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原创
高管集体离职,开启“无人驾驶”模式的Uber车还能飚多久?
2017-06-15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仅2017年内,Uber就已经损失了包括总裁、公关总监、财务主管、自动驾驶部门主管、工程高级副总裁、人工智能实验室主管、地图部门副总裁、全球汽车项目副总裁、亚洲业务总裁和产品及增长副总裁等约10位高管。
  
CEO、CTO、COO、CFO都已经离职或将要离职,Uber从未如此接近成为一家无人驾驶公司的目标……
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发了一封公开信,表示自己将无限期休假:

“过去八年我的生活一直都围绕着优步,而最近发生的事件让我重新意识到家人比工作更重要;同时意识到我需要从日常工作中抽身出来,花时间去哀悼我的母亲,她已在上周五下葬;还要精心沉思,让我自己恢复过来,以及集中致力于建设一个世界级的领导团队。”

小师妹觉得,卡兰尼克大概就是“工作不再使我快乐了,再见吧!”的感觉,而微博网友@无斋主人Tony认为:“Uber会有麻烦。硅谷公司的惯例是,创始人离去,通常公司就走下坡路了。”
嗯,俗称被踢出局了。

Uber“狼性文化”的领头狼:卡兰尼克

长久以来,卡兰尼克的强硬作风,和Uber“不惜一切代价争取胜利”的企业文化名声在外。Uber的CEO卡兰尼克被媒体成为全世界*大胆、最能拼、最有争议的创业者。

他大学辍学,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P2P文件下载资源搜索引擎——Scour网站。然而,2000年,网站被好莱坞29家公司起诉侵犯版权,并索赔2.5亿美元。最终双方达成庭外和解,Scour.com支付了100万美元后宣告破产。

卡兰尼克不在意创业失败,选择了二度创业。但公司开到半路又遇到麻烦,合伙人企图带着开发团队跳槽到索尼,领先的投资人NBA达拉斯小牛队的老板也要求撤资。卡兰尼克只好搬回母亲家里“啃老”,甚至在租来的汽车里睡觉,在附近赌场的卫生间里像流浪汉那样洗澡。

2009年,卡兰尼克与朋友游玩时因为难打车而萌生了开发手机打车软件的想法,由此创立了Uber公司。领头狼一声呼喊,众狼相应,短短几年,Uber已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估值超过700亿美元。
Uber的危机从去年就开始显现

从去年开始,这个估值超过700亿美元的公司就深陷各种危机,不可自拔。

2016年6月,Uber获得35亿美元的G轮融资,但是,投资机构只有一个——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整个硅谷开始窃窃私语,认为只有一家公司忽悠不下去周边的人了,才会去遥远的、“人傻钱多”的中东找投资,寻找“接盘侠”。自此以后,Uber再未拿到大手笔投资,而今年4月份的融资也并未公布任何细节。
2016年8月,Uber因为强劲对手滴滴打车,愤而退出中国市场。这一举动就使Uber失去了支撑其天价估值的重要支柱。其实,Uber退出中国的根本原因在于:在烧掉几十亿美元后,Uber还是无法在中国市场盈利,因此,这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它打不下去了。

2017年1月,美国掀起了#DeleteUber(删除Uber)的风暴。当时,美国出租车司机正在进行罢工,抗议特朗普的移民禁令,而Uber却宣布取消机场地区的临时涨价,这被视为利用罢工机会为自己增加业务,反而激怒了许多讨厌特朗普的人,他们开始号召删除Uber。

由于突发事件而调整价格的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Uber任由大数据动态涨价,人们嘲笑Uber是想发“灾难财”。例如,2013年美国东岸暴风雪时,Uber照样动态调价;2014年12月,澳大利亚悉尼的人质劫持事件中涨价三倍;2017年6月3日,伦敦恐怖袭击事件中,Uber订单在短时间内骤增,Uber又动态调整了价格。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7年2月,Uber与Alphabet起了争执。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Waymo控诉Uber旗下自驾车Otto侵犯其专利。

同样在2月,Uber又爆出性别歧视和性侵丑闻。Uber前工程师Susan Flower在博客揭露Uber的性别歧视文化,不仅管理混乱,而且女员工频繁遭到性骚扰。在博文中,Flower以亲身经历控诉Uber的不作为。

“由于这是经理的初犯,公司将不会进一步采取行动。”Uber不仅没有严肃处理该名部门经理,反而建议Flower换组,甚至有高管威胁要将其解雇。最后Uber解雇了20多名员工,原因包括其性骚扰行为、内部歧视、欺凌等。
  
此后,便是一连串的高管出走:
3月5日,Uber产品副总裁Ed Baker辞职。传闻,曾有匿名信向Uber董事举报,Baker在三年前的公司内部活动中有外出约会的可疑行为。
3月20日,Uber总裁、二把手Jeff Jones辞职,传说其离职或与卡兰尼克有关。
4月11日,Uber通信与政策负责人Rachel Whetstone离职。
5月24日,Uber欧洲、中东和非洲业务的法律总顾问Jim Callaghan离职。
5月30日,Uber解雇了负责无人驾驶汽车高管Anthony Levandowski,称其与此前Waymo控诉窃密事件有关。

Uber未来面临大换血

和大多数规模较大的知名科技公司一样,Uber的股份采用的是 A/B 股架构,董事会9人中,7人拥有超级投票权,包括卡兰尼克、联合创始人盖瑞特·坎普 (Garrett Camp)、著名硅谷风险投资人比尔·格雷 (Bill Gurley)等。也就是说,如果卡兰尼克的盟友和他行动一致,他便能够继续保持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无论休不休假。

在管理方面,根据彭博社的消息,在卡兰尼克休假期间,Uber会由一个多人组成的委员会来管理,包括Uber美国和加拿大地区总经理Rachel Holt,亚太及拉美地区总经理Andrew Macdonald,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运营主管Pierre-Dimitri Gore-Coty,产品主管Daniel Graf和人力资源主管Liane Hornsey等。

Uber也在试图引入新的血液来改善管理文化,过去一周还任命了两名女性高管。其中,哈佛商学院教授弗朗西斯·弗雷(Frances Frei)将担任Uber的战略和领导力高级副总裁;苹果前高管博佐马·约翰(Bozoma Saint John)将出任首席品牌官,后者曾在苹果负责iTunes和Beats的全球营销。一位内幕人士告诉《华盛顿邮报》,来自雀巢公司的执行副总裁龚万仁(Wan Ling Martello)将加入董事会,这位女士也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

Uber将要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了,谁知道下一步会变成什么样呢?说不定阿里巴巴也有可能加入战局?不过,小师妹看完后只觉得“无人驾驶”还是不行的,同志们,这个时代还是要看人啊!

作者:小师妹
来源:功夫财经

作者:newsadmin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