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国内新闻
分享通信资金链断裂:欠仨月工资 董事长还不起信用卡
2017-04-10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毗邻颐和园的北坞创新园里,绽放的玉兰和桃花疏疏朗朗,点缀着灰色砖墙的办公楼,一切井然有序。

但分享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分享通信)办公楼里的气氛,却与窗外的春意迥然。

这家第一批拿到移动转售试点牌照的虚拟运营商,一度快速发展,风头颇劲。但如今办公楼一层和三层80%的工位都人去桌空,三层会议室里原本有着美好寓意的富贵竹,叶子也黄枯了一半。

分享通信,的确资金链断裂了。

董事长已还不起信用卡

此前分享通信因大股东与二股东矛盾引发了1.64亿元大额欠款、员工工资停发、用户利益受损等一系列连锁反应,二股东拒不现身,公司面临倒闭危机。

2017年3月7日,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在记者见面会上承认,拖欠了员工3个月的工资,因为二股东不同意,导致外部资金进不来,还不上欠款,并表示人事部在积极联络员工,希望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来破局。

但截至目前,分享通信内部债转股并未成功,大量员工选择离职。

据接待《证券日报》记者的分享通信品牌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从将近1000人缩减到现在200多人,以他所在的品牌部为例,由原来的10个人减到现在的3个人。而由于之前欠费造成的停机等事件,公司用户数也从将近1000万人缩减到700万人-800万人。

该负责人表示,之前因为没有正常续费,运营商关掉了端口,导致用户欠费停机后再续费也开不了机。“运营商没通知我们,也没通知用户,我们在发现这个事情后也给用户群发过短信,让他们尽量保持不要停机,但这个事情也没法控制。造成的影响和损失已经追不回来了。”

但他认为,这件事也有好处,“就是实名制会落实得更好,这些用户如果再复机的话,肯定要过实名制的流程,之前有好些没经过实名制的用户通过这次事件就筛掉了。”

此外,有媒体报道称分享通信客服电话打不通,负责客服电话接打的第三方运营已撤出。对此,该负责人向记者解释称,其实一直保有客服电话,只不过从过去五六条线减少到现在两三条线,而之前因为开不了机问题导致打客服电话的用户特别多,线路就会比较拥挤。“第三方运营还在,因为线路的减少,他们运营的人也减少了。现在我们管理层的负责人都下到一线去接打电话了,没办法。”

据该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情况是,欠三大运营商的钱已经协商解决,第一笔和第二笔款项都已经到账,现在三大运营商的业务基本上都重新开通了。“虽然因为三大运营商还有一些顾忌的问题,权限没有全部打开,但业务正常进行已经没有问题了。”

对于欠薪问题,该负责人表示,欠薪逐步在解决,通过延迟发、推后几个月发来逐步解决。对于这个方案,员工不接受也没办法,因为公司确实遇到问题了。该负责人表示,他本人也已经5个月没拿到工资了。

“我们董事长自己信用卡都还不起了,现在我们几个坐下来玩剪子包袱锤,谁输了谁请客。除了勒紧裤腰带,没有别的办法。但在职人员的税和保险都没有断,对离职员工只能先保障孕妇、受伤住院这些特殊情况的。”该负责人表示。

股东矛盾致资金链断裂

在他看来,目前分享通信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二股东不签字,一些大的款项进不来。在分享通信的股权中,董事长蒋志祥占股51%,天润伟业占股49%,其法定代表人是贾树森,“贾树森不签字同意增资方案,也不同意撤出方案”。

该负责人表示,以他所了解的信息,他认为是两大股东在行政权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之前都是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的,自从工信部正式牌照有一些消息之后,两人可能因为利益分歧产生了矛盾。这时候又恰好出现了对运营商的欠款问题,二股东不签字,好多外面公司的钱进不来,导致资金链断了。”

“刚开始二股东想撤资,但可能对大股东给出的价格不太满意,双方又协商了一个更高的价格,大股东表示从外部引入投资者来筹钱,但这时候二股东好像又不太想要钱了,似乎又想寻求公司的控制权,但又没有进一步的表态,现在就是一个不闻不问的状态,可能双方还没找到能谈通的那个点。”

公司一直由大股东运营,事件发生以来,贾树森一直拒绝接受媒体采访。

上述负责人认为,如果公司真的被拖垮了,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这上千万的用户如何分流,三大运营商能否应对。并且,如果公司真的倒了,整个虚商行业都会动荡,很多之前所做的工作可能都会归零,甚至可能变成负数。“不仅是行业的问题,还会上升到金融市场,这40多家虚商背后都有很大资金在支持。实际上虚商已经赔了很多年了,都是这些资金在填坑,包括三大运营商他们也在虚商市场花了很多资源。如果这些资金撤出,是个极大的问题。”

友商愿接盘

对于困境中的分享通信,蜗牛移动相关负责人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表达了接盘的意愿。“本来这是其它企业自身的问题,与蜗牛无关。但个别虚商的倒闭对虚商行业会带来负面影响,因此我们可以和困难企业进行资产重组或并购。我们相信我们可以对用户接盘,对用户不会产生任何影响,我们相信我们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如果企业真的过不了难关,政府也可以出面协调。毕竟通信是涉及民生的服务。蜗牛移动愿意积极配合政府对困难企业进行善后处理。”

