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推荐
改换职业者们请做好准备
2016-12-05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苏珊•萨默维尔(Susan Sommerville)喜欢老师这份工作,她最开始教幼童,后来教青少年。然而,她是第一个承认执教是个苦差事的人:“这份工作令人疲倦。你会过于投入其中。”

尽管这份工作让她的生活有目标,但她发现,目送孩子们离开去上大学和工作让她伤感。“我想知道,我在一个更广阔的天地里能不能行。”她渴望体验“一些不同的东西”。

因此,在30岁的时候,萨默维尔辞掉了全职工作,回到大学学习职业心理学。在完成硕士学位的过程中,她到专业服务普华永道(PwC)进行研究,偶然发现组织顾问这种职位——直到今天,现年45岁的萨默维尔依然在这个领域工作。

当时萨默维尔申请了工作并且被聘用。在工作的初期,她被“冒牌货综合征”困扰。她回忆,当时的自己常常担心“被聪明人看穿:我会被揭穿吗?”

在一家大公司工作是一次重大转变。“如果这一年干得不错,我能拿到奖金,当时这个想法让我震惊。作为教师,动力源于内在。”

然而,萨默维尔能从容应对新职业生涯的其他方面:毕竟,在同事面前做演示,比在一屋子青少年或者7岁儿童面前讲课轻松得多。

萨默维尔建议她的同事在转行的时候考虑教书。如果他们听从了她的建议,他们就加入了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Lucy Kellaway)的行列。在为英国《金融时报》工作31年后,凯拉韦不久前宣布她将接受再培训并转行做一名数学老师;她还力劝其他四五十岁或者更年长的人士效仿。

放弃一段职业生涯,去做一些完全不同的事情,这个梦想令人心驰神往。然而,现实远非这么简单,一家支持“职场再出发”(encore career)的社会组织的创始人马克•弗里德曼(Marc Freedman)说。所谓“职场再出发”是指,人们在职业生涯的后期开启新篇章,从事有益于社会、有意义的工作。

“转行是一个痛苦和时断时续的过程。这个过程令人困惑;我们没有像(为青少年提供指导的)大学那样的一整套机构,来指导更年长的人们如何转行。”弗里德曼希望更多机构能够帮助处于职业生涯中期的人们接受再培训,比如凯拉韦所在的Now Teach(现在教书吧)开拓性项目。

弗里德曼说,那些成功改换职业的人明白,过渡或许需要很长时间。这些人在投入培训前还会探索多个选项。弗里德曼建议为过渡期储蓄一些资金。

重要的是工作经验,以及与目前做着你希望从事的工作的人们谈一谈这份工作的现实情况,而不要纵身一跃投入未知世界。弗里德曼建议改换职业的人通过实习、无偿服务或者董事会职位“先试后买”。“你需要亲自试好。”

弗里德曼表示,太多人没有花费足够的精力去探索各种其他选择。“他们梦想着当律师或者银行家,然后云开雾散,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追寻了自己的梦想。这是一种浪漫的幻想。”

商业心理咨询机构Nicholson McBride的负责人简•克拉克(Jane Clarke)表示,最重要的事情是“了解你为何(在现在的工作中)不快乐”。“人们不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认识到你喜欢哪些部分,分析企业、同事和工作-生活平衡很重要。”她说,理解你从何处获得自己的身份认同也很重要。“对于一些人来说,能够对人说我在某处工作或者我是做什么的真的很重要。”

克拉克建议,那些想要迈出这一步但又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的人应该仔细审视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挑选出让他们感到快乐的部分。

位于伦敦金融城、为改换职业者提供帮助的Escape School的贝卡•沃纳(Becca Warner)表示,促使人们做出这一选择的常见契机包括有了孩子、父母一方去世和达到某个年龄阶段。“这通常会促使人们思考,我在如何度过自己的一生,我将为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

两种宏观趋势应该有利于更年长的改换职业者。第一种是,由于人们的预期寿命延长、养老金储蓄减少,更多人将会比之前的几代人工作更长的时间。第二种是,自我雇佣和合同工作的兴起让一些人能够慢慢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走上新的职业道路。“你可以先小试一把,”沃纳说。

杰弗里•斯坦福(Geoffrey Stanford)转行过很多次,从军队、到咨询公司、到投行再到教职。斯坦福在当银行家的时候就很注意,不让自己变得依赖高薪资。“人们被按揭贷款困住了。我妻子和我都很清楚,我们不愿被卷入那种生活方式。”

收入或者地位的变化,或者再培训时期,都可能影响与伴侣的关系。如果你的伴侣认为精致的饮食很重要,那么当他们第十天晚上只能吃烤豆子配吐司,他们可能会感到失望。斯坦福建议“与你的伴侣保持开诚布公的对话,不仅仅谈论你的工作,也谈论什么是重要的。你必须表明自己的想法。”

Escape School的研究发现,那些离职去追寻梦想的人们反映,他们的满足感更强、感觉自己的生活更有目标。尽管他们的收入通常会减少,但他们并没有表达金钱方面的不满。“人们重新调整了他们与金钱的关系。他们适应了,”沃纳说。

对在近10年前离开法律业成为美发师的萨莉•阿诺德(Sally Arnold)而言,事情就是如此。先后在年利达(Linklaters)律师事务所的私募股权团队以及消费品企业联合利华(Unilever)的法务部门工作后,她意识到,法律让她感到不快乐。

尽管在联合利华工作不像之前在年利达那样“没日没夜”,但阿诺德无法想象自己作为一名律师的未来。转行的契机在她和男友分手之后出现了。卖掉公寓的阿诺德发现,她有足够的钱在维达尔•沙宣(Vidal Sassoon)美发学校学习一门课程。当美发师让她的预算大幅减少。

“你想不到你有多能适应。过去不得不时刻小心,这很困难。我比我过去挣得少多了,但我也快乐多了。你可以调整你的生活方式和支出。很多人想要改行,但感到自己被捆住了手脚。(用更少的钱生活)是完全可能的。”

改换职业者必须做好准备,应对将自身的焦虑和嫉妒投射出来的同侪。“人们会变得非常戒备,”阿诺德说,她被告知美发“浪费智商”又“不挣钱”。

回到学校学习,并且发现与你一同学习的人年纪都比你小,这可能是一种巨大的改变。贾森•沃伦(Jason Warren)与比他小10岁的学生们一同接受培训,成为了一名建筑师,他发现这段经历令人鼓舞。

“我当时渴望参加学习,不会因为宿醉而请假。在现实世界中生活过以后,重返校园当学生对我的意义比以前大得多。”

来源:FT中文网

推荐人:newsadmin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