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知识库 » 雇主名牌
消失的水草--职业危机出现之前要未雨绸缪
2006-02-13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消失 的 水 草

花旗銀行於三月三日發表了一份正式聲明,聲明中指出,在花旗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台灣區總裁陳聖德決定辭職,離開花旗集團。

  陳聖德要離職的動作從傳出消息到正式確認,雖然只有短短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但這個消息在台北金融圈彷彿投下一顆深水炸彈,在消息曝光同時,也立刻引發國內金控公司的搶人大戰,中信金控、富邦金控都表示,陳聖德這個人(包括他旗下的團隊),我們要他!

  一向內斂、不求出名,「商業銀行教父」陳聖德的名號和他低調的態度並不相稱。年近五十的他,是最早期的「花旗寶寶」(進入花旗就獲選為花旗儲備幹部),也是台灣第一代的外匯交易員。一路從基層幹起,不但是花旗在台開設分行二十年來首位本土籍總經理,更可說是目前台灣外商金融圈中,最具分量的教父級人物。

  人心惶惶

  商業銀行教父陳聖德離開花旗  可能引爆金融界人事大挪移

  身材高壯、皮膚黝黑的陳聖德,在這次的離職事件中,不但成為話題人物,幾天下來,上報的次數比一年來還多。

  為什麼陳聖德要離開待了二十年的老東家?

  據了解,這幾年來,各界挖角陳聖德的接觸一直不斷,過程中,陳聖德一方面感慨地看到花旗進行全球瘦身,台灣區的發展已面臨局限;一方面看到本土金控公司,譬如中信金控等蓄勢待發。一消一長間,他對於未來發展的道路日益明朗。幾個月前,他找來子弟兵,包括財務長李鐘培、首席外匯交易員許俊仁、中小企業處處長詹文嶽等人,一則說明他準備離去的想法,一則也讓子弟兵們可以各自盤算未來。當時有人就打算跟著老闆一起走人。

  農曆年前後,花旗總部正式來了一份秘件公文要求精簡台灣花旗的後台作業。雖然有人揣測,陳聖德不願意在二○○二年稅前仍有八十一億獲利的狀況下,當起殺手。但一位幹部認為,這說法太神話陳聖德了,他只是衡量大環境消長後,選擇自己想走的人生道路。

  三月三日,陳聖德與李鐘培、許俊仁、詹文嶽等多位子弟兵在遞出辭呈後,隔日立刻收拾行囊,離開花旗。

  不過,花旗這波高階大異動以及隨之而來的精簡浪潮,不僅讓花旗各地員工人心惶惶,陳聖德帶領的團隊下一個去向,也撼動其他的金控公司內部員工,類似傳出中信金控總經理辜仲諒有意延攬陳聖德到中信金控,不惜讓出總經理的職位,這個消息一出,就讓不少中信金的內部員工感到蠢蠢不安,擔心在這一波金融界人事大挪移中,自己將會是被取代的那個人。

  裁員威脅

  全球化潮流讓職場越來越險惡 跨國搶飯碗大戰開打

  陳聖德離職的訊息所以成為金融界的「震央」,背後有幾點值得觀察的角度:第一、花旗全球性裁員的動作引人注目。第二、陳聖德傳出離職的時間和花旗裁員的訊息重疊,高階經理人第一時間的反應格外不尋常。第三、這只是全球職場板塊移動的一個插曲,還是這只是一個序曲?這樣一位在國內金融界舉足輕重的人物,對跨國企業全球性的策略調整,也只能接受或選擇離去,背後的深層意義在於,每一個在職場上的工作者,如何抗拒這個大潮流?在選項越來越少的情況下,如何讓自己創造不被取代的優勢?

  花旗銀行這次的人事大地震,除了對花旗本身的殺傷力之外,最值得傾聽的弦外之音,應該是在企業全球化後,面對大環境的惡劣,企業承諾的全面瓦解。企業為求生存,不能不把原本對照顧員工、工作條件、工作機會的原始承諾,隨著業績、獲利下滑也不斷向下修正。

  除了裁員的恐懼威脅之外,工作格式的改變,「辦公室」的觀念不斷被挑戰、修正,也是這一波全球企業裁員風潮興起背後的重要原因。從全球另一個角落找尋適合的成本、適合的人已經是跨國性企業制式的策略之一。當電腦、網際網路縮短了空間的距離,相對來說,原本在工作崗位上不必擔心有人來搶飯碗的員工,現在在電腦的另一端,當你還在睡夢中的時候,你的工作已經被取代了。

  移向亞洲

  美國、日本、歐洲企業的後台辦公室 就在印度和中國等地的城市

  據二月三日美國《商業週刊》的報導─「全球職缺板塊大移動」,像馬尼拉、上海、布達佩斯或哥斯大黎加的聖荷西這些城市(在新興市場國家還有幾十個這樣的城市)已經成為美國、日本和歐洲企業的後台辦公室(back o ffices)。

  所謂的後台辦公室,包含處理保險業的理賠程序、證券業委外雇用財務分析師、銀行業的客戶管理、軟體業的委外軟體設計和繪圖、建築業製作規格圖和藍圖,還有一些全球性大到需要數百人來處理稅務的企業,也利用跨國方式,利用便宜的勞力來處理龐大的退稅事宜。當然,科技公司的研發中心、採<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