阿里通信总经理余鹏武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很多虚商目前尚未建立起一套健康、低成本的运营体系,这是目前很多虚商亏损或处境艰难的主要原因。阿里通信也正是依托强大的线上渠道和实名认证,建立起了一套低成本的运营与服务体系,因此实现了虚商业务的盈利和良性运转。“虚商不能在业务本身不健康的情况下,试图通过其它方式获得补偿。不要玩噱头,博眼球,还是要回归到业务本身,多利用自身的渠道优势,触达和服务用户,实现业务的正向运转。”

而对于分享通信目前窘境所折射的行业问题,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表示,“目前整个行业发展还是健康,有的虚商可能此前走得太激进,而虚商正式牌照的发放一拖再拖,工信部也是有顾虑,说实话,整个行业并不是很成熟,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但他仍坚定看好虚商行业。邹学勇指出,虚商需要有3年-5年的投入期,才能实现盈利。

而除了巨大的前期建设投入,业内皆知的“批零倒挂”问题才是虚商能否最终盈利的根本问题。

虚商本质上都是由三大运营商提供基础服务。所以,虚商在盈利上要严重受制于运营商所给予的折扣率,用户越少就越没有价格优势。虽然运营商已经对虚商下调了批发价,但没有建立起长效的价格机制,虚商仍然非常被动,出现批发价和零售价颠倒过来,甚至批发价比零售价还要高。

余鹏武认为,三大运营商应该加强对虚商的支持力度,早日解决长期制约虚商生存与发展的“批零倒挂”问题,这是一个非常核心和关键的因素。如果解决不了的话,虚商将始终徘徊在生死边缘。

余鹏武指出,目前运营商的业务资费体系非常市场化,很灵活,价格经常变动,但是对虚商的批发价格是固定的,始终没有任何变化。“我认为,虚商的批发价格也应该随着市场价格水平进行动态调整,这可能需要监管部门考虑去建立一套市场化、动态调节的供求机制。”

差异化经营才是生存之道

而在运营商一进步的提速降费趋势下,取消长途、漫游费让虚商手机卡在这方面原本存在的优势可能会被削弱。

看空者认为,三大运营商在服务能力上已经可以用“精耕自作”来形容,市场不需要虚商。通信观察家项立刚(微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虚商在大的发展格局上没有发展的可能,但在某些行业应用上有生存发展机会。他举例说:“比如阿里通信和滴滴结合做的行业应用,司机给乘客回拨的电话就是虚商的号段,这就是一个行业应用,但只能作为补充,没有大的发展机会,可以在某些小的领域做出尝试。”

事实上,据《证券日报》记者观察,目前发展还不错的虚商大多都是将通信和自身优势产业相结合,而单纯做移动转售业务,大多状况不妙。

邹学勇对这一观点表示赞同。他在与《证券日报》记者的交流中多次强调,不要用放号的多少来衡量发展,不追求规模,而是要追求差异化经营。“像阿里通信结合电商做流量经营,北纬通信甚至只做WLAN,还有的虚商是与游戏相结合,这些都做得不错。”

蜗牛移动相关负责人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虚商原本的经营方向就应该是走产业融合的差异化道路。“随着基础运营商取消漫游费,虚商依靠传统产品的优势将被拉低,须将自己的主营和通信结合,从而保持行业优势。”

此外,蜗牛移动相关负责人还认为,未来中国的虚商和运营商会形成更加紧密的合作和分工。“虚商渐渐进入流量时代,整个语音的消费已经不断在下滑,语音本身的话务量也在不断降低,早期虚商基于语音的红利正在消失,而基于流量的创新和发展对下个时代的整个虚商至关重要。”

其指出,在国际上虚商和基础运营商的合作非常紧密,大多数基础运营商会把虚商作为一个平台,甚至把预付费的垂直市场就由虚商去做,每一个基础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服务能形成互补,未来国内也会逐步开展这样的合作。

据《证券日报》记者采访,这一看法目前已是很多业内人士的共识。分享通信品牌部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公司原本的业务方向之一就包括基于技术给运营商做平台。邹学勇在与记者交流时也表示,虚商应该以运营商代理商的心态做事,甚至直接服务运营商的用户。

除此以外,行业人士认为,合规经营,有主产业链支撑,有社会影响力的虚商应优先考虑转正,这些虚商转正后会获得资本和行业认同,会加大投入,使企业更加健康发展,反而规避了虚商倒闭带给用户社会和行业的负面影响。而对于不合规经营,单一主业并且无所为的企业,只是想利用牌照炒作甚至想倒卖牌照的虚商,应建立退出机制,避免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甚至扰乱市场秩序,给行业带来负面影响,给政府监管带来新的课题。同时太多虚商转正,企业的监管难度也会增大。通信关系到民生服务,不能没有一定的门槛限制。

分享通信显然不愿倒在行业黎明到来之前,他们对于虚商市场的巨大潜力仍抱有极大热情。“虽然在中国市场占的比例不高,但1000万用户相当于欧洲几个国家的用户数之和。而且虚商是个资金流动的行业,用户存钱消费就会形成一个资金池,资本市场也潜力大。”上述人士表示。

邹学勇也告诉记者,基于码号资源等条件,资本市场还是很看好虚商。

来源:证券日报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