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国内新闻
华为高管详解2016年财报 关于利润、裁员、华为增长动力的16个问题
2017-04-01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3月31日,华为对外发布了2016年年报,报告显示,华为运营商、企业、终端三大业务在2015年的基础上实现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52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净利润37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4%。2016年华为研发费用达764亿元人民币。

三大业务板块中,华为运营商实现销售收入2,90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在企业业务领域,华为实现销售收入40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7%;消费者业务全年智能手机发货量达到1.39亿台,销售收入1,79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4%。

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在现场表示:“2016年华为聚焦战略、厚积薄发,实现了稳健增长。随着人类对数字世界的探索不断取得突破,数字化和智能化进程为各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商业机遇,也为ICT行业开辟了新增长之路。

在本次财报沟通会上,利润、增长动力、裁员等问题都是外界较为关心的话题。当回答第一财经记者关于利润率降低的问题时,徐直军表示,大家很清楚现在整个全球经济形势处于低迷状态,我们客户都面临收入增长盈利下降的压力,这种情况下华为追求合理的利润率是应该的。

“在去年我们加大了对未来的投入,包括研究创新、面向未来打造手机的品牌连锁体系。(在具体数据上)终端的毛利没超过30%,to B的业务毛利超过40%,由于终端占比结构增大自然而然会带来一点结构性的影响。”徐直军对记者强调,终端这块业务未来不以追求规模为中心,而是利润为中心,也就是保证合理的利润最重要。

对于被外界热议的裁员问题,徐直军表示,任何企业让34岁年龄段的优秀员工离开公司是很疯狂的事情,华为公司内部从来没听过“裁员”这两个字。

“我们没有决策退出任何业务。每块业务还在高速增长,现在还在大规模吸纳优秀员工进来。有一件事华为一直在做,把一些不合格的员工,贡献低于成本的员工,希望他离开华为,这个事情是有的。但是这跟年龄没关系。”徐直军说。

以下为华为副董事长兼轮值CEO徐直军与华为常务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现场记者问答:

终端毛利没有超过30%

记者:净利润基本上和上年相比没有太大的浮动,想问一下原因,是不是因为终端这块下降最快?

徐直军:第一,去年净利润率是7.1%,应该来讲,从全球500强公司来看,非常不错了。第二,大家很清楚现在整个全球经济形势处于低迷状态,我们客户都面临收入增长盈利下降的压力,这种情况下华为追求合理的利润率是应该的。

第三,在去年我们加大了对未来的投入,包括研究创新、面向未来打造手机的品牌连锁体系。第四,终端的毛利没超过30%,to B的业务毛利超过40%,由于终端占比结构增大自然而然会带来一点结构性的影响。

记者:今年在消费者业务关于品牌建设和渠道方面会超过49亿吗?会有让公司净利润率跌破7%的压力吗?

徐直军:去年在这方面投资不止49亿,这49亿是去年的特别投资。今年会基于业务的发展正常来投资,不会再做这种特别投资。由于特别投资带来的影响今年可能不会存在。

记者:终端是我们收入非常重要的增长来源,现在竞争非常激烈,怎么研判得出2017年不用做特别的投入,正常发展就可以保障竞争力。去年钱花的结构怎么样?达到效果不用投入还是说效果不好?第二,刚才有提到效率方面,一直说提升管理效率,但是在新年致词里销管费用提高超过了销售收入毛利率增长。是不是华为大企业病越来越严重了?

徐直军:我们认为正常的投资能够确保终端在面向未来的竞争力,这一点是我们深信的。尽管终端是收入增长的一个来源,但是一再强调终端业务不以追求规模为中心,是以追求盈利为中心,对收入保持合理的盈利是关键。在新年致词里面讲过销管费用增长超过毛利率增长,有两方面:第一,战略选择造成的。第二,效率提升没有真正达到我们的目标造成的。进一步提升效率、减少无效投入肯定是在2017年去加强的。而且今年要管理销管费用的增长不能超过毛利的增长,这是作为一个企业做经营管理应该做到的。是不是大企业病我不知道,每个企业都有病。

记者:您说利润率增长合理的区间是怎么样?能不能讲一下中国政府对外汇管制,未来华为在海外的投资机会?

