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专栏 » 中智外企服务
新法如利剑,哪类劳务派遣机构最受伤
2008-04-28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春节过后,随着外来务工人员进城人数的增加,劳务派遣市场也一片繁荣。但是与往年不同的是,《劳动合同法》在年初就已经开始实施。为了理顺劳务派遣市场混乱的局面,让这个行业多一些自律,新法就如同一把利剑,诸多新规定直指劳务派遣。

  在新法约束下的劳务派遣行业,哪类劳务派遣机构最受伤?据了解,劳务派遣行业存在着劳务转派遣、再派遣特别是劳务派遣公司之间的转派遣、再派遣现象。派遣公司、劳动者、用人单位之间原本简单的劳动关系被人为地复杂化,常常形成三方、四方甚至“多角”的复杂关系。去年上海法制晚报就曾报道,司机顾师傅出差猝死之后却索赔无门。在这一案例中与顾师傅发生实质性劳务关系的单位多达三家:乐帮多元机关事业单位后勤服务社(简称乐帮服务社)、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和美孚公司。可是事发之后,三位东家都不愿承担责任,互相推诿。

  劳务转派遣、再派遣违背了新法立法本意。诸多专家曾纷纷撰文声讨,其中易才集团人力资源研究中心主任翟继满对此做出了深刻的分析,并反复强调了这种行为的违法性。《劳动合同法》意在保障广大劳动者合法权益,而行业中,仍然有这些不良的企业打着“人才联盟”、“外包联盟”的旗号,变一个戏法使用转派遣、再派遣。

  回顾顾师傅事件,在劳务转派遣、再派遣现象中,顾师傅只是众多不幸中的一例。顾师傅的不幸不仅是劳务派遣公司之间的转派遣、再派遣现象,更是跨地区转派遣、再派遣的典型。外来务工人员由于原籍和工作地点不同,最有可能成为跨地区转派遣、再派遣。据有关部门调查,在跨地区人才派遣通过合作联盟形式的派遣业务中,有90%左右的派遣机构之间存在着转派遣、再派遣现象。许多小中介、小机构因为经受不住成本控制与利益的驱使的诱惑,并受到自身实力的限制,一旦涉及到跨地区的劳务派遣,往往都会选择层层代理或转包方式。“人才联盟”、“外包联盟”只是一些用以掩饰跨地区转派遣、再派遣比较动听的词汇,暗地里行的仍是行业的“潜规则”。

  劳务派遣机构标榜着,地区之间的强者联盟,同时使得劳动者多出一个甚至更多的债务人,以新法中“连带责任”的规定作为借口,鼓吹这样的做法更能够巩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可是顾师傅的遭遇给这样的谎言沉重的一击。所谓的跨地区联盟复杂了劳动关系,如此这般无良的劳务派遣机构在意外情况突发之时,就能找到逃避责任的空间和更多借口来推诿。跨地区劳务转派遣、再派遣隐藏在“人才联盟”、“外包联盟”背后。复杂化的劳动关系,扩大之将可能影响整个社会的劳动关系的稳定,这与国家提倡的和谐社会的构建存在着大不韪,也不符合当前国家法律对劳务派遣行业进行严格规制的大趋势。更实际的说,一旦纠纷出现,伤害的必将是弱势的劳动者,乃至用工企业,而《劳动合同法》说了声“不”。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