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盖雅]劳动力云服务专区 » 人才与劳动力双周刊
第二期:六小时工作制,社会创新还是乌托邦?
2016-09-12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当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企业和互联网企业还在努力平衡加班时间和支付加班费的时候,当我们的蓝领还在拼命靠加班费赚钱的时候,远隔重洋的北欧福利国家瑞典在去年却悄悄进行了一项社会实验:6小时工作制。这一实验是去年7月在瑞典的第二大城市哥特堡(Gothenburg)开始进行的,实验的核心是比较两种工作时长下的工作者的表现——坚持每周工作40小时的工作者和将时间削减为30小时每周的工作者,但他们的薪水会保持不变。所以这个城市的部分工作者从去年开始就享受了每天6小时工作制的待遇。

其实每天6小时每周30 小时工作制早在16年前就在瑞典的另一个城市Kiruna进行过实验。创新者之所以是瑞典,一是同瑞典的地理环境有关系,另外也是与瑞典的社会环境有关系。从地理上看,瑞典靠近北极圈,所以日照时间相对较短,特别是冬天,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太阳就已西落;而社会因素则是同北欧国家的福利属性有关系,要知道这个国家是有25天年假,产假更是高达16个月。当然之所以进行这一实验根本目的还是在于探讨工作时长与工作效率之间的关系。保守的管理者认为,当缩短时间人们的产出会减少,即使工作效率增大,也会增加工作压力和身体压力。而先锋的管理者则更考虑员工的感受,更少的工作时间会让员工更加感受到快乐和幸福感,从而大幅提升工作效率,减少病假率。

从现在的结果来看,普遍的报道对于实验给了积极的反馈,大部分的工作者都对于这一制度盛赞有嘉,他们认为缩短工作时间让他们可以更灵活的支配时间,他们的工作效率反而变得更高,从而大大促进了工作产出。位于该市的日产丰田服务中心其实早在10年前就已经实行了六小时工作制,他们认为这一制度能够让员工和老板都更快乐。相关的来自OECD经合组织的报道也是通过调查给予了正面反馈。更有甚者,英国工党领袖Jeremy Corbyn在调查了瑞典的实验后,说他也要在英国推动六小时工作制了。

应该说,当前我们的确具备了一些实行更短工作制的条件。移动互联从技术和工作形态上促进了生产模式的转变和生产效率的大幅提升,衡量工作价值已经从单纯的工作时间转移到更多元化的指标上了,也就是说从对于过程的监督到对结果的监督,工作时间与工作产出的相关性弱化,对于有些工作来说,并非工作时间越长工作产出越大。而联盟制、共享经济这些新概念的出现也在挑战着我们传统概念中的工作。所以笔者认为6小时工作时对于新经济形态来说未必不是一种创新。但另外,任何一种制度都需要一定的社会背景作为支撑,在这种工作制背后需要有员工的工作责任感使命感作为支撑,要有宽宏的经理人素质作为前提,所以不是任何阶段、不是任何行业、也不是任何公司都可以去采用,否则可能适得其反。

创业公司早期,要招募“离经叛道”者

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是沃顿商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连续四年被评为“沃顿最受欢迎的教师”,位居“全球25位最具影响力的管理思想家”之列,今年7月,他个人的第三本书《离经叛道: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如何改变》在中国出版。这本书的一个核心观点就是创业公司在创业早期,可以招募一些“离经叛道”的创新者。因为如果你不招聘“离经叛道”的创新者,那么你就有可能陷入“人们内心不赞同你但又不敢表达出自己异议”的危险境地。你需要那些真正认同你的观点的追随者,而不需要那些因为害怕跟你说出自己的异议而被惩罚的伪追随者。所以招募这样的人一是为了打造充满韧劲的公司文化,二是能够更好地预测和应对市场动态和变化,三是充分利用团队人员的不同想法。

人力资源服务业产值接近万亿

8月18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网站刊发《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业市场潜力巨大》的文章指出,截至2015年底,全国各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共2.7万家,从业人员45万人,“十二五”期间,全行业营业总收入年均增长率超过20%,去年行业规模达到9680亿元。“按照这个发展态势,今年人力资源服务业产值预计将跨越万亿元门槛。”人社部人力资源市场司市场发展处处长杜威透露。人力资源服务行业产值大幅提升的原因,一方面是政策支持的效果,2005年1月中国发布《关于加快发展人力资源服务业的意见》全面推动行业发展;另一方面也是行业结构优化的结果,从过去的国营独大到现在的民营占到70%,从以前的人力派遣劳务外包到现在的更全面的人力资源服务,这些都促进了整个行业的发展。但据OECD经合组织的一份报告,中国整个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产值大约只占美国的6%,所以差距依然很大。

