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专栏 » 英格玛
2016年全球和中国经济走势研判
2016-02-18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引言

自2月6日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动荡,股市暴跌。与此同时,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大涨,主要国家国债收益率虽大幅下行,日本国债收益率虽跌入负值,但仍然获得投资者的追捧。市场避险情绪异常浓厚。

针对市场剧烈的动荡,有机构称,世界似乎陷入了一个死亡螺旋。同时,在国内外主流财经媒体中,也充斥着对全球经济悲观的情绪和唱衰中国经济的调调,更有甚者抛出了新一轮金融危机即将来临或已经来临的言论。

全球和中国经济的情况到底如何,对我们有什么启示? 我们通过以下分析表达我们的观点并对2016年全球和中国经济的走势进行研判。

一、 全球经济情况

当前的全球经济情况可以用动荡避险、量化宽松和地缘政治三个关键词来概括。

1.动荡避险

2015年12月美联储加息后,全球市场开始出现动荡。春节期间尤甚,全球风险资产下跌,避险资产上涨。股市、大宗商品、原油等风险资产大跌,黄金、债券等避险资产获追捧,黄金价格创新高,美债收益率创新低,日债收益率首次跌至负值,全球恐慌情绪升温。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2. 量化宽松

欧元区央行将继续以量化宽松来刺激经济,日本也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并进入负利率时代。中国在2015年多次降准降息后,预计还将执行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美联储虽然进入加息周期,但利率较低,且近期美联储主席耶伦对于全球及美国经济的担忧加重,加息可能延迟至2017年。

3. 地缘政治

政治历来与经济不分家,当前国际政治形势错综复杂。大国方面,中美、中日、俄美之间的政治博弈深化,站队明显;中东、朝鲜、基地组织事态不断。未来国际政治格局将继续动荡,大国间的角力将更为激烈。中东、朝鲜、基地组织等也将持续对全球经济预期和实质带来不利影响。

从更广的背景下来看,近期国际市场动荡的根源是全球经济短期前景黯淡、货币宽松效果边际下降、结构性改革缓慢、去杠杆压力增加、资产定价混乱,全球经济呈失去十年的日本化特征比较明显。从长期来看,世界人口红利和追赶红利等渐渐消失,各种增长模式相继发挥到极致(中国把投资增长模式发挥到极致,美欧把货币宽松模式发挥到极致)后不可持续,这导致以美国和中国为主导的全球经济引擎相继熄火。

二、 中国国内经济情况

当前的中国国内经济情况可以用新常态探底、通货紧缩趋势和供给侧改革调结构促转型这三个关键词来概括。

1. 新常态探底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三大特征为:经济增速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第三产业、消费需求逐步成为主体;经济发展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因此,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和引领新常态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

中国经济持续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将逐步探底,呈“L”型走势。这次经济增长速度的换挡,应该从30年左右的视角进行思考,是中国经济发展长期视角下的一次再出发,因此保持平常心客观看待显得非常重要。

  • 从GDP的数据来看,2015年中国各季度的GDP为7%、7%、6.9%和6.8%,呈持续下跌趋势。且从微观高频数据观察到的实际经济速度可能已经在5%-6%左右。未来中国经济增速继续下行是大概率事件,从“十三五”规划建议来看,6.5%为经济增速底线,表明高层已经接受经济下行的事实。
  • 从企业利润来看,2015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比上年下降2.3%,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利润下滑严重,显示资源错配、产能过剩问题相当严重。
  • 从代表经济发展后劲的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看,2015年1-12月同比增长10%,而2014年1-7月数据为17%,2014年1-12月数据为15.7%,显示近一年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每个月都在衰退,投资对经济的拉动正逐步减弱。
  • 从进出口来看,2015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比2014年下降7%。其中,出口下降1.8%;进口下降13.2%。这与2015年两会上设定的2015年全年进出口增长目标在6%左右大相径庭。
  • 从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来看,从2015年8月份开始至今,PMI指数持续在荣枯线下运行,制造业呈持续收缩态势,虽未出现较大的跌幅,但持续的收缩令制造业状况恶化。其次,从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来看,2015年3月份指数开始至今,指数在荣枯线下运行,与官方走势相印证,制造业表现低迷。
  • 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数据来看,2015年12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下降0.6%,同比下降5.9%。PPI连续四年负增长,显示工业领域通缩问题严重。

2.通货紧缩趋势

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来自于通缩趋势的继续恶化。PPI已经连续48个月负增长,且没有看到明显的改善和转正的趋势。同比不断降低的价格趋势,持续加大企业债务压力,进一步恶化产能过剩局面。

走低的物价,使得企业负债的实际利率攀升,投资和消费需求在通缩预期下不断萎缩,企业销售额和现金流萎缩,越来越依赖新的贷款偿付已有债务,在实际投资项目和贷款需求不断萎缩的情况下,企业的债务杠杆率却持续攀升,由此产生的“投机性融资”比例不断增加。

中国企业的债务规模已经占到当年GDP的160%,两倍于美国企业的水平。打破“PPI负增长—实际利率上升—企业实际负债加剧—经济进一步收缩”的恶性循环,是当下中国经济政策的首要任务。

