而工作年龄段人口将下降约1/3,即2.12亿。”造成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就是老龄化的人口压力,在一项报告中,联合国有关机构估计,中国人口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比重,将从2015年的15.2%上升为2050年的36.5%,数量将从2.1亿人增至4.9亿人。劳动力人口的减少将直接影响到中国制造业的从业人口数量,对于接下来的二三十年,提升劳动力效率就成为制造业发展的关键。

关于盖雅

盖雅工场是亚太地区劳动力管理软件云服务领导品牌,通过业界领先的劳动力管理云平台和优质高效的服务能力,为包括“二五一十”(世界500强、中国500强、行业前10名)在内的众多中大型生产制造、连锁零售、专业服务、电商物流和知识工作行业客户如通用电气、博世西门子、三星、大众汽车、奇瑞捷豹路虎、苏宁、雅诗兰黛、耐克、GAP、C&A等提供复杂考勤、智能排班、精益工时、劳动力优化等劳动力管理解决方案,帮助企业精确控制劳动力成本、快速提升劳动力效率、预先规避合规化风险并切实提高员工满意度。

盖雅工场由经纬中国投资,总部位于苏州,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设有分支机构。每天,遍布亚太12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家企业超过40万名员工正在使用盖雅工场劳动力管理平台管理自己的工时、排班和劳动效率。劳动力管理,盖雅搞得定。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GaiaWorks.cn或拨打400-666-7866。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