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盖雅]劳动力云服务专区 » 人才与劳动力双周刊
第五期:教育依然是中国劳动力提升的*大瓶颈
2016-10-19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核心观点

【教育依然是中国劳动力提升的*大瓶颈】

“劳动力套利”是很多跨国公司运营的重要手段,通过将产业转移至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地区,来降低人力成本来提高利润。在媒体眼里,现在的中国正成为“劳动力套利”的发生地,大量的企业正在将产业转移至东南亚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但是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当这些企业转移后,我们是不是能够建立起支撑数量不扉的劳动力大军,我们的第三产业、劳动力政策、教育支撑是否具有优势,能够让中国免于陷入这种劳动力套利的陷阱,而实现真正的劳动力转型。如果说中国具备了转型的政策支持,但我们人才供给是否能够衔接起来。最近国外智库的一份研究报告给了我们一个比较负面的展望。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在今年9月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经济展望的研究报告《China’s New Economic Frontier: Overcoming Obstacles to Continued Growth》,这份报告重点分析了阻碍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其中第三部分《China’s Surprisingly Poor Educational Track Record》则是从教育角度来对中国的劳动力结构进行分析,结论是教育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和克服中等收入陷阱的重大瓶颈。这份报告分析数据是基于中国人口普查数据。从绝对数据来看,中国的高中教育比例为24%,不仅低于收入水平稍高的巴西、土耳其和墨西哥,而且还远低于收入水平相近的南非和哥伦比亚(也低于印尼)。而从增长率来看,中国55-64岁的年龄段,高中教育比例为13%,而25-34岁的年龄段比例为36%。也就是说,在过去30年里中国的高中教育比例大约增加了23个百分点。虽然自身的增长幅度不小,但是这一增幅仍低于情况类似的国家。例如,同期墨西哥和印尼(起点都比中国高)的高中教育比例增加了25个点,而下列国家该比例的增幅则远高于中国:土耳其(29个点),巴西(32),哥伦比亚(34),智利(38),南非(39)。同期该比例增幅领先的为韩国:从50%增加到了将近100%。这其中又以农村的高中教育比例增长缓慢最为显著,在55-64岁年龄段,中国城市的高中教育比例为21%,而农村为4%,相差17个点。在25-34岁年龄段,城市的高中教育比例为52%,而农村为14%,两者差距为38个点。

根据统计数据,发达国家(OECD)的高中教育比例的最低值是75%。如果按照中国过去30年的教育发展速度,中国要再过40年才能达到75%的门槛值;其中城市可以在15年后达到,而农村达到这个门槛值要等到下个世纪了。可见,现阶段中国的劳动力结构并没有显著优化,短期内不可能改变简单劳动力占主导的状况,而想要支撑中国劳动力的转型,路途依然比较艰辛。

【公司重要的竞争对手——孩子】

女性员工的职业生涯发展取决于很多要素,但对于女性妈妈们来说,孩子却越来越成为最关键的一个。据盖洛普调查公司10月5日一份最新的调查报告,不工作的适龄女性中54%的回答者把孩子作为他们最主要的考量。51%的孩子妈妈愿意呆在家里而不是去工作,而这些孩子的爸爸71%愿意去工作而不是留在家里。这是美国的数据,虽然中国还没有类似的数据,但情况可能会比这样的更严重。特别是现在二胎生育放开、产假增加、对孩子教育更加重视等因素,一方面造成女性员工可能更被绑在家里,另外也造成女性就业的职场歧视。

【“自客”获1000万天使投资,自由职业者招聘市场发力】

成立于今年8月22日的自由职业者招聘平台“自客”10月10日宣布,获得1000万人民币天使投资。作为宣称专注于自由职业者的招募平台,“自客”倡导“人才共享”,致力于解放人才价值,成就每一个自由职业者的梦想。应该说,招聘市场早已经是红海市场,传统的51JOB、智联,以及新进入的猎聘、58、直聘等等已经拼得火热,而对于非全职招聘市场,应该说尚无一家能够称王称霸,因此算得上蓝海市场。在共享经济时代,未来的自由职业者也将越来越多,所以“自客”也能够在上线仅仅2个月就收获了1000多家企业和1万多位自由职业者注册。

【多重职业兴起,斜杠青年受关注】

《商业评论》杂志今年9月刊专题报道了斜杠青年。作为一种新的社会现象,今年以来斜杠青年得到了广泛关注。2007年,《纽约时报》专栏作家Marci Alboher在其新书中提出这样一种观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满足于专一职业这种刻板的生活方式,转而倾向于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这些人在自我介绍中会用斜杠来区分不同的职业,于是,斜杆便成为了他们的代名词。能够成为斜杠,意味着他在某一行业或者领域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实现了专业化所需要的积累,并且能够真正拥有多种行业间平行切换并获得价值的能力。随着互联网社会的崛起,斜杠青年越来越成为可能,这对于企业管理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我们需要由纯粹的雇佣制向更开放的组织模式转型。