孟晚舟:关于外汇管制问题,一个公司业务分为两个部分:贸易项下、资本项下。 贸易项下的资本往来来看,没有特别的安排和特别要求,跟以往的要求是一致的。资本项下的资金需求来自于两部分,一部分是自身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的需求,一部分来自于投资与并购。在全球的分支机构的规模或者业务已经形成了,在这方面这两年没有什么需求的。 从并购角度来说,基本上没有涉及大型的并购业务,资本项下的影响也是没有的。

徐直军:目前看,7%左右是合适的。但是,随着未来的经济变化情况下,多少是合适的看当时的情况。

研发投入764亿

记者:刚才提到研发投入764亿,这是第一次超过100亿美元,这个钱投入方向在哪里?做长期的投入占比多少?短期投入占比多少?面向未来二三十年的布局,怎么考虑的?

徐直军:研发费用在内部分为两大块,一块是产品开发投资,基于客户需求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第二块是面向未来的研究和创新,2016年这一部分的总体占到整体研发投资的17%。剩下的83%投向了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大家很清楚,当年的研发投资不会为当年创造收入,一般是第二年和第三年。

记者:华为经常说研发投入很大。华为内部对基础投资回报的评估怎么样?投资回报与新旧技术更替关系怎么样?

徐直军:研发投入大是总数大,并不等于每个领域都大。天天说我们研发投资大,我们内部都影响了,内部天天挑战投这么多钱到底做了什么东西出来。我让他们统计了一下,华为在各个领域的研发投资到底有多大。没看到一个领域比别人大,智能终端如果跟苹果三星比少得可怜。如果无线领域跟爱立信比,也比它少,在路由器领域跟思科比少得可怜。总数加起来很大,但是每个领域上并不是最大。不能把to B研发投资说成to C的,把to C的研发投资说成to B的。

记者:去年收入增长差不多1300亿,利润几乎没有升,请问徐总怎么看将来华为手机卖的越多,企业越不赚钱的现象?如果达到您所提到的7%的利润率,而且手机的利润还要进一步提升,具体有什么办法?以后手机的售价会提高吗?从2017年手机收入和整体收入增长量或者出货量上面能不能做一个介绍?

徐直军:手机只有规模没有利润,我们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我刚才强调了,我们不是强调规模,而是强调有一个合理盈利情况下去实现向前走,消费者BG有什么具体措施,你要去问余承东,我不能代他回答这个问题。

孟晚舟:财务数据是有规范的,现在数据有了,但整体预算还没有向董事会汇报,所以现在还不方便对外披露。

中国增长率达到41%

记者:第一,问徐总,区域增长中,过去几年国际收入占比从68%到65%,有一个下降的趋势,这个原因是什么?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前景怎么考虑?第二,问孟总:您能否公布一下去年税务情况?税务负担是什么情况?对企业来说怎么看待?

徐直军:中国市场占比提升主要来自于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在原来大的基数上快速增长。这两块业务尽管海外增长速度也很快,但是基数小。

孟晚舟:财报上有一个数据可以看到,去年所得税费用70亿人民币,当然税的概念不仅仅是这些。从税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我们是全球化的公司,各个国家做生意,遵从本国的税法和国际通用的税则,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在过去几年持续推进两个项目:财报内控、集成纳税遵从。通过财报内控使得财务数据和业务数据真实可靠及稳健; 通过集成纳税遵从项目,我们把各个国家适用于公司业务场景的各种税则设置在IT系统中实现自动控制。希望通过这样的机制来保障我们在每个国家履行好我们自己的义务。税的概念很广,没有办法给你这个数据。

记者:听您介绍时,期待华为对美国市场有一个最新情况的介绍,华为在美国市场发布了Mate9的手机,手机在消费者中反响怎么样?美国市场业务进展如何?未来有没有进一步拓展美国业务的打算?

徐直军:美国市场在华为公司的定位没有发生改变,所以没有做特定的介绍。无论是to B还是to C业务,在美国一直有存在。Mate9发布以后反响怎么样我真还不清楚。

记者:之前华为说过会投13亿英镑建立100个岗位在英国,发展进展怎么样?

徐直军:从我了解的情况目前的投资是正常的,详细数据不太清楚。

未来增长机会

记者:刚才提到全球经济形势低迷,客户存在收入增长乏力的状态,冲在前面华为没有同行者,作为领导者怎么解决这种困境?市场上还有哪些机会点把握?第二,前面新闻上看到企业业务是今年的亮点,有接近50%的增长,未来每两年可能会翻一番,为什么企业业务现在发力了?将来每两年翻一番的底气在哪里?

