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推荐
明势资本黄明明:浪潮之外的思考者
2016-12-30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2014年,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更加汹涌地袭来,打湿了数个赛道。很多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项目估值瞬间被抬到巅峰,人头攒动中到处都是资本和金钱的味道。

和大部分纵身扑入浪潮的VC们不同,在这两年里,黄明明更像一个浪潮之外的思考者。

比如两年前,这位思考者曾看遍当时大热的O2O和互联网金融赛道的几乎所有细分领域的早期项目,却未曾出过手一次。时至今日,这些赛道经过几轮烧钱大战后早已溃不成军,幸存者寥寥无几。他自嘲道:“当年因为没有看懂,深思熟虑后我没有出手,现在回过头来,这波浪潮竟以如此迅猛和惨烈的速度倒下。说真的,我惊出一身冷汗。”

压力

走进明势资本在东三环的新办公室,清亮的落地窗、崭新的前台和偌大的会议室,让我想起去年走进他们办公室的场景。

一年前,明势资本的办公室还在一个颇有年份的老写字楼中,相比其他VC的办公环境显得逊色不少:简单的前台没有公司LOGO,装修普通的会议室的玻璃面板上写满密密麻麻的行业分析术语。二层是投资经理和黄明明本人办公区,像一个不修边幅的年轻人一样直白地摊开在来访者面前。

从办公室装修风格中可以窥见黄明明的性格一二:简单、专注、注重实操。但和他简单的性格相反的是,明势资本的主投赛道均有较高门槛,并在短短两年内已有了斐然的投资业绩。

车和家、李群自动化、Solo赤子城、神策数据、小牛电动、德速机械,都已经成为业内著名案例。其中Solo赤子城项目的账面回报已达到32倍,车和家的估值也在明势投后的1年不到涨了6倍。

时间往前拨十余年。赶在2000年的第一波互联网浪潮袭来时,黄明明地拿着300万美元热血沸腾地归国创业。2005年之后,他和蔡文胜一起做了265网址导航并成功卖给谷歌(微博);ZCOM等公司的创办让他在中国互联网领域迅速成名。

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创业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冒险精神,黄明明开始涉猎天使投资。刚起步时,他通过自有资金进行投资,看起来更像“玩票”。直到2014年7月,组建了明势资本——也被黄明明称为“创始人基金”之后,他开始正式下海,投身为潮水推动者。

有一次雷军问他:做专业投资之后,是不是变得没乐趣了?

“做天使投资的心态就像打高尔夫。我做个人天使时的心态就像业余高尔夫选手,不论成绩好坏,只要能在草地上走走就会非常开心。但一旦做了一支机构早期基金,心态和角色就像变成职业选手,享受高尔夫本身的乐趣就会减少很多,关键是要赢。”

这是职业选手和业余选手的最大区别。

在“创始人基金”的LP中,有很多依然活跃在一线的、高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参与;也有国内外顶级的母基金和投资基金,独秀资本、歌斐、宜信、紫荆、红杉,尚高、高瓴资本、IDG,这些LP大部分都是他的好友。虽然他笑称“朋友们给的钱是压力最大的,赔了都不好意思再见面了”,但实际上,黄明明野心绝不至于此,他的目标是想做一支中国最顶级的早期基金。而做成这件事的前提是,明势资本需要精准的判断出浪潮中每一个科技转折点和巨大增长点。

判断

为了表明投资新赛道的主张和决心,黄明明将会议室起名叫“AI”。

见到黄明明的时候,他正站在“AI”办公室门口,同事递给他一盒快餐,示意他尽快吃掉,显然,他才刚刚结束上一场会议,忙的都没有吃午餐的时间,而此时已经是下午15点30分。

其实不止黄明明,投资人们这么拼,跟如今的市场状况有很大关系。

包凡(微博)在前段时间的访谈中曾经提到:国内的资本市场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集体找不到方向了。事实上,自从去年下半年的资本寒冬过后,这种紧张的气氛一直延续至今。

从观察可知,近两年的跟风潮和追热点式的盲目投资法,不仅将被投资企业估值整体性抬高,同时也让创投市场的泡沫疯狂滋长。与此同时,在寒冬中期待为被投企业找寻下一轮接棒者的VC们,内心的紧张不言而喻。

事实和大多数媒体们“投资人都去休假了”这样简单粗暴的猜测相去甚远,徘徊在当下的迷茫期,投资机构恐怕是没有闲心去休假的。取而代之的是大家都在密切寻找下一个巨大的增长点,希望在大潮来临之前最先投掷出有力的筹码。

黄明明对于筹码的布局策略在其投资李群自动化时已初现端倪。黄明明认为,通过制造业发展起家的国内经济,目前正因科技水平低和企业管理不完善而面临发展速度减缓的问题。 同时,依托于人口密集型的加工业正在经历工资上涨和劳动力供给不足的艰难时期。