【调试好团队比培养一个人才更重要】

公司招聘的是个人,但是却是以团队来作战,越来越多的企业强调团队合作的重要性。特别是随着90后步入职场,一些拥有鲜明特点和个性的员工加入,让企业管理者陷入了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矛盾之中。谷歌公司就是这样一个案例,不过他们更希望用数据和事实来证明这一点。谷歌的人力运营部门对谷歌180个销售和技术团队进行研究,并跟踪观察了近百场新人面试之后发现,拥有鲜明特点的个体成员对于影响整个团队方面的作用并不大,指望发挥个人特点刺激团队实现高效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最后谷歌的人力运营部门认为相比于强调员工个人实力之外,更应该帮助成员学会如何协调工作,才能调试出一个运作良好的集体。

【应对老龄化压力,日本要打造“终身劳动制”】

日本政府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年龄超过80岁的日本老人数量已经突破一千万大关,而据估算到2060年,日本年龄超过65岁的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40%。为了面对日趋加剧的老龄化的压力,日本在10月4日发表《福利和劳动白皮书》,宣布将全力打造“终身劳动”制。其内容包括设立更多老人职业介绍所,以及改革年金来延长日本老人雇佣情况。与此同时,也将为中年人进行职业培训,让他们趁早掌握新技能,以便在人生下半场继续打拼。另外,安倍政府也在推动更多的领域开放给外国人就业,通过修改法律等手段,应对劳动力人口减少。

【劳动力不足,科技将成为新的增长点】

现阶段在中国一个关于科技与劳动力的话题就是,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增长并进入工业领域代替工人,其所造成的剩余劳动力将如何转移。如果工业4.0的革命真正成功,未来将有一大波职业被替代。但在我们的邻国日本,这却变成重要的机遇和增长点。老龄化的压力已经推动日本在法律和制度层面上进行改革和推动,而科技将成为另一个增长点。日本经济产业省的菅原郁郎事务次官指出“日本是最容易接受人工智慧和机器人替代劳动的国家”。比如在老年人看护领域,在财政状况困窘的背景下,日本去年时隔9年下调了直接关系到看护人员收入的看护报酬,这将进一步减少愿意去从事该职业的劳动力人数。以前生产防盗传感器的Z-Works公司正是看中了这一市场,开始生产老年人 “看护系统”。通过安装在床上的传感器来测量卧床老年人的心跳数和离床的时机,然后通知给智慧手机。

【“顶岗实习”处在风口浪尖,国家重拳整治应该为期不远】

9月下旬,随着《中国青年报》曝出兰州外语职业学院的学生被强制顶岗实习的新闻以来,各路媒体火力全开,对准“顶岗实习”这一顽疾,大力鞭挞“顶岗实习”成为廉价劳动力。10月10日,中青报再发《国家应出重拳治理违规顶岗实习》的文章,认为把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卖”给工厂的顶岗实习,对我国职业教育的健康发展和企业的升级换代,都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呼吁国家采取重拳加以治理。其实,顶岗实习之所以成为当下一种“恶制度”,大背景是当下中国简单劳动力供给减少,造成职业学校的学生成为最佳的替代人员,直接原因是各种利益体的结盟,对实习制度的滥用造成的。相信随着媒体的压力和制度的规范,国家重拳整治应该为期不远。

【男性劳动力比女性更易受职场歧视?】

10月10日,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公布年度“上海民生民意民情系列报告”。该报告分析造成职业歧视的原因主要包括年龄、学历、性别、户籍、民族、信仰、背景、疾病、专业、残疾、外貌等。调查结果显示,68.20%的从业人员表示在工作中并没受到过职业歧视,但也有相当比例的人表示曾经受到各种类型的歧视。从具体原因来看,“学历歧视”(占18.30%)的占比最多,其次为“年龄歧视”(11.20%),再次分别是“性别歧视”(5.00%)、“户籍歧视”(4.90)和“专业歧视”(2.90%)。而就性别歧视而言,表示没有遭受过职业歧视经历的女性占70.50%,而男性的对应比例则只有65.40%。这说明,与传统观念有所不同的是,男性劳动力比女性更易受到职场歧视,且其受歧视原因更为多样化。但该调查只是样本汇报的结果,感受不一定代表真实情况,所以这只代表男性认为自己更容易受到职场歧视,而不能作为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受职场歧视的证据。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