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专栏 » 朱宁
纠结的半熟人社会
2012-12-20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最近听电台新闻,有一个玩“猜猜我是谁”的骗子居然冒充某记者的熟人来电话诈骗,不料被记者全程录音,还在电台上播放,一时间这个自称“小张”的骗子成了大家茶水间的谈资。好笑之余,我做了个百人样本调查,发现曾经遭遇冒充熟人电话诈骗的居然超过50%。这个比例让我意识到,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走入了一个介于熟人社会和陌生人社会之间的半熟人社会。

“半熟人社会”,顾名思义,互相认识,但是真要是问起来彼此了解多少,却是一问三不知——不知过去(读书学历),不知现在(家庭婚姻),不知未来(思想价值观)。现实生活中,大家数数收到的名片就明白了。“名片、名片,明着在骗!”,这句玩笑话就是对半熟人社会的快速写照。

悄然而至的“半熟人社会”改变了所有人,要了解和适应它,就得先要琢磨在它左右侧的“熟人社会”和“陌生人社会”。

前两年逃离北上广的年轻人,最近纷纷又“逃回北上广”,他们可能对“熟人社会”有着最真切的解读:回到家乡,发现(大体上)无论做什么都要有熟人,都要凭关系——不管是血缘、婚姻带来的亲戚关系,还是同村、老乡带来的地缘关系,亦或是同学、老师带来的师缘关系。在这些不大的城市,借助六度空间理论,你可以几乎找到城市中的所有人。这时候,有熟人就几乎意味着一切。

为什么有熟人几乎意味着一切?这里有一个被忽略的关键点:熟人社会在博弈论中的特殊意义。在博弈关系中,熟人社会被解读为一种存在大量多次博弈的社会结构。

举例来说,如果某人和你做一笔生意,且此生此世和你有且只有这一笔交易,这就是一次性博弈。在这种情况下,他很有可能做个手脚,卷一笔钱财就跑路,反正也没有下一次,而且你的维权成本远高于他的违约成本;而如果这个人是要与你持续不断地做生意,那么他的最优选择就是每次都善待你,因为如果他侥幸骗了你,那么下回你一定会找他算账。

有了博弈的概念,再来理解小城市的熟人社会就容易多了。在小城市里,人员流动不多,绝大多数人都一辈子生活在某个地域,从上一篇讲述的周哈里窗来分析,人与人之间有不小的公共区,容易信任;从博弈关系来看,长期生活在同一个地域,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就是典型的多次博弈,这种博弈互动累积下来的彼此依赖与制约保证了人们“不敢作恶”。

 “陌生人社会”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象。

对于一个刚刚来到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他所面临的就是一个典型的陌生人社会:警察、邻居、医生、办理暂住证的公职人员......这些人的举手投足就决定了他的生活,不,是生存!而他自己却无能为力。

怎么办?

上海滩早期的马永贞就是遭遇了这样的陌生人社会,他选择用拳头打出了自己的帝国,告诉我们陌生人社会遵循的法则就是:丛林法则。

时过境迁,如今打拼在大城市的年轻人,如果还想用丛林法则取胜,这个成功概率可以小到忽略不计,那么现在的陌生人社会又遵循怎样的规则呢?

法制,还有法治!

大城市当然欢迎年轻人来,从人口经济学来讲,大城市居民的抚养比高(一个劳动力抚养没有劳动力的老人/孩童的比例),唯有来闯荡的年轻人才能帮助这个城市增添活力。可是大城市人口膨胀和流动,已经失去了建立熟人社会的基础,而丛林法则又是执政者所不愿意见到的,这时候,要想保护这股活力就需要用到法制与法治。

法制,用明确的法规来约束/规范每个人的行为,并标明违规的惨痛代价。

这主要打击那些想借机一次性博弈而行欺诈牟利的坏蛋,因为这个到处是陌生人的城市,一次性博弈远远高于多次博弈,坏蛋都是聪明人,也想借机牟利。如果没有法制,仅仅凭借年轻人自己维权,要么成本太高,最终年轻人都离开大城市;要么用拳头说话,这个社会很快就会蔓延“丛林法则”的暴戾气息。

法治,是用明确无误的法制执行来保护陌生人社会中各方利益,让大家不惮于上当受骗而更多地尝试一次性博弈,毕竟,多次博弈也是从一次性博弈开始的。更进一步说,开放和多样性正是大城市的魅力,这些都离不开尝试全新的事物,都是从一次性博弈开始。

熟人社会靠多次博弈确保彼此的利益不受侵害,陌生人社会靠法制与法治保障每个人,那么夹杂在中间的半熟人社会呢?

我们已经离不开和陌生人打交道,这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生活的快节奏与流动,让我们也很难投入大量精力与他人建立持久稳定的熟人关系。

我们失去了多重博弈的制约,又面对法制与法治的不完善,这样的半熟人社会,就像传说中人类试验的半兽人,让我们感到恐惧和纠结。

最后,用一个真实故事来收尾。

某家冲刺美国上市中国太阳能企业,在招募具有美国注册会计师资格(AICPA)的财务经理时,从猎头公司为数不多的推荐中选择了司徒,尽管高层看到其之前频繁跳槽的履历时,意识到他可能并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但为了能够快速上市,仍然决定雇佣他。唯一的面试就是CEO、副总裁和司徒在办公室聊了并不太长的时间,问了几个常规问题,就决定让他加入赛维。

入职时间不久,司徒因为待遇问题连续8天未到公司上班,公司依据规定向其发出了解聘书。

然后发生的事情,完全改变了这家公司的命运。

司徒把一封检举信寄到了美国证监会、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的邮箱里。在信里,他指责已经上市的公司虚报库存,且原料质量差、退货率高,并提供了一次高管电话会议的录音。不难想象,这样的“火爆”内容很容易引起舆论的关切以及对中国市场知之甚少的海外投资者的恐慌。受此消息影响,公司股价迅速跌至目前的40美元左右,跌幅将近50%,市值一下子缩水200多亿元人民币,而且从此再也没有爬到过原来的股价……

半熟人,害死人!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