3.供给侧改革调结构促转型 

2015年央行多次降息降准,实施宽松发的货币政策,刺激市场需求,期望以此来拉动经济。但是货币宽松的实际效果越来越差,微观显示需求侧已经到达极限,无法进行有效刺激。因此,供给侧改革调结构促转型拉开序幕。

2015年底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高层首次提出供给侧改革并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2016年结构性改革提出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

三、 我们对2016年全球和中国经济的判断

1. 全球经济:动荡延续,增速放缓,08年金融危机重来可能性不大

我们认为,虽然投资者信心低迷,近期金融市场避险情绪严重、全球经济复苏也缺乏亮点,短期内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恐将延续,从目前市场的综合情况来看,全球经济增速会放缓,但2016年再次爆发类似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 金融市场动荡将延续,但不至于过度恐慌
  • 美国经济增长基础相对稳固
  • 欧元区经济将保持温和增长
  • 日本经济将出现小幅回暖
  • 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压力仍较大

2.中国经济:未来5年GDP增速在6.5%左右,转型阵痛中信心比黄金重要

2016年1月21日的冬季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声称,中国经济将硬着陆,并明确表示自己做空了美股和亚洲货币。新年以来,“中国经济即将崩溃”的唱空言论也不绝于耳。我们认为,中国经济经历转型,虽面临重重困难,但情况远没有投资者说的那么严重。

中国经济状况和2016年走势可以通过以下三个点概括:

  • GDP下行
  • “弹簧理论”
  • 信心比黄金重要

GDP下行,未来1-5年增速在6.5%左右

GDP增速下行由产业结构决定

08年后的四万亿投资刺激计划和后续陆续的宽松货币政策使得各行业产能过剩、杠杆率过高、资源错配情况十分严重,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任务艰巨。原先的依靠投资、出口拉动的旧经济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产业结构调整迫在眉睫。各行业增速普遍衰退的情况下,GDP的高增速难以为继。

人口结构

2010年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绝对数量从2011年开始逐年递减。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中国即将面临老龄化和少子化的问题。

从中国和日本的对比来看,透过日本过去的20年,基本可以预知中国经济未来20年的发展趋势。人口红利的消失将导致经济增速下降。因此中国当前的人口结构已经决定了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速一定是下行的。


 
来源:陆旸、蔡昉,《人口结构变化对潜在增长率的影响: 中国和日本的比较》

“弹簧理论”

从历史的角度看,全球大国的崛起模式有两种:

  • 一种叫创新主导的崛起
  • 一种叫规模主导的崛起

中国是典型的以规模主导崛起的国家,而两种模式崛起的国家之间在遭遇和应对危机时的效率和承受力,在一定程度上市没有可比性的。

中国的经济好比一个“弹簧”:

中国是典型的规模主导的崛起,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将近四十年的时间里,不是表象上的GDP从规模小到规模大的过程,以及老百姓从穷到富的过程,背后其实还伴随着整个社会在承受着“高拉力”的状态。

“弹簧”被逐渐拉开:

  • 产权状态从国有集中到向私人分散;
  • 市场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变;
  • 国家从几乎封闭到逐步开放的过程;

但远远还没有到“被拉直”、收不回来(崩盘)的程度:

过去三十多年来,支持中国发展到今天的上述“高拉力”不逆转,中国的整体经济经济向好发展将会持续。

如果有那么一天:

  • 中国在各领域的创新水平已经和欧美等发达国家差不多了;
  • 中国的人口总量一旦出现萎缩下降了;
  • 我们的市场开放的红利已经释放殆尽了;
  • 我们的所有产权红利都已经落实到位了;
  • 而国家开放已经走到了尽头了的时候;

到这时候,中国经济才真的发生巨大倒退,但是目前还远远没到这个时候。中国经济这根弹簧远远没有达到被拉直的临界点。它一直在被持续拉伸,但会越来越费劲,空间还很大,我们要做的就是花更大的力气和用更好的方法持续将它拉伸。

信心>黄金

温家宝总理曾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信心代表预期,有预期才有未来。

在春节假期后的首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针对近期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说:有事了,咱也不怕事,反而把神经绷得更紧了、注意力更加集中了。这时才能体现我们的韧性。中国经济从来都是在挑战中成长的。每逢困难会更加坚韧,越遇挑战会越战越勇。

我们认为,从政治生态、经济体制、行政体系和政府控制力上看,中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国家,市场化逐步铺开深化的同时,政府的计划和行政控制力依然强大,关键时刻政府的干预依然会对整个经济和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维稳托底一直是政府的底线。2016年,政治上的维稳依然会从实际的就业情况来衡量,而经济上的托底主要体现在对宏观经济运行的控制力上。李克强在新年首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我们有这么高的储蓄率,这么大的回旋空间,一旦经济真的出现滑出合理区间的苗头,该出手时我们会果断出手。

因此,“十三五”期间甚至未来更长时间,中国经济增速在6.5%左右是必然的,也是合理的。2016年,无论是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创新驱动、货币宽松、供给侧改革,还是维稳托底时必要的“重回老路”,中国应对可能爆发的经济危机有足够多的手段,即使外围全球市场出现动荡甚至危机、国内改革短期出现停滞不前,中国依然有足够多的回旋余地和手段将风险降低到最低程度。

英格玛研究发展中心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