任仕达4.29亿美元收购美国竞争对手Monster

8月9日,荷兰任仕达集团(Randstad)宣布,以4.29亿美元收购美国在线招聘巨头Monster Worldwide,以加强其在美国市场的地位。任仕达是全球第二大人力资源服务公司,仅次于瑞典德科集团(Adecco)。该公司2015年营收达192亿欧元,但只有47亿欧元来自北美业务。根据交易条款,任仕达将为每股Monster股票支付3.40美元,较该股周一收盘价溢价23%。交易完成后,Monster将从纽约证交所退市,并作为任仕达旗下一个独立部门运营。作为美国领先的在线招聘巨头,Monster曾经对中国市场虎视眈眈,并在2005年控股了中华英才网,但因为水土不服,最终在2013年转手,并造成中华英才网的由此没落。

有家企业不允许员工使用Email

如果说在企业里有种工具必不可少,但又让人生厌,那十之八九就是Email。大部分的企业依靠邮件来进行沟通,但过多的邮件又容易让人分心,占据了我们大部分的时间,据统计我们一天有23%的时间在处理邮件,而每人每天要处理112封邮件。所以有这样一家公司在2011年的时候就宣布,要在3年内逐步摆脱对 Email 的依赖,实现“零邮件”的目标。这家来自法国的公司叫源讯(Atos Origin),他们在中国上海也设有子公司。据《哈佛商业评论》今年6月刊中的文章介绍,虽然这家全球拥有7000多员工的公司尚未达成“零邮件”的目标,但在这一过程中对生产效率的提升却是明显的。邮件数减少了60%,毛利润从6.5%提升到7.5%,每股收益提升了50%,行政管理成本从13%下降到10%。不过,也许对于我们大部分公司来说,还不至于激进到如此地步,但作为管理者我们也应该思考究竟什么才是最好的内部管理工具。

虎坊桥落幕!未来还需要人才市场吗?

8月4日,运营23年的北京“虎坊桥人才市场”正式宣布关闭,自此北京二环内再无劳务市场,原址将改建成养老中心或文化活动场所。作为北京历史最悠久的“蓝领”人才市场,虎坊桥人才市场常年有企业在这招聘技工、销售、导购、后勤、家政等蓝领岗位。它服务数过以万计的中小企业和蓝领打工者,是北京外来人口最重要的求职地之一。不过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虎坊桥逐渐失去往日光彩。虎坊桥人才市场的境遇,折射出当前城市人才市场的现状,也代表了蓝领招聘市场的未来趋势。据《2016年长三角工厂蓝领生存发展报告》显示,只有10%的蓝领员工把人才市场作为求职的途径,这一数字与我们在人才市场所看到的零星人流相映称。移动互联网不仅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模式,也改变了我们的找工作模式。70%的用户认可网络招聘,也许过不了多久,人才市场这一模式就将彻底告别。

痛经假?不妨换个方式休

8月,“痛经假”再度成为社会热门话题,先是某省份明确每年2-3天的痛经假,然后媒体再爆出“痛经假”是一种“僵尸假”、“鸡肋假”,中国已经有10余个省份明确有“痛经假”,但是并未得到有效落实。然后更深刻的来了,上海明确答复,考虑到增设“生理假”缺乏上位法依据,以及会造成用人单位降低雇用女职工的意愿,从而增加女性就业的难度,所以暂时不设。应该说考虑“痛经假”,的确是一种社会进步的体现,是一种尊重女性权益的安排。但如果专门作为一个假期,其操作性如何?谁来辨别?女性愿不愿意请?一年2-3天是象征性安排还是真有作用?会不会增加女性就业难度?等等,这些问题都困惑决策者,也无形中为统一的“生理假”增加难度。因此,我们不妨换个思路,与其增加一个新的假期,不妨换个形式休,适当考虑增加年休假的天数。从全球年休假的天数来看,欧洲普遍是25-30天,美国15天,我们的邻居韩国和日本也有十几天,相对来说,中国的年休假偏少。另外,国家也应该鼓励企业给予更多的福利年假。如果员工拥有更多的年休假,这样的“生理假”也许就没那么必要了。

星巴克新版着装规范:是的,他们可以穿得更自由了

如果你进过不同的星巴克,也许你会发现所有的星巴克咖啡师着装其实都很一致,作为一家跨国公司,星巴克拥有严格的着装规范(dress code),典型如绿围裙配黑或白的衬衫,黑色鞋子。但这些其实都在慢慢改变,7月份发布的星巴克美国和加拿大员工着装规范规定,员工允许佩戴棕色、灰色或黑色的无檐小便帽、浅顶卷檐软呢帽或其他“合适的帽子”;还可以穿深色水洗牛仔裤(员工此前仅被允许穿黑色牛仔裤);可穿着各类柔和色调的衬衫,即在黑色和白色的基础上新增了灰色、海军蓝、深牛仔蓝和棕色;甚至员工还可以染发了。所有这些都表明,作为一家严格规定的老牌公司,员工可以更加自由了。这也是近年来着装革命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公司允许员工更加自由的穿着。根据美国人力资源协会的一项调查,59%的公司允许员工一周至少一天可以休闲着装,40%的公司允许员工每天可以自由着装,这两个数字在2012年分别为55%和36%。

蓝领金融火热,会成为下一个高风险领域吗?

