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国际新闻
日本劳动力短缺海外寻工 菲律宾主妇卯足了劲抢
2017-01-09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在一个日本式的公寓里,Maria Del Bago学习着如何鞠躬、清洁榻榻米地席、学习高科技厕所的使用说明。但她不在东京,而是在距东京3000公里之遥的马尼拉。

37岁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生Bago之前曾经为一个阿拉伯家庭担当家庭主妇,她是Pasona Group Inc.公司选出的26名有经验的清洁工之一,他们将在菲律宾首都接受超过400小时的语言和技能训练。她们将于春天开始在日本工作。

“我想我是一个学习比较快的人”,Bago说,“我也相信我接受的培训会让我更好地适应并避免文化冲突”。该项目属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海外寻找劳动力、弥补老龄化造成劳动力短缺计划的一部分。但是日本作为一个单一同族社会,大多数日本人反对大量的外国人涌入,因而政府和公司决定采用一个严格的录取程序。

向前走

“它是不足够的”,Morgan Stanley MUFG Securities Co Ltd.首席经济学家Robert Feldman对家庭主妇政策评论道,“但是,他们在做的是一种进步。考虑到劳动市场中其它部分在发生什么,它至少是向前的一步”。

海外清洁工的录用 -- 先到神奈川和大阪然后到东京 -- 意在使家务管理服务能够为中产阶级家庭经济上负担得起,并让更多日本女性加入工作。日本目前的6500万劳动力到2060年时恐将损失40%, 因此日本迫切需要更多女性加入劳动大军,帮助扭转这样的趋势。

之前曾担任经济部长,目前任职于特别经济区政府专家组以及Pasona公司主席的Heizo Takenaka认为家庭主妇项目是日本首个引入劳动力、让经济重回正轨的认真尝试。虽然移民反对者害怕犯罪率的上升,但他援引新加坡作为例子 -- 一个外国人众多但治安良好的国家。

“这不会急剧地改变事情”,Takenaka评价家庭主妇项目说,“这是一个非常日本式的做事的方式。我们不会像香港一样让他们大量涌入”。

需要谦卑

在特别经济区新设立的护照类别下,清洁工必须是由代理公司雇佣的全日制劳动者,而不是独立的个人,且薪酬必须与日本同行水准一样。清洁工不与家庭同住,他们得有自己的住宿。他们也必须能有基本的日语能力。

“态度与技能一样重要”,就职于Magsaysay Center for Hospitality and Culinary Arts的菲律宾培训员Contessa Tadena说。该公司的姊妹公司Magsaysay Global Services Inc.负责派遣女仆。“我教给我的学生诚实、尊重、礼貌的价值。除了努力工作外,你必须完全和善”。

安倍晋三在2014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提出了采用国外清洁工及养老院护工的概念。但是由于受雇者需要经过如此多的考验,直到三年后首批数十名工人才能到达日本,尽管对于人数并不存在限制。

延期,法规

延迟的原因部分是因为2014年是日本的大选年。日本内阁官房长官Yoshihide Suga本周四说,“我们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因此之前花了一些时间在协调工作上。不管如何,它终于将于下月启动。建立一个可被广泛应用的系统是我们的责任”。

日本家务管理公司Bears KK创立者Yuki Takahashi则表示,过度监管可能会抑制这个项目。该公司也准备从菲律宾雇佣员工。“如果监管法规不放松,这对相关公司来说将是一个亏损的冒险”,Takahashi说,“日本家庭主妇不需要经过筛选考核,如果有人资质不错我们会雇佣并培训他们。我们为什么不能与外国员工做一样的事?”

虽然女仆在如新加坡和香港这样的亚洲城市很普遍,但在日本,外包家务大体是富人的选择,这是很多日本女性在生子之后必须放弃职业的原因。虽然自安倍晋三2012年当政以来妇女的劳动参与率已从48%上升到50%, 但其中很多人担任的是报酬微薄的兼职工作。Pasona公司将两个小时的清洁服务定价为5000日元(合43美元),使得他们的服务可以为很多双重收入的家庭担负得起。

仆工短缺

日本公民目前不允许雇用国外女仆。只有一小部分“技能高度熟练”的在日本生活工作的外国人可以将国外的家庭主妇带入日本,在去年6月有约1000名这样的国内工人住在日本。相比较而言,香港则有30万这样的工人,而香港的总人口仅为东京的一半。

虽然从2008年到2015年日本的国外工人数量已翻番至90.8万,但很多人受雇于制造业,他们与当地社会接触并不多。日本2015年的净移民在10万人左右,为十四年来新高。

复杂的法规还可能阻碍有关带入国外养老护工的新尝试。日本卫生部预计到2025年时将有37.7万员工短缺,这促使日本政府对一项饱受争议的外国人训练项目进行扩张。批评者称该项目的条件等同于强迫劳动。

负责监视国外员工使用的东京Eisei医院顾问Miyoko Miyazawa认为日本没有其它选择,只能使用培训系统去接收更多国外护工。“劳动力短缺真的在变得严重”,她说,“一些机构甚至由于员工不足而无法开业”。

她的成功事例中包括31岁的护士John Denmark Pineda, 他2009年从菲律宾马尼拉来到日本,目前是该医院一名受欢迎的员工,能够用英语和日语与老年病人聊天。

严格的监管导致只有约2600名来自东南亚的护士和护理工在日本工作。Pineda目前已娶了一名日本妻子,目前正决心通过日本出了名难的护士资格考试,他表示移民工人应被允许扮演更大的角色。

“听起来可能有点自卖自夸,但我们外国人是非常热情且努力工作的”,他说,“如果更多人能来,我认为他们应该被接受”。

来源:中金网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