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推荐
傅克友:华为的高薪为何会赢得社会的尊重
2017-01-05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央企“当家人”的薪酬终于掀起了“盖头”。日前,国资委网站上披露了111家央企负责人2015年度的税前薪酬信息,各大央企负责人中最高的能达到上百万元,最低仅有四五万元,平均水平大致在50万元到70万元之间。
  
这份“工资单”可以看作自2015年“限薪令”实施以来央企薪酬改革的一个成果。央企虽然都是全民所有,但是市场地位未必相同。有的央企资源垄断的色彩更强一些,有的央企则处于竞争性更强的行业和市场环境。对于前者,企业利润和经营业绩更多体现出垄断优势,未必一定是企业家能力的真实反映。相比之下,这一类央企负责人的薪酬如果偏低,也就不难理解。
  
比如,在111家央企负责人中,税前薪酬能够达到百万元的有15位,集中在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华润(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港中旅集团公司;而“三桶油”负责人,则无一超过80万元。
  
对于央企负责人,他们的薪酬还受到自身双重身份的制约:一者是职业经理人,二者是具有较高行政级别的公务人员。这意味着,他们在职务薪酬上既有高管工资,又含“高官”待遇。
  
从前者来说,薪酬应该与经营业绩挂钩,因此,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都在降薪之列;从后者来看,又不能完全“随行就市”,因此,央企负责人百万薪酬,与同期一些民企高管动辄千万元的年薪相比,也显得相形见绌。
  
央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想要消除薪酬水平总体偏高、薪酬结构不合理等弊病,被认为是央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应有之义。但如今是不是达到期待的效果,依然充满争议。
  
的确,央企负责人普遍“限薪”,薪酬制度也更加阳光、公开和透明,但未必就能让纳税人普遍信服和满意。因为薪酬的性质到底是行政级别还是企业家能力,仍然不能有效区分。而在另一个角度,探索国企经营管理人员激励方式的长效机制,还是一个未能完成的任务。
  
这似乎是一个悖论:央企高管薪酬高低都不如意,里外都难以平衡。问题在哪里?可能还不在于薪酬二字上,或者说这不是薪酬改革所能解决的问题,而需要一个系统全面的央企和国企改革来加以推进。
  
这也让人联想起这两天舆论“炸锅”的新闻:华为宣布,预计2016年销售收入达到5200亿元,同比增长32%。与此相应,华为员工特别是高管的薪酬将更上层楼。根据年报,华为2015年工资、薪金、福利、离职后计划的总开支接近1008亿元,加上净利润369亿元(绝大部分分红+股票升值给员工),华为花在员工身上的成本将达到1377亿元。这也意味着,17万员工的人均年收入超过80万元。在华为,年入500万元的有千余人,年薪百万的超1万人。华为高管薪酬有多高,不言而喻。
  
没有人会觉得华为的高薪需要改革,也没有人会因此而心理不平衡,或者对社会的公平正义产生怀疑。相反,很多国人为华为的做大做强而充满了民族自豪感,甚至为深圳高房价“赶跑华为”而生杞人之忧。
  
华为的高薪赢得国人尊重,这是因为这家企业赢得了国人的尊重。至少有两个角度可以解释其中的秘密。
  
第一,华为作为一家民营企业,不仅在国内竞争市场自力更生,而且在竞争激烈的国际市场与狼共舞,让中国品牌真正地实现巨大的自我价值。当很多央企醉心于大搞金融、大炒房产,华为有60%以上的收入来自国外,高端智能手机敢与苹果试比高。华为实际上完成了很多央企应该完成而未能完成的任务。
  
第二,华为作为一家高科技企业,不是躺在从前的功劳簿上坐享红利,而是在不断的研发高投入中推进产业升级。按照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6全球企业研发投入排行榜”,华为排全球第八,在中国企业中排名最高,最近十年研发经费达到1900亿元。在某种意义上,华为是中国最能体现创新驱动战略的企业,而这样的角色本应该由担负战略使命的央企来体现和承担。
  
就此而言,央企需要反思的是:华为的高薪为何赢得尊重。如果央企能有这样的国际化眼光和成绩,有这样的创新意识和实践,所谓高薪怎么会是个问题?

  
当然,华为的成就与其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结构密不可分。比如,华为没有上市,把大部分股权开放给员工,创办人任正非只拥有公司1.4%的股权,这形成了一种充满狼性文化的激励机制。
  
对国企尤其是央企来说,在薪酬制度改革之外,如何通过混合所有制和员工持股改革来激活企业活力、完善激励机制,是一个尚需完成的任务。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人:newsadmin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