一般来说,学生和蓝领是借贷市场中不被看好的群体。年轻、没有还款能力、无征信数据等,成为借贷风险考量的最重要因素。但资本的逐利性和互联网的便捷性,突然之间让蓝领借贷市场也火起来了。蓝领贷、买单侠、掌众金融、借钱快、小葱钱包等一系列的瞄准蓝领群体的互联网工具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这类工具一般都是小额信度,往往不需要任何的征信数据也能进行贷款。但正如前面提到的群体属性特征,专注于蓝领借贷是否能够带来高额收益,值得关注。我们研究这些App发现,实际上这些工具也并仅限于蓝领,和市面上的小额借贷其实并没有多大差距,所以有的时候所谓的专注蓝领也更多是一种宣传的噱头。

虎坊桥落幕!未来还需要人才市场吗?
____8月4日,运营23年的北京“虎坊桥人才市场”正式宣布关闭,自此北京二环内再无劳务市场,原址将改建成养老中心或文化活动场所。作为北京历史最悠久的“蓝领”人才市场,虎坊桥人才市场常年有企业在这招聘技工、销售、导购、后勤、家政等蓝领岗位。它服务数过以万计的中小企业和蓝领打工者,是北京外来人口最重要的求职地之一。不过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虎坊桥逐渐失去往日光彩。虎坊桥人才市场的境遇,折射出当前城市人才市场的现状,也代表了蓝领招聘市场的未来趋势。据《2016年长三角工厂蓝领生存发展报告》显示,只有10%的蓝领员工把人才市场作为求职的途径,这一数字与我们在人才市场所看到的零星人流相映称。移动互联网不仅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模式,也改变了我们的找工作模式。70%的用户认可网络招聘,也许过不了多久,人才市场这一模式就将彻底告别。
 
痛经假?不妨换个方式休
____8月,“痛经假”再度成为社会热门话题,先是某省份明确每年2-3天的痛经假,然后媒体再爆出“痛经假”是一种“僵尸假”、“鸡肋假”,中国已经有10余个省份明确有“痛经假”,但是并未得到有效落实。然后更深刻的来了,上海明确答复,考虑到增设“生理假”缺乏上位法依据,以及会造成用人单位降低雇用女职工的意愿,从而增加女性就业的难度,所以暂时不设。应该说考虑“痛经假”,的确是一种社会进步的体现,是一种尊重女性权益的安排。但如果专门作为一个假期,其操作性如何?谁来辨别?女性愿不愿意请?一年2-3天是象征性安排还是真有作用?会不会增加女性就业难度?等等,这些问题都困惑决策者,也无形中为统一的“生理假”增加难度。因此,我们不妨换个思路,与其增加一个新的假期,不妨换个形式休,适当考虑增加年休假的天数。从全球年休假的天数来看,欧洲普遍是25-30天,美国15天,我们的邻居韩国和日本也有十几天,相对来说,中国的年休假偏少。另外,国家也应该鼓励企业给予更多的福利年假。如果员工拥有更多的年休假,这样的“生理假”也许就没那么必要了。
 
星巴克新版着装规范:是的,他们可以穿得更自由了
____如果你进过不同的星巴克,也许你会发现所有的星巴克咖啡师着装其实都很一致,作为一家跨国公司,星巴克拥有严格的着装规范(dress code),典型如绿围裙配黑或白的衬衫,黑色鞋子。但这些其实都在慢慢改变,7月份发布的星巴克美国和加拿大员工着装规范规定,员工允许佩戴棕色、灰色或黑色的无檐小便帽、浅顶卷檐软呢帽或其他“合适的帽子”;还可以穿深色水洗牛仔裤(员工此前仅被允许穿黑色牛仔裤);可穿着各类柔和色调的衬衫,即在黑色和白色的基础上新增了灰色、海军蓝、深牛仔蓝和棕色;甚至员工还可以染发了。所有这些都表明,作为一家严格规定的老牌公司,员工可以更加自由了。这也是近年来着装革命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公司允许员工更加自由的穿着。根据美国人力资源协会的一项调查,59%的公司允许员工一周至少一天可以休闲着装,40%的公司允许员工每天可以自由着装,这两个数字在2012年分别为55%和36%。
 
蓝领金融火热,会成为下一个高风险领域吗?
____一般来说,学生和蓝领是借贷市场中不被看好的群体。年轻、没有还款能力、无征信数据等,成为借贷风险考量的最重要因素。但资本的逐利性和互联网的便捷性,突然之间让蓝领借贷市场也火起来了。蓝领贷、买单侠、掌众金融、借钱快、小葱钱包等一系列的瞄准蓝领群体的互联网工具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这类工具一般都是小额信度,往往不需要任何的征信数据也能进行贷款。但正如前面提到的群体属性特征,专注于蓝领借贷是否能够带来高额收益,值得关注。我们研究这些App发现,实际上这些工具也并仅限于蓝领,和市面上的小额借贷其实并没有多大差距,所以有的时候所谓的专注蓝领也更多是一种宣传的噱头。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