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推荐
办公室厕所男女分开的理由
2016-11-28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传统上,在工作场所如厕存在着一种隔离。过去,董事们有自己单独的、更豪华的洗手间,不与普通员工一起如厕。

后来,随着等级制度不再流行,高管专用洗手间以促进平等为由被废除,首席执行官们开始与初级员工一同小解。

然而,工作场所厕所的男女隔离保留了下来。在私人住所、飞机和火车上,男性和女性已经习惯于使用相同的厕所,但在工作场所,男厕与女厕依然是分开的。

然而,中性厕所的兴起正在威胁着这种隔离。这一次与男女平等无关。原因是,如果你是跨性别者,你会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个厕所。

近期加利福尼亚州通过的一项法律要求,所有单隔间厕所都必须是不分性别的。星巴克(Starbucks)正在积极引入这种厕所,而Barnes & Noble书店正在鼓励人们按照自身意愿选择上男厕或者女厕。不久前,Salesforce在旧金山举行的年度庆祝活动配备的也是中性厕所。不仅如此,15万名参与者都得到了一个可爱的徽章,可以把显示他们希望听到的称呼的贴纸贴上去:“他”、“她”、“他们”,或者“问我”。

我怀疑,这会是条大新闻。任何事情只要Salesforce起了头,其他人就会跟上。

但在工作场所中,中性厕所真的是个好主意吗?让每个人都在同样的地方如厕当然有道理。我们平均一天离开座位上厕所3到4次,但上厕所并没有变成我们进行最广泛和最随机的人脉拓展的机会,我们无理由地把可能与自己一同如厕的人限制为同性。

我征求了一下我办公室里同事们的意见,发现与其说男女意见分歧大,不如说不同年龄层的意见分歧大。所有的千禧一代都耸耸肩,表示把办公场所的厕所变成中性厕所没问题。他们看起来浑不在意,以至于我为自己问了这个问题感到不好意思。

然而,较为年长的员工就不那么赞同了。大部分男性表示他们不喜欢这个想法,但又说不出为什么。女性则更加直言不讳。她们的说法各式各样,有的说男厕的味道难闻。有的说她们不想在男同事面前化妆。女厕是哭泣或八卦的绝佳之所。或者也是非常必要的避难所。

然而,以上的这5个理由都不是很有说服力。如果清洁得不够勤,所有的厕所都很难闻,因此答案是勤用洁厕剂清洁。至于化妆,我化妆的技术非常外行,因此被任何人看到我都不情愿。如果真要选,我宁可在一名粗枝大叶的男性面前与粘稠的睫毛膏作斗争,也不想在一个能看出我刷得一团糟的女性面前做这件事。

哭泣也是同理。的确,女性哭泣得比男性多,因为在办公桌旁哭泣不被接受,我们往往会在厕所里哭泣。然而,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在办公室哭泣时,我最在意的都是别有人说什么。男性注意到你哭了并加以评论的可能性较低,因此在你擦拭着红肿的眼睛的同时,有男性在你旁边洗手,或许也不是太坏。

女厕里的八卦的确也比男厕里更多——我猜男厕里通常是静默无声的。然而无论是对女性还是男性,在厕所闲聊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其他隔间里有谁。而作为避难所,办公室厕所的确非常棒——有时锁上的隔间门提供的私密性正是人们需要的。但在那种情况下,我看不出隔壁隔间里看不见的人是男是女有多大关系。

然而,男女厕所分开还有一个更好的理由。在科技界近一半的人聚集在旧金山时,我正在欧洲参加一个类似的科技大会。因为似乎科技业里几乎所有人都是男性,茶歇时,我经历了古怪的事情。男厕前排起长龙,而女厕这边没人排队。在烘干手的时候,我与女厕所的另外3人就为何科技业的女性如此之少进行了有趣的谈话,我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在女性占如此少数的时候,女性专属厕所是一项值得保留的福利。

来源:FT中文网

推荐人:newsadmin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