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专栏 » 英格玛
隐性成本上升将成为中国制造型企业用工最大难题
2015-07-07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前言:

制造业是中国产业经济的支柱,驱动着过去3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但是中国制造业的主要产能集中在低附加值部分,处于产业经济学中“微笑曲线”(Smiling Curve)的底部区域,只能获得较薄的利润。在“中国制造2025”国家战略的强力推动下,中国制造业正努力从“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智造”。但是,在人口红利消失和互联网使得劳动者信息越来越对称的背景下,制造业用工呈现出了新的特点。在用工成本方面,隐性成本上升将成为中国制造型企业用工的最大难题。

一、制造业用工显性成本持续上升

制造业用工主要以普工为主,其用工显性成本主要由薪资成本、社保成本、培训成本等组成。从目前市场上获得的数据来看,薪资成本、社保成本和培训等成本将会继续上升。制造业用工的显性成本的上升具有其客观性,单个企业只能进行优化但无法阻挡其上升的趋势。

1、薪资成本。截至2015年4月,全国已有11个地区公布了2015年最低工资标准,其中深圳和上海的月最低工资标准突破2000大关,分别为2030和2020元/月,最低工资标准几乎年年调整,过于频繁;而根据国家《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到2015年绝大多数地区最低工资标准达到当地城镇从业人员平均工资的40%以上。因此,受经济发展情况和物价变动等因素的影响,未来各地最低工资标准依然会稳中有升。

2、社保成本。   以上海为例,从1993年至2015年,上海市社保缴费基数上限增长2197%,下限增长1436%,与社平工资增长1431%趋势一致;可见,按照现行政策,只要每年统计口径上的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社会保险缴费基数上调不可避免。

3、培训成本。企业对员工培训的投入在持续增。根据前程无忧《2013-2014企业培训投入与趋势调研报告》显示,企业对员工培训的投入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而人均培训费用的不断增加,并非只由那些对培训投入较高的企业所拉动,而是各类企业的培训投入整体出现了持续增加的情况,各企业间在培训投入方面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 用工隐性成本上升迅猛不容忽视

制造业用工隐性成本的上升主要存在于招聘、培训、裁员、劳动纠纷、生产效率和产品品质、离职率等环节和表现中。这背后主要是由于“刘易斯拐点“到来人口红利消失、互联网的深入发展、90后农民工成为就业主力军等因素交织在一起而共同推动的。

1、“刘易斯拐点“到来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供应减少,招聘隐性成本将上升。刘易斯拐点,即劳动力从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这意味着中国的劳动力将会越来越稀缺。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在供小于求的大背景下,劳动力的招聘成本将随着供求失衡而水涨船高。虽然近期劳动力市场因全球经济普遍低迷而供应略有宽松,但随着经济的回升以及服务业就业容纳力的增强,未来劳动力供应不足将愈演愈烈。

2、互联网爆发式增长,信息越来约对称,员工维权意识将空前加强,推高企业隐性成本。从下表可以看到,近几年的维权和罢工越来越充分的利用互联网媒体进行宣传。

表:2010-2015年部分利用社会媒体进行的罢工

 

公司

时间

地点

参加人数

维权罢工原因

解决方案

罢工过程

本田

2010.5

广东佛山

700

对加薪方案不满

提高员工补贴

微博等社会媒体先于官方媒体发声

比亚迪

2011.11

深圳

100

变相裁员,要求经济补偿

员工完胜:原岗原薪

员工通过QQ群沟通,充分利用社会力量

西铁城

(冠星)

2011.10

深圳

1200

对薪资结构和加薪不满

员工完胜:企业满足员工提的所有条件

全程有两名参与罢工的工人使用微博进行全程实况报道,几乎每5分钟更新一次,其信息被转发近万次

百事可乐

2011.11

重庆、甘肃兰州、福建福州、四川成都、江西南昌

1300

(福州)

