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推荐
选择生活,还是选择工作?
2016-12-07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在现实之中,人更务实的决策应该是在认识并且愿意承担后果的基础上,要么选择工作多一些,要么选择生活多一些。

工作与生活之间如何平衡,是现代都市人的哈姆雷特之问,它可能是一个连中学生也会厌倦的作文题目,但又可能是一个退休老人也无法给出答案的人生课题。之所以如此,原因倒也简单,我们谁不知道工作与生活应该平衡呢,但在现实的压力之下,更多时候我们只能无可奈何地说:臣妾做不到。

选择像鸵鸟一样逃避问题,或者干脆随波逐流,是我们面对这种问题的最简单方法。当然,如果能在微信或者微博上偶然遇到一碗略有治愈疗效的心灵鸡汤,我们十有八九还是会一口饮下,并且以转发相告快速结束一个疗程。例如,Ted上就曾经有一个极其火爆的关于如何做好生活与工作平衡的演讲,它告诫我们说,虽然工作这种事儿本身会侵占你太多的时间,但毕竟没有工作就无法养活家人,所以呢,你还是多多抓住身边的每个瞬间,从小事做起就好了。

对于喝惯鸡汤的人而言,传奇企业家、通用电器前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对此问题的看法倒是既干脆又实在。他说,与其说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不如说要在工作和生活之间作出选择。这是因为,如果说平衡,则意味着人需要将工作和生活两者放在大致相等、各占一半的位置,但实际上这种对半分的情况多半都是假象。在现实之中,人更务实的决策应该是在认识并且愿意承担后果的基础上,在这两者之间作出选择——要么选择工作多一些,要么选择生活多一些。

说得再直白或者简单一点,由于价值观存在差异,现实世界的每个人对工作和生活的理解与看重程度其实非常不同。有的人天生热爱事业,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解决问题甚至是改造世界,他们也能从中获得成就感与人生的乐趣。与之相对,有的人则更愿意享受生活,把更多的时间和经历放在培养爱好或者陪伴家人上。这些有不同价值观的人,在如何作出选择以及如何承担选择后果等方面,显然不尽相同,而我们相应也不能认为那些愿意把80%的时间放在工作上就是错误的、不正常的,也不能认为那些只愿意花20%工作的人有问题。当然,正如杰克•韦尔奇所言,如果仅仅从职场的角度看,愿意花20%的时间在工作上的人显然不可能和那些工作狂获得一样的晋升与发展机会,而这就是每一个作出不同选择的人所需要承担的后果。

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关系其实是商业管理界的一个长盛不衰的研究主题,有不少学者或管理者在此方面提出理论,献计献策。例如,沃顿商学院的教授斯图尔特•弗里德曼就曾经提出“赢在四方”的全方位领导力理论。他指出,通过目标设置和联动,人其实可以很好地平衡在工作、个人、家庭以及社区中的角色。他举例说,一个人通过花时间锻炼健身,既可以增强个人体质,也能够改进工作表现和在家庭中的表现。不过从个人角度而言,这种学术上的建议其实很难在现实中落地,反倒是杰克•韦尔奇这种尊重个人选择并要求个人承担后果的说法更符合实际,更具可行性。

当然,韦尔奇同时也提出言行一致的重要性,也就是说,对工作和生活做出的选择,必须是出自你个人的本心,符合个人的价值观。这样的选择既会让自己心安理得,也会让外界社会对你无法品头论足。在这一点上,韦尔奇和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克里斯坦森不谋而合,后者曾经在名为《如何衡量你的人生》一文中提出,其实不论人生与商业,最重要的是确定你的目标是什么,然后要按照你的目标去配置资源,分配时间,只有如此,你的人生才会幸福。

当然,对于现实中的普通人而已,要做到遵从内心,其实一点也不比在工作和生活中作出选择要简单。比如我们这些受困于高昂房价以及高昂儿童教育费用的中产阶级,的确有不少是主动选择了工作,也愿意承担这种选择所带来的后果。然而,如果说我们做到了遵从内心,那恐怕又是在自欺欺人了。

即便知易行难,杰克•韦尔奇对工作和生活的论述,仍足以让我们有些许释怀,毕竟这比那些时不时地逃离北上广,去大理丽江开客栈之类的文字,更加具有说服力。仅仅这一点,足以让这本由他和苏西•韦尔奇合著的《商业的本质》成为本年度的最值得阅读的商业管理出版物之一。当然,除了工作和生活,这本书还用简洁的笔法讨论了管理、员工以及领导力等多个有趣的话题,与10年前那本大热的《赢》相比,这本看起来更简单的书实际上包含了不少这位杰出管理者在新时代的思考。在这个时代,我们很难把谁说的话当成真理了,但就像工作和生活的选择问题,韦尔奇至少可以给我们增加一些相关的思考角度。

如何处理工作和生活,在很多商业管理著作里,都被算是自我管理的一个案例。这当然无可厚非,但是也的确不全面。从家庭角度出发,人对工作与生活的抉择绝非个人问题,起码他要考虑家人的感受以及整个家庭的经济负担。乔布斯在早年醉心事业,却忽略了自己的私生女儿,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反例。当然在人生的后半程,他反思了这个问题,对工作和生活作出了新的抉择。

另外,从企业的角度上看,其实雇主有义务帮助员工,让其在工作和生活的选择上有更多的自由,如此雇员才有更充分的精力为公司工作。从社会的角度看,国家的福利制度其实也是降低工作与生活矛盾的重要手段之一。例如笔者在今年去过的挪威,那里的国民一年有三个星期的法定假日,因此也就在工作和生活之中有了更自由的选择余地。当然,路漫漫其修远,在中国目前的阶段,或许事业有成的企业家可以稍微有更多的选择余地,但大多数的上班族可能还需要继续在有限的选择中上下求索。

来源:企业观察家

推荐人:newsadmin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