徐直军:第一个问题,客户是从运营商客户来看的,在今年新年献词上讲到这一点,华为今年要把更多的资源和精力聚焦在解决客户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更多的资源和精力聚焦在帮助客户创造价值。这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能做的,也是我们要去做的,巴塞罗那展示的方案也是这方面的尝试,希望在这个基础上帮助客户解决问题、帮助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企业业务方面来讲,我认为是我们正常的发展和正常的增长,其实也不存在特别发力的问题。我们认为在企业业务上还可以更进取一点。

记者:今年看到运营商支出公布的方案,平均参加运营商支出下滑13%,华为2017年怎么预测运营商业务的收入情况?

徐直军:你所说的中国运营商的支出情况,我确实看到这个消息。从全球的角度来看,预测2017年运营商业务收入还是会增长,但是增长速度肯定没有2016年这么快。从全球角度来看4G还是主要建设的内容。这里不仅仅是4G的基站,包括4G所需要的产品。 第二,家庭高清视频要求越来越大,促进家庭视频建设和构建家庭网络宽带建设。第三,运营商在IT领域上,包括IT基础设施、运营系统都在进行优化和互联网化,促进这个领域上加大。

记者:想问一下2016年的净利润仅增长0.4%,2017年有没有想变化你们的战略,看到特别的市场调整?

孟晚舟:先徐总刚才说了,大概7%左右的利润率,以我们的体量和行业中的地位,我认为是合理的。本身企业离不开外部的环境,如果客户的经济情况不好、供应商经济情况不好、伙伴经济情况不好,很难独善其身。 从公司的业务运作来说,无论我们的利润率高还是低,始终不会改变在“深淘滩,低作堰”的战略选择。根据我们今年的业务设计,看到加强利润中心的权力和责任建设。同时,会以项目为单元加强资源投入,以项目最微小的单元能够保障健康良好。

徐直军:提升效率、减少无效投入去年我们会更加关注一点。

记者:关于合作伙伴价值分配的问题,去年前年我们对开放合作非常重视,给很多机构、很多渠道合作伙伴很多利益分享,对收入和利润带来一定的影响。很想了解一下在2017年生态链合作伙伴政策和2016年有什么调整?如何保障价值分配的平衡?在自己不错的收益情况下给合作伙伴很好的利益分享。

徐直军:跟整个生态链合作伙伴分享利益是我们的战略,2017年和2016年比不会变动。从来不认为跟合作伙伴分享了利益会影响我们盈利能力。如果短期减少跟合作伙伴分享,那是杀鸡取卵的行为。所有的战略、所有的商业追求需要跟合作伙伴共同去实现。

内部从来没听过“裁员”这两个字

记者:2015年爱立信和诺基亚都有人员结构优化,2016年或者2017年初,大家说在华为34岁以上的裁员,话题热的提到公司人力成本比较高,工资待遇比较好。尤其今年出现了利润没有太大幅度增长,人员结构调整上是什么样的目标?


徐直军:首先,34岁的问题在网上炒的很热也炒了很长时间。早期我一直认为是一个谣言,根本没关注。任何只要稍微知道企业经营的人很容易看这个问题,华为的员工绝大部分是硕士毕业进华为的,26岁。进华为熟悉华为真正干点活要过一两年,到34岁的年龄是在企业某个专业领域真正独立工作或者带团队的中坚骨干,任何企业让34岁年龄段的优秀员工离开公司是很疯狂的事情。事情怎么传到这一步的有一点来源,调查了发现,是中国地区部要向海外输送有经验的优秀员工,在调查过程中讲了34+这个数字,希望把已经具备经验的优秀员工输送一些到海外去,发了一份调查,有人基于这个调查误解了意图,认为要清34+的员工,故事就这样发生。然后有人基于这一点在内部社区发了帖子,然后就传到现在。

讲到“裁员”,华为公司内部从来没听过“裁员”这两个字。我们没有决策退出任何业务。每块业务还在高速增长,现在还在大规模吸纳优秀员工进来。有一件事华为一直在做,把一些不合格的员工,贡献低于成本的员工,希望他离开华为,这个事情是有的。但是这跟年龄没关系。不知道我有没有说清楚。任何年龄员工只要在华为持续创造价值都能够在华为找到放飞他的舞台。

记者:华为有没有计划派多少员工去海外?

徐直军:基于海外需求来选派优秀员工去海外,这是多年来一直坚持的。为此我们建立了全套的政策和体系来支撑员工能够到海外去,在海外能够安心工作,还能够创造价值做出贡献。没有具体的数量,基于需求该多少是多少。而且这个流动是一直存在着、一直坚持着,也有大量在海外工作的员工到国内了,这也一直是正常的。

来源:第一财经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