因此,机器替代人以及如何转型为高端的工业自动化流水线将是接下来的真正风口。

其次,当下创业的最大问题是越来越贵的流量。BAT在上一季度拿出了漂亮的财报,在黄明明眼里,这已敲响流量进入昂贵时代的警钟:大体量公司的增长如此迅猛,充分说明收入和利润都在逐渐向巨头集中。

目前,BAT依然掌握着从PC互联网往移动互联网迁移时的巨大流量,新生的企业往往需要付出极大成本来购买这些流量。

“BAT就是20年前用极低的价格囤了大量房产的房地产商。很多中型公司甚至上市公司,每年都需要花大量的钱来购买流量。可怕的是,目前流量成本依然在高速增长。”因此黄明明认为,在流量被巨头掌握的当下,如果没有颠覆性的技术,几乎不可能杀出重围。

孤独

前两年做投资,黄明明的关键词是孤独。

在国内,明势资本是最早一批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工业制造和工业互联网布局的少数投资机构之一,当时,这两个方向在业内几乎无人问津。

孤独造就了现在的明势资本。如今,这一批代表产业升级的项目已成为业内炙手可热的项目。

黄明明表示,做早期投资最核心的价值就是要比主流资本市场更早看到趋势,而且至少要早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

“赌错了没关系,但一定要早。”为了确保自己能够第一时间了解最新的行业趋势和动态,黄明明时刻和行业内大公司的从业者频繁接触,从李泽湘教授、中科院的山世光教授,到美国的卡耐基梅隆、MIT的大牛们,都是他经常交流的对象。车和家的李想曾经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透露,黄明明是他众多VC朋友中唯一一个真正会固定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找他聊天的人。

明势资本的投资节奏一直相对稳健。据黄明明透露,明势资本成立两年,即使在市场最热的时间,每年也仅投资20余个项目,但九成以上项目都已顺利进入下一轮,而且TS毁约率为零。目前,一期和二期基金里已诞生两只进入10亿美金的“独角兽”队伍的项目,还有七、八个明星项目估值已达数亿美金。

现在,明势资本的部分被投企业后续的A、B轮就会被红杉资本、IDG和顺为等知名基金跟投。但黄明明表示,真正的结果和回报还需要几年来验证。

专注

明势资本的AI会议室中,一进门的靠墙处放着一个崭新的黑色小牛电动车,上面还插着钥匙。

作为小牛的早期投资人,黄明明曾深入参与到整个产品的诞生过程中:“投资小牛是因为我看到了一个2亿用户的存量市场的消费升级的机会。”在黄明明眼里,商业的本质就是当一个新的技术诞生的时候,或是能够极大地提高原有行业的效率,或是在前端向用户提供了差异化地、真实体验的产品。

而现在,黄明明越来越聚焦。主投领域从工业升级互联网,到现在的AI和大数据,只要是产业链相关的公司,明势资本都会去深入研究。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在市场趋冷的大环境下,明势资本的出手反而开始加速,已连续投资八个人工智能领域的项目。投资这些项目的最基本逻辑是数据,数据采集需要通过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它们会应用到智能家居、机器人以及未来很多设备上。在这个领域,明势资本投资了两个做光纤传感器的公司,一个在收集人体体征上拥有强大技术,另一个则是能够广泛应用到工业领域。

在人工智能和运算平台方面,明势资本投资了澎峰科技,这是一家能够极大提升行业效率的公司,这家公司曾经在美国做的开源平台能够帮助所有深度学习的团队成倍地提高运算效率。

相比投资面相对广泛的其他天使投资机构,明势资本一直聚焦在这些“拥有高科技门槛、并不那么好判断、项目也不太好找”的领域。“专注是我们的唯一机会。”

“乔爷太牛了,“黄明明把乔布斯称为“乔爷”:“历史上三次最重要的人机交互节点,图形、触摸、语音,他全干了。只不过他没有撑到Siri真正完善的那一天。“黄明明认为乔布斯是一个真正的天才,而语音和人工智能结合的第三代交互将为行业带来的下一波颠覆,黄明明押上了这个风口。

在黄明明眼里,投资机构中的“乔爷”是红杉。红杉,以它们高效的水准和精准的眼光来精挑细选每一个项目,做了十几期基金,它们依然没有破除一个魔咒:每一期基金里最赚钱的项目比其他所有的项目赚到的钱的总和都要高。而对于明势资本这样一支创业中的早期基金,黄明明并不相信自己可以靠打覆盖率、靠覆盖足够广来制胜,因此明势资本选择的策略一直是专注聚焦,在未来几年都会继续在他们选择的细分领域,挖得更深,更加专注聚焦,把所有的资源都集中投向这些领域。

来源:腾讯科技

推荐人:newsadmin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