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劳动力管理 » 劳动力研究院观点
多方解读长假与劳动力管理呼唤“弹性休假”
2014-01-10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随着中国农历新年越来越近,没被列入2014年法定节假日的除夕逐渐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除夕不放假,意味着从2007年开始实行的除夕放假安排,在2014年宣告结束,除夕再度成为工作日。加上除夕夜高速路通行费照收,这引发了很多行业的工作者的集体吐槽。

回顾过去六年,除夕一直作为法定节假日。而今年的这一变动,势必引起很多行业的内部人员调动。但有劳动力管理专家认为,2014年的法定节假日安排,从劳动力管理的角度上来讲,没法衡量利弊,甚至对于员工自身来说,这也许并非是坏事。

除夕不放假企业实施隐形福利的好机会

此前,在网络关于“除夕该不该放假”的调查中,高达98%的参与者不满意除夕不再是法定节假日,而支持者仅为2%。然而从企业管理的角度上看,尤其是作为服务行业的餐饮业,情况较为特殊。

新辣道餐饮集团高级顾问兼集团副总裁袁萍表示,餐饮业是直接面对顾客的行业,理论上是全年无休的。无论是正常的双休日,还是法定假日,都需要有员工 在岗。基于服务行业的这种“全年型”工作性质,员工们对于假期调休状况给以充分理解。管理人员自身会根据岗位需求进行调休,也会提前预估假日期间需要的一 线岗位、工作人数等,进行科学排班,灵活安排一线员工的休假;而对于那些无法调休的一线员工,企业会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支付加班工资。

针对今年除夕不放假这个例外,袁萍认为,除夕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企业完全可以将除夕当作福利,给员工多放一天假。事实上,假期前后,员工的工作热 情和工作效率低下,企业会考虑提前放假,让员工能够好好休养。前几年,国家把除夕调进来,变成春节3天法定假期,但是今年除夕不放假,春节法定假期依然还 是3天,假日总量没有变。而很多企业出于中国民俗考虑,除夕当天干脆就不安排工作,这是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安排。某种程度上,员工多了一天假期,这种隐形 的福利也有利于员工工作心理和工作状态的调整。

虽然如此,除夕这天的假期归根结底是从企业借来的,换句话说,员工的休假成本由企业来承担,而有多少企业愿意承担这部分额外的成本,我们不得而知。 基于现实状况,员工的带薪休假制度不可或缺。袁萍认为,员工的休假制度不能单靠企业力量,而是要个人、企业、制度多方共同推进。企业固然能够灵活安排放 假,但也不能排除特殊行业的调休要求,如服务业、零售业等。

在袁萍看来,从人力资源角度上讲,所谓长假在劳动法上有规定,就是带薪年假。年假的定义其实是鼓励员工能够利用假期好好休息,遇到像今年除夕这样的 情况,如果企业“不解风情”,不肯放假,员工还有机会根据自己的带薪年假权利,与企业单位协调好工作安排后,灵活处理自己的休假需求。

资源优化配置合理化休假自主权

2014年的放假安排,除了除夕不再是法定假期之外,我国法定假期的总量仍然维持在11天,从2007年延续至今没有变化。同国外的法定假期相比,我国的法定假期并不算少。但据知名人力资源公司调研结果显示,从全球横向比较来看,我国的职工带薪年休假的时间排在倒数几位。

Kronos中国劳动力研究院院长、Kronos大中华区总经理缪青坦言,在多数国家,带薪休假能够与法定节假日形成互补。俄罗斯有12天法定节假 日,但是却有大约40天的带薪年假;法国有10天法定节假日,但也有25天左右的带薪休假。中国人勤劳而假期少,少的不是法定假期,而是少在带薪休假上。

带薪休假在实际操作中难以全面落实,加上国家每年法定假期的人为调整,给有跨区域业务的企业带来很多不便。缪青介绍,作为典型的跨区域性外资企业, 遵循法定假期的休假方式与Kronos分布在韩国、日本、香港等地的客户休假时间不一致,这就对安排员工的工作时间和满足客户的需求提出极大的挑战。但是 员工如果有自主的带薪休假权,那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工作安排随时进行调休。实际上,带薪休假的落实可以更好地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对个人、企业、客户和社会都 是有益的,可以说是多方共赢。

当然,在现行的社会经济环境下,带薪休假制度的制定和实施任重道远。缪青也提到,一直以来,中国的带薪休假没有形成惯例,我们现阶段的经济发展还没 成熟到让带薪休假成为普通共识。带薪休假由经济发展阶段决定,一般来说,劳动效率比较高,劳动力短缺的国家,带薪休假很容易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共识。劳动 力短缺,意味着劳动力被尊重程度较高,个体工作存在不可替代性。所以诸如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等一些客观条件,某种程度上也制约着带薪休假的推行与实施。

但正如国家强制推行义务教育一样,不能因为经济发展阶段的问题,就让一种良性的休假制度止步不前。一种新制度的施行,需要的不仅是经济发展的进步, 社会思维的转变,更重要的是要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缪青建言,带薪休假在目前环境下,需要法律上再进一步引导,并且国家要强制落实。

削峰平谷缓压“休假银行”或可行

落实带薪休假,无疑会给员工们带来很大的休假自主权。另一面,于企业一方而言,尤其是对于那些离不开人力的制造业、服务业和物流业,带薪休假与法定节假日互补结合,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平衡企业的劳动力资源配置。

北大纵横合伙人朱宁认为,企业经营,本身有自己的业务波峰波谷的规律,这种波峰波谷的变化,给企业经营带来了不少挑战,尤其体现在人力资源的配置上。而国家规定的法定假期,使得这种波峰波谷的变动加大、加剧,企业在应对时反而成本更高。

一个显著的例子,在2013年双十一网络购物热潮中,不少实体中小商家干脆关门歇业,因为电商渠道分流顾客和实体店租金推高了店铺的经营成本;而大商家也只是利用这个机会赚个吆喝,利润却未必得以体现。在企业用工领域,这样的状况同样存在。

然而,对于某些行业,比如宾馆、餐饮、娱乐业,法定假日期间客流量则是难得的火爆。但是瞬间需求高涨,一些企业却因为劳动力供给不足而无法转换为营业额,这也成为不少企业的心头痛。

所以为了避免企业经营上波峰波谷的情况出现,朱宁提议,中国企业在管理员工休假时,应该更加增加弹性,以此削峰平谷。比如医院,在法定节假日值班的 医生,可以按照1比2,或者1比3的模式换回相应的休假天数,而不是强制给与三倍工资等。朱宁进一步说明,这种做法,可以叫做“休假银行”,员工通过在特 定时间的工作/加班,换取平时更多的休假天数。

朱宁认为,休假微观上是缺勤,本质上则是对员工生产力的一种修补。在中国,制造业、服务业都需要进一步精细化管理,才能去除冗余的工作环节,提升劳 动力效率。而这也正为相关劳动力管理工具提供了可发挥的空间。劳动力管理软件可以提醒HR和部门主管,对符合条件的员工,结合工作产量和进度,给出何时休 假的合理化建议。

如果能把带薪休假落到实处,人们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法定假期的依赖,企业经营上人为的波峰波谷的情况也会相对得到缓解,不同行业的工作者也能够按照本单位的安排灵活休假,自然实现错峰休假,员工的高质量假期和企业的高效生产经营也自然可以兼得。

新辣道餐饮集团高级顾问兼集团副总裁袁萍、Kronos大中华区总经理缪青、北大纵横合伙人朱宁均系Kronos中国劳动力研究院委员会成员。缪青为Kronos中国劳动力研究院院长。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