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专栏 » Adecco
中国经济环境:无与伦比之处与软肋
2008-01-25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基于中国在当今世界媒体报道中几乎是无处不在这一事实,我们不用对中国做过多的介绍。我们了解到的关于当今中国的事物几乎都是无与伦比的。在所有提及中国的句子里,似乎无法使用诸如“小”或者“有限”等词汇。毋庸置疑的是,在自工业革命以来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和平时期经济和社会变革过程中,中国将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正在将自己的工业革命和后工业革命压缩到几十年的时间当中,而这个过程在英国持续了200多年,在美国持续了一个世纪。

外国观察家对中国的经济增长持有的是一种由(不断转化着的)着迷、敬畏和忧虑构成的复杂心态。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增长率近10%,而2007年增长率更是达到近12%。当然,中国不是唯一一个创造了天方夜谭般经济奇迹的国家。迪拜正在以每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1% 的速度朝着于2015年将其经济在现有基础上增长两倍的目标前进着3。中国也不是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度中唯一的一个巨人。印度的经济增长速度也很快,特别是印度的IT产业和其他服务型工业发展迅猛。但是迪拜的规模仍旧很小,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基数明显高于印度,并且增长速度每年高于印度1到6个百分点4。到2020年,中国将超过日本并占到世界经济产出的1/10,这是中国在2005年所占比例的两倍,而印度届时占世界经济产出的比例仅为3%5。

数千家规模迥异的跨国公司在中国运作,其中包括美国《财富》杂志评选出的500强企业中约95%的企业(欧洲公司、日本公司及韩国公司比例与之类似)6。总数超过1亿的劳动者工作在中国的工厂中。其中毗邻香港的珠江三角洲一带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制造业中心。仅此地区就有1800万劳动者就业于制造业。而整个美国制造业就业者的总人数才达1400万7。随着迅速增长的就业及从商机遇,在2015年,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将会增长到现有水平的三倍以上,而达到2亿人的惊人规模。这将随着购买力的迅速增长创造出一个巨大的国内消费市场8。不令人感到惊奇的是,中国预计将于2025年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市场。

中国惊人的崛起不仅仅体现在宏观经济发展方面,还体现在其他多个方面。中国的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持续以令人惊诧的速度高速发展,兴建了新的道路、机场、欧式高速铁路和极为现代化的港口设施。上海5年内已经增添了5条新的地铁线路, 北京奥运会基础设施建设也即将提前完工9。在2009年,规模之大超出人想象能力的三峡大坝也将投入使用。轻轻接通电闸,中国的总供电量就增加了10%。到2010年,中国化工市场占世界化工市场的比例将达12%,这是中国在1997年所占比例的两倍10。上海和香港证券交易所年股票交易总额现已达到1.5 万亿美金,这是东京证交所交易额的1/4,但持迅速增长势头11。

实际上,目前世界上最大的2000家上市企业中已经有90家总部设于中国大陆或香港,而总部设于英国的有130家,设于法国的66家,设于德国的57家,设于瑞士的36家,设于日本的有291家,总部设于美国的有659家。中国拥有的全球性大集团的总数已经达到欧盟5大经济体总和或者日本的1/3,是美国的1/7。我们都深刻地感到了中国参与世界经济的发展方向和增长速度。在全球百强企业中,中国已经占据了五个席位(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银行)12。

中国同时还通过文化、提供国际援助、投资和政治影响等手段成为在亚洲、非洲及世界其他地区迅速崛起的“软力量”13 。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均将跻身于在二战后世界最大的完全由国家资助的大型盛事的行列。中国目前拥有高达1.4万亿美金的外汇储备,外汇储备还在以每年几千亿美金的速度增长。因此,中国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来举办这些盛会。

与此同时,中国巨额的“主权财富基金”(国有投资机构)已经引起了欧洲及北美国家的忧虑。如果允许的话,中国投资公司 简直可以收购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际化企业。为了将富余的外汇储备用于投资,并获取比购买美国国债更高的回报率,中国也真能去这么做。德国目前正在考虑以美国为参照制定新的法律法规,对来自国外的直接投资进行审批14。

况且随着逐步融入全球经济,适用于中国的“最佳策略”将日益成为适用于全球的最佳策略。中国开发的产品也会成为全球性的产品。中国的竞争力与日俱增,在中国运行的公司所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包括成本管理、企业运营及科技等方面的压力)。在中国这个世界上竞争最为残酷的市场学会如何参与竞争,将使得各企业在世界其他市场上变得更具攻击性。也就是说,世界各国的公司只有在中国进行运作,才能学会在世界其他市场上必要的生存技能15。

另外,可能让外界观察家略有不解的是,当今中国以出口为主的企业主要为小型企业。他们的规模远远小于其韩国或者日本的竞争对手,但往往也比韩日竞争对手更为灵活。“很多人认为,中国依赖的是廉价,而实际上是速度”,这是对中国厂商对客户需求做出反应速度的客观描述。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很多从中国出口产品的外国企业选择主要从当地下属合作企业进行采购,而不与成本低的中国制造商进行竞争16。为了提高在中国的销售额,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公司必须和这些分散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上的本地公司展开直接和更为广泛的竞争。

绝大多数分析家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至改变上述趋势的可能性很小。即使中国经济增长迅速放缓,而降到“区区”5% 至6%,这也是绝大多数工业大国经济增长速度的2到3倍,可能会是日本的4倍。只有影响极为深远的重大情况才会导致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减缓,例如全球贸易突发性停滞、爆炸性货币升值(最低幅度为50% 到100%,就算美元对人民币贬值45%,美国相对中国仍有双边贸易逆差17 )或者中国丰富的低技能劳动力资源告罄。上述情形在未来2至5年内出现的机率微乎其微。况且,中国经济出现衰退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同时,持发达经济体失去竞争力和生活水平回落观点的人越来越多。例如在美国,拥有学士及学士以上学位的就业者去除通货膨胀后的实际收入与2000年水平基本持平(尽管情况仍比那些没有学位的就业者要好)。然而,自2000年以来,在25至29岁年龄段中拥有此等学历就业者的比例在持续下降。当代美国年轻人的受教育程度和薪金水平可能均不及其父辈18。实际上,美国就业者平均工资水平在2007年的下降趋势之前已经从2000年至2005年持续下降。这是美国就业者自1945年以来首次遭受持续性收入降低,他们同时还背负着更为沉重的医疗费用负担,退休金福利也遭到削减19。欧洲和日本在很多方面也有着同样的趋势。
也许并不令人惊讶的是,于2007年7月对2000名美国经理人进行的调查表明,他们唯一最大的恐惧就是 —中国20。与此类过于脱离现实的观点相比,我们力图对中国经济环境及经济发展轨迹持一种更为客观而精准的观点,并不遗余力地去实现本白皮书的根本目标,即促进关于中国劳动力市场改革对未来劳动力整体及外国与中国经济的影响这一课题的国际交流。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