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推荐
科技公司如何将大龄员工挡在门外?
2016-11-24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硅谷的高科技企业都有年龄歧视。Facebook和LinkedIn的员工年龄中值是29岁,谷歌是30岁。“年轻人要更聪明,”据说马克•扎克伯格这样说过。而且就算他们没有更聪明,也肯定更便宜。

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悲催的四五十岁的求职者,在应聘前跑去买帽衫和恶补超级英雄。有些人历尽周折后得到了聘用,但大多数人却似乎没能找到工作。这让我回想起女性为融入男人的世界几十年来所做过的努力——穿裤装,还有学打高尔夫球——只是这回情况更糟。旧金山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肉毒杆菌盛行地,那儿的技术工作者们甚至在三十岁左右就试着往脸上打那些让他们面无表情的玩意,好让自己能够融入那些娃娃脸的同事们。

然而,对年纪较大的人来说,在科技公司工作有着更大的障碍,这些障碍无人提及,并且帽衫或充满肉毒杆菌的注射器也无济于事。这种障碍与超过四十岁的人掌握技术慢或缺乏创业精神的偏见没什么关系。而恰恰是这些公司被极力称赞的地方:新的组织架构。

我最近在看麻省理工学院(MIT)社会学家凯瑟琳•图尔科(Catherine Turco)写的《会话公司》(The Conversational Firm)一书,凯瑟琳在美国一家飞速成长的软件公司“TechCo”呆了好几个月。这家公司抛弃了旧的工作方式,采用更开放的、打破等级制度的组织模式。这是一个社交网络时代的产物,在这个时代,公司内部员工的沟通方式和以往大相径庭。其结果是,据图尔科女士称,一个基于对话构建起来的组织由此诞生。如此尚好:像我这个年纪的人们都喜欢对话。只不过不是这种形式的。

这本书一开头就生动地描绘了TechCo的夜话活动(Hack Night)。数百名员工聚在公司总部的一个礼堂:刚开场就号召所有人集思广益,讲讲自己有什么好的构想。接着征集上来的点子被收集到礼堂的一个区域,然后音乐响起,人们走来走去地互相讨论哪个点子比较吸引人。现场供应啤酒和披萨,大家高声阔论。活动持续几个钟头。大概到晚上9点,人们才散场回家。

在TechCo,人人都爱Hack Night。而他们也应该爱,因为这家公司600名员工的中值年龄为26岁。而这样一个夜晚对我而言则恐怖至极。并不是因为我觉得它起不到什么作用,或是这样的讨论不会有什么成果。只是它对我来说行不通,部分原因在于,要适应它,我至少得再年轻二十岁。TechCo将其称之为“掌控下的混乱”,但我反对任何形式的混乱,就因为它混乱所以和那些更规范的组织方式相比它效率低下。更糟的是,Hack Night这个想法本身就让我不爽,像大多跟我年纪相仿的人一样,我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传统的组织能够包容适度的愤世嫉俗,但这种新式企业只有在人人都是虔诚信徒的前提下才能运行。

效仿这种“会话”模式的公司越多,我们这代人也将越多地被拒之门外——即便这些公司的年轻老板们不再肆无忌惮地发表年龄歧视的言论,也看到试着雇佣一些年长员工有一定好处。人们迟早得明白,年龄歧视并不仅仅是非法的或不公平的,也是愚蠢的,就算是最偏执的二十来岁的亿万富翁也要懂得这点。

当年长的顾客是那些掌握着大部分资金的人——几乎任何业务的发展都需要这些资金——不招大龄者进你的员工队伍一点儿都不明智。

最让我担心的是这些组织理念不久就将从硅谷蔓延到更多的地方,这是必然趋势。那种用亮丽原色和懒人沙发装饰的童趣十足的办公室,始创于加利福尼亚,但早已风靡各地,所以现在全世界最古板企业的办公室看着都跟幼儿园一样。这虽不尽人意但也算不上是灾难——上岁数的人大可以眼不见为净。

而对会话公司就不能视而不见——或充耳不闻。它是一种架构、哲学及生活方式;在这样的会话中,四十几岁的人,更别说五六十岁的人,都将无话可说。

来源:FT中文网

推荐人:newsadmin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