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盖雅]劳动力云服务专区 » 劳动力管理热点话题
盖亚观点:Reputation Check是一件利器
2016-11-18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伴随着网络时代的兴起,一种新的调查方法开始出现,这就是 Online Reputation Check,为了方便通常简称 Reputation Check。作为 HR 来说,Reputation Check 是一件工具,但是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这也是一件利器,它让我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案例分享

去年的某个时间,我曾经通过猎头招募到一位主管。按照惯例,HR都会进行背景调查(Reference Check),打电话到他的前一家公司去询问他在职时的情况、离职的原因、绩效表现,等等。但这一次,我们用了很多办法都找不到他前一家公司的电话,他自己反馈说是已经倒闭了,所以就给了我们以前公司副总的电话,然后我们电话打过去,确认没什么问题。按常理,我们应该接下来就走正常的录用程序。但我在签核单子的时候,在网上搜了下这家公司和这个候选人的名字,结果却发现,这家公司的董事长的名字跟这位候选人的名字是一样的,而这家公司又被列为了失信执行名单。继续搜寻发现了这家公司与多家公司的诉讼纠纷问题。

当我们就此与候选人沟通的时候,对方否认了与此相关。为了明确候选人所说是否属实,我们继续网络搜索,发现了涉及到该公司与多家公司的判决书。在这些判决书上,公司的法人代表除了我们这位候选人外,还出现了另一个名字。我们从应征者提供的面试登记表上发现,这另外一个名字,恰与他提供的他妻子的名字相同。因此我们基本断定,这位应征者对我们说了谎话,基于诚信原则,最后我们也没有录用这位员工。

Reputation Check 的兴起

以上案例就是一个典型的 Reputation Check 个案。那究竟什么是 Reputation Check?它与 Reference Check 又有什么区别或关联?其实,有 HR 招募背景的基本都了解背景调查,即 Reference Check 这个概念。它通常是我们在决定是否聘雇一位候选人时对他的基本信息、学历信息、职业背景、绩效表现、信用记录,甚至犯罪记录等查询确认的过程。

基于背景调查确认的客观信息,再与我们面试中得到的主观感受结合,从而最终确定是否录用候选人。有的时候,背景调查中得到的信息甚至直接决定了我们的录用决策。

在美国,1971 年 4 月开始实施的公平信用报告法案(The Federal Fair Credit Reporting Act)奠定了对雇员背景调查的全国性标准,各州也相继明确了法律措施。

不过,中国并没有完备的法律规定背景调查该如何操作,所以大部分中国公司的背景调查是游离在法律的边缘。理想的操作是应该得到员工事先同意的,但实际操作起来,要么是 HR 自己去做,要么是外包给第三方调查公司。前一种方法比较费力,往往很难得到信息,后一种方法虽然信息比较全,但往往成本过高,一个个案就要上百块,有的甚至上千元。

伴随着网络时代的兴起,一种新的调查方法开始出现,这就是 Online Reputation Check,为了方便通常简称 Reputation Check。这当然是数字时代的一种专利,因特网的发展,人们感受便利的同时也遗落下大量的网络痕迹,而这些痕迹就构成了这个人的「网络故事」。

过去是各种网站、论坛、博客,现在又有了微博、微信,不论是社交平台下的封闭账户,还是普通页面下的开放信息,我们的「网络故事」就散缀其间。而Reputation Check 就是通过对这些散布于因特网络中的当事者的「网络故事」的检核来评估候选人的性格特质、履历适切、职业胜任,以作为雇佣决策的依据之一。

几年前,微软公司的一项调查表明,超过 75% 的雇主在挑选新员工的时候,会查看求职者的网上轨迹。超过 70% 的雇主曾因他们在网上找到的信息而拒绝求职者的应聘。这当然是美国的数据,中国的公司主动去做 Reputation Check 的就不多,用百度去搜索下这个词汇就知道了。

难以遗忘的「网络故事」

上文提到,Reputation Check 的兴起与数字时代的兴起是有关系的,但促成其可能的还是因为网络搜索技术变得越来越智能化,导致我们在网上留下的「网络故事」越来越容易被追踪到,也越来越难被删除。

维克托•舍恩伯格(Viktor Schönberger)早些年有本畅销书《删除:大数据取舍之道》讲述的就是「遗忘的美德」。这本书开篇就讲了一个故事,斯塔西•施耐德(Stacy Snyder)是一位实习教师,在 2006 年毕业前夕却被剥夺了大学学位,原因是她的不当行为:她在她的空间里发了一张自己参加化妆舞会时的照片,照片里她正用一个塑料杯子喝酒,标题是「醉海盗」。斯奈德就读的大学认为这种行为会对她的未成年学生造成不良影响。她曾尝试上诉,但是败诉了。

