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知识库 » 人力资源会计
新经济的人力资本定价问题
2005-11-22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 在初步讨论过"劳动定价问题"(参见《IT 经理世界》2000年第19期)和"资本定价问题"(参见《计算机世界·IT 财富》2000年11月6日)之后,我可以讨论"新经济"的"人力资本定价问题"了。

---- 所谓"人力资本",原初含义是把人的知识和技能视为"资本品",从而经济学家可以把资本投资理论应用于教育、健康、旅游、父母关爱等领域,为这些领域里的人类行为提供经济学解释。但是,以往的人力资本理论并不明确地定义人力资本的内涵,而只是将一切发生于劳动自身的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因素概括为"人力资本"。这样的定义有助于把"人力资本"与"物质资本"区分开来,却无法区分同一人力资本概念内不同知识类型的生产、交换、积累等过程。而后者正是"新经济"(以人力资本而不是物质资本为主导的经济)的主要表现形态。

---- 如彼得·德鲁克在《后资本主义社会》(The Post-Capitalist Society)中所论,在"知识社会"中,大部分劳动者都是知识劳动者,这里只有知识类型之分,没有"有知识"与"无知识"之分。而知识结构内在的那种普遍的"互补性"(参见汪丁丁,"知识沿时间和空间的互补性以及相关的经济学",《经济研究》,1997年)将使每个知识劳动者比在传统经济中更有可能面对向下倾斜的需求曲线。这是因为,"知识互补性"带来的"收益递增性"提供了知识劳动者进一步专业化的激励,而专业化永远意味着每个人知识效益的发挥越来越依赖于其他人的知识。

---- 这样,我的分析可以从两个基本假设出发:⑴每个知识劳动者都面对一条向下倾斜的需求曲线,即市场对其知识类型所提供的服务的需求与价格之间成反比对应关系。基于这一关系,知识服务供给者把握着一定的"市场权力"。⑵每个知识劳动者的知识服务都有一条向下倾斜的平均成本曲线。生成这一曲线的边际成本曲线由人力资本投资初始阶段的"沉没成本(sunk-cost)"和随后阶段的"维持成本(maintainance-cost)"构成,从而使分摊到每个服务单位上的总平均成本随服务总量递减。

 

---- 图1刻划了满足以上两条假设的人力资本成本在知识劳动者的生命周期内的分布状况。其中MC的形状决定了AC的形状,而与MC的形状对应的是人力资本的总成本C在生命周期内的分布。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学习能力下降,在知识劳动者的老年阶段,人力资本的净值(即本期知识存量加上本期内知识更新与知识折旧的差所得的下期开始时刻知识存量的净值)呈下降状态。这里出现了人力资本积累和提供服务的不同于物质资本的新特征:积累和服务的总量是时间的函数。限于篇幅,我无法详细论证我的立场。简单而言,"新经济"的特征之一是服务与消费越来越"个性化",从而要求知识服务的类型越来越"多样化"(每一个知识劳动者面对多样化的客户)。在这种情况下,所谓"总产出"已经不再具有经济学意义,因为为客户提供了有价值的服务的,是个性化的"单位产出",而不是把所有产出单位简单相加所得的没有个性的"总量"。因此,"时间"成为多样化知识服务的唯一的公约单位(向古典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的回归)。

 

---- 现在讨论静态和局部均衡框架内的供求关系,并由此得到静态局部均衡的知识服务的价格。对应于图1的任一特定时刻t,存在一确定的人力资本净存量K(t),以及在此人力资本能够提供的多样化服务的各个市场的一个特定市场上,对这一人力资本所提供的特定类型的知识服务的需求曲线D(t),又由后者决定了知识劳动者可能获得的边际收益曲线MR(t)。显然,经济学关于握有市场权力的供给者的定价理论仍然适用,故知识劳动者将所提供的该类型服务的量确定在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MR=MC)处。如果此时的边际成本已经纯然是人力资本的(通常与"沉没成本"相比而言极低的)"维持成本"的话,那么这一均衡的产量将使边际收益接近于零。不论如何,根据"MR=MC"确定了一个均衡价格y(t),如图2所示。更进一步,知识劳动者在其知识类型所能够提供服务的一切市场上都确定了相应的价格,为区分同一劳动者同时提供这些服务所获得的这些价格,引进市场指标m,m∈{1,2,··· ,M},则市场m中该类型知识服务的价格可记为"y(t,m)"。

 

---- 静态局部均衡不能够提供人力资本投资的均衡行为,因为后者是知识劳动者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上作出的决策。事实上,知识劳动者在整个生命周期T上的收益与支出的均衡由图3中的两个条件决定。其中式⑵的参变量w(t)是任意时刻t,知识劳动者要求的维持生活的最低收入标准,这一收入可以是现期工作的收入,也可以是以未来工作能力从借贷市场上提前支取的收入。在这一条件的约束下,只要生命周期全过程的净收益的贴现值大于零,即式⑴满足,就会有知识劳动者愿意为人力资本提供初始投资及后续的维持成本。这是因为,在图1的成本分布中已经概括了人力资本投资在其他投资机会中可能获取的利益,即所谓"机会成本"。换句话说,图1所刻划的成本曲线其实隐含了"一般均衡"的假设。这也是传统的局部均衡经济分析所隐含的假设,J.R. Hick在《价值和资本》(Value and Capital)中有所阐释。

---- 最后,在假设的一般均衡状态下,人力资本的定价应当使得不再有人愿意进入该知识类型的人力资本投资过程。换句话说,在一般均衡状态下式⑴等于零,且使得式⑴为零的价格曲线y(t),就是人力资本的一般均衡价格。

---- 从这一初步分析可以导出的若干推论是:⑴同一知识劳动者可以在不同服务的市场上收取不同费用,相当于"市场分割"的定价方式;⑵与医疗保健及社会保障体系有密切关联,知识劳动者预期的生命周期T越长,对人力资本投资的激励就越高;⑶特定知识类型的市场权力越大,对该类型知识的人力资本投资的激励就越高;⑷与教育质量的个人特征密切关联,知识劳动者在特定知识类型上的投资效率越高,就越倾向于在该类型的人力资本上实行专业化;⑸当贫困使得图3中式⑵不能满足时,知识劳动者将"退化"为体力劳动者。

---- 至于从这一定价理论可以导出的其他推论与政策含义,恕我以后再叙,并希望读者参与这一新定价理论的探讨。

 

 
 
文章出处: 汪丁丁 
文章作者:张东进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