百事被收购后的工龄续接

百事被收购成功

百事多家瓶装厂的员工通过QQ群相互沟通信息

一汽通用红塔

2012.5

云南曲靖

3000

高层卖地,影响到工人利益

加薪

百度贴吧热帖、长达十天

雷士照明

2012.7

广东深圳、广东惠州和重庆

/

驱赶当时的第三大股东 — 施耐德电气

原创始人兼董事吴长江返回

内部员工微博全程直播罢工情况

裕元鞋业

2014.4/2015.3

东莞

/

未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和社保

企业同意补缴

周边台资鞋厂受影响也罢工

京东

2014.9

上海

250

仓库从上海搬到江苏,对公司给予的补贴不满

/

微博微信

番禺利得鞋业

2014.12

广州

/

多年欠缴社保和公积金

/

维权组织架构清晰,其中单设5名新媒体宣传员,微信群随时更新

屈臣氏

2015.5

合肥

/

内部管理过于严苛

正在进行中

微博、各网站传播

3、90后农民工成本就业主力军,管理难度加大,管理投入推高隐性成本。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农民工以青壮年为主,即80和90后的一代。90后的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家境相对于其他世代比较优越,没吃过苦,大多都活在自己的思维中,根本就不把工作放在眼里,只注重工作是否好玩、是否轻松,稍不顺心就离职。这些与传统人力资源管理方式和方法水火不容,制造型企业目前用工主要为90后,因此,针对这群人的管理必须与时俱进,变革现有的人力资源管理方式、方法甚至体系,而整个人力资源管理的变革,需要较长时间多方推动共同努力才能达成,由此产生的隐性成本也会非常巨大。

三、用工隐性成本的管控不可忽视

显性成本的上升具有其客观性和普遍性,单个企业只能对其进行优化但无法阻挡其上升的趋势。而在90后作为劳动力主力的当下,如何控制隐性成本的快速上升是企业HR和生产部门需要思考的,也是未来用工成本核算绕不过的话题,因此必须要加以重视,严控隐性成本的上升。

以汽车零部件行业为例,这个行业原有管理的清细化程度已经是比较高的了,在人力成本、原材料成本上升的环境下,他们生产的产品价格却还要下降。基本上已经穷尽了任何可以通过设备、资产的投入来提高生产力的手段。现在,企业开始着重提高人员特别是技术工人的生产效率,通过“精益劳动力管理”来解决这个问题,从原来关注技术手段和硬件设备的转化到关注人,通过提高人的生产效率,有效降低隐性成本,提高交付率。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无论是HR还是生产部门,总是希望企业不再为员工招聘、员工管理而操心,同时希望把工伤、劳动争议、维权罢工等风险降低到最低限度,把主要精力放在战略发展和生产能力的提升上面。从企业使用劳务派遣用工模式多年的实践来看,效果并不如人意,企业虽然仅仅是用工单位,并非用人单位,但仍然需要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此外,从自行雇佣劳动者为主的企业来看,虽然企业能够对员工进行完全的管理和使用,但人力资源部门及生产部门经常因为管理员工数量过多而不堪重负,不利用整个企业内部运营生态的良性互动。

根据各地人力资源行业协会公布的信息来看,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实施以后,企业在用工模式方面普遍做了较大的调整,制造外包(各地叫法不同,或称产线外包、岗位外包、工段外包)因其既能满足弹性招聘要求,同时又有效地转嫁雇佣风险而受到广大制造型企业的认同,使企业在用工方面真正做到了省钱、省心、省力。

四、“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

对制造型企业来说,制造外包和其核心的现场管理的价值主要有实现灵活用工、规避用工风险、降低经营风险、简化流程、提高效率、提升利润、降低成本和专注于核心业务这八个方面;制造外包是一个新的用工模式,它提供的是针对制造型企业的一揽子用工解决方案。制造外包服务商在企业的指令下面,独立地完成所承包工段的制造流程及劳动者招聘、薪酬福利发放与绩效考核、劳动者社保的缴纳、劳动者的培训和发展、劳动者关系的维护以及劳动者激励和职业规划。制造外包服务商通过导入“精益生产管理”以及“精益劳动管理”的理念和方法,实施流程再造,最大限度提升劳动生产率,直接对产品质量和产量负责。而“精益劳动管理”,正是制造外包服务商的核心竞争力。制造外包服务商的精益劳动管理体系将有效地解决隐性成本上升过快给制造型企业带来的成本压力。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