后来,杰弗里.罗森(Jeffrey Rosen)2010 年在《纽约时报杂志》上发表的《网络意味着遗忘的终结》一文也引用了这个故事。讲的都是一个道理,因为网络的无限储存和智能搜索技术的发展,让「网络遗忘」越来越成为一种不可能。Facebook 上的照片会被网络永远铭记,Google 记得所有我们搜索过的信息和时间,我大学毕业时在论坛上问的一个问题也永远的被记录下来。

既然遗忘不再可能,这就为雇主搜寻应征者的「网络故事」提供了可能。迈克尔•福迪克(Michael Fertik)2006 年 10 月就创建了 Reputation Defender 公司,早就相中了网络隐私这块市场。

公司可代替客户在互联网上搜索不适宜的或令人尴尬的内容,在客户支付额外费用后,公司还可通过一系列手段与网站所有人沟通,希望其将此类内容从网站上撤下。虽然这是一场硬战,因为美国的言论自由是一种高贵的权利。但从Reputation Defende 屡获风投这件事情上,也可以一瞥其市场位置。

Reputation Check 该如何操作

那究竟如何去做 Reputation Check?我的经验很简单,就两条。第一条就是多找关键词,然后广撒网。对于任何一个应征者来说,当我拿到简历,就形成了一系列关于当事人的关键词。姓名、英文姓名、身份证号、email 前缀、网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即时通讯号码、相关履历中的关键词,等等。

越具有独特性的关键词越具有搜索价值,而非识别性的关键词可以起到辅助作用,它可以与其它关键词并列使用,以形成独特关键词。有了这些关键词,然后广撒网,百度,google 都来一遍。有「网络故事」的这个时候就会一一呈现出来。

第二条,充分联想,自由假设。上一条讲的是漫天撒网,这一条讲的就是有目的聚焦。比如本文开篇讲到的案例,当我意识到这位候选人有司法纠纷的时候,我就把目标聚集到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也最终找到了相关的证据。总之,归纳起来,Reputation Check 是一种技术,需要具备网络搜索的相关技能,但同时也需要当事人有一种灵敏的嗅觉,在纷繁复杂的网络信息中抽丝剥茧,锁定焦点。

面对 Reputation Check,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作为 HR 来说,Reputation Check 是一件工具,但是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这也是一件利器,它让我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因此,了解它,更重要的是要避免它。据说德国的消费者保护部长伊尔莎•艾格纳正在积极推动「数字橡皮擦」技术,但网络天然开放的属性决定了这注定是一场艰难的战役。

所以,作为个人,我们需要的是保护自己,不要让自己成为数字痕迹的受害者。以下几点是我的个人建议:

  • 保护好自己的独特关键词,不要随意在网络上用独特关键词(比如手机、身份证号、唯一的用户名、即时通讯号码等等)记录个人故事,尤其是负面故事。
  • 网络用户名,尽量选择普通的,因为越是独特的越容易被识别。尽量避免用邮箱的前缀作为网络标识,这样也很容易被识别。
  • 当然,最重要的是,少留下负面的数字痕迹。《圣经》里说: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我补充一句,凡留下痕迹,必被搜寻。所以尽量不要遗留负面的「网络故事」在开放的网络场域里。

本文作者李斌,是盖雅工场人力资源总监。他擅长企业文化、组织变革与发展和人力资源体系建设。在加入盖雅之前,他曾任职于佳世达集团,有十多年大型制造企业人力资源从业经历,并同时兼任明基友达基金会秘书长。他毕业于南京大学,是社会心理与组织行为硕士。

关键词:

Online Reputation Check ,Reputation Check

关于盖雅工场

盖雅工场是亚太地区劳动力管理软件云服务领导品牌,通过业界领先的劳动力管理云平台和优质高效的服务能力,为包括“二五一十”(世界500强、中国500强、行业前10名)在内的众多中大型生产制造、连锁零售、专业服务、电商物流和知识工作行业客户如通用电气、博世西门子、三星、大众汽车、奇瑞捷豹路虎、苏宁、雅诗兰黛、耐克、GAP、C&A等提供复杂考勤、智能排班、精益工时、劳动力优化等劳动力管理解决方案,帮助企业精确控制劳动力成本、快速提升劳动力效率、预先规避合规化风险并切实提高员工满意度。

盖雅工场由经纬中国投资,总部位于苏州,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设有分支机构。每天,遍布亚太12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家企业超过40万名员工正在使用盖雅工场劳动力管理平台管理自己的工时、排班和劳动效率。劳动力管理,盖雅搞得定。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GaiaWorks.cn或拨打400-666-7866。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