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专栏 » 任仕达
用工荒凸现矛盾,拐点门尚存讨论
2010-07-13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用工荒,中国劳动者无声的抗争

 进入21世纪至今,用工荒与中国经济的发展可谓相生相伴。从2003年开始,中国沿海就已陆续出现“用工荒”的身影,08年的金融危机所导致的国际订单减少,暂时令这一现象得以缓解。但2010年春节刚过,长三角、珠三角、甚至内陆部分省市的劳动力供给全面告急,不少专家学者疾呼“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面临终结”。不断出现的用工荒,正在向我们传达着这样一种信息:中国的劳动力供给并非永不枯竭,对劳动力资源的“廉价滥用”已逐渐开始不适应中国经济发展的需求,甚至可能沦落为制肘劳动者薪资福利提升的“反作用力”。
用工荒的形成,固然有外因的作用(外需的恢复与增长),但更多地体现的是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内在矛盾。长期以来,我们被“促就业、保增长”的指标压得透不过气来,各地政府将GDP数字和社会稳定置于一切事务之上,为了鼓励就业和工厂生产,对很多漠视农民工权益的事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大部分的中国制造企业身处国际产业链“微笑曲线”弧底,赚取着平均不到3%的微薄利润,为了生存只能将来自上下游的利润压力转嫁到工人身上,进一步压缩了劳动者权益的上升空间。一次次的事实证明,矛盾积累得越多、拖延得越久,爆发的也就格外猛烈。
用工荒折射出的是劳动者权益的缺失——1亿多曾被贴上“廉价”标签的农民工意识形态正在转变,他们不再甘于廉价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对生活质量有了更高追求,这是社会经济发展和物质生活水平提升的必然结果。而新一代80后、90后劳动者的加入更是加速了这一过程的演变,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对于薪资福利与职业发展有着更高的期望。随着今后十几年内新老劳动力更替的完成,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将一去不复返。

用工荒不代表、但会加速刘易斯拐点的到来

一个国家或地区依靠低成本完成原始资本积累是正常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都必然经历这一阶段。人口红利确实给我们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但伴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和刘易斯拐点的到来,这样的发展道路终会走到尽头。统计数据显示,在2010-2015期间,我们将迎来人口红利的高峰,在此之后,60、70年代出生的劳动力(老一代农民工的中坚力量)开始陆续退休,工作适龄人口占比持续下降,劳动力开始由过剩向短缺转变,客观上也为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做好了铺垫,即经济学上的“刘易斯拐点”的到来。经济学上的普遍观点是,该拐点的到来,是一国劳动力市场、甚至产业结构变化的重大契机。
 
需要注意的是,进入人口红利的下行区间,也并不等于刘易斯拐点已经到来。温总理说:“用工荒并没有从总体上改变就业形势严峻的状况”。虽然整个社会的劳动力供给即将开始减少,但近10年内中国劳动力市场上供过于求的本质并不会有根本性转变。现在愿意出高薪聘请技工的也只是少数企业的少数岗位,大部分企业在提高工人待遇方面并没有给出很令人满意的答复。用工荒的出现,其实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劳资谈判失败的结果,它会反复出现,然后以劳资双方的妥协而暂时结束,接着再酝酿下一次爆发,周而复始……欧美国家的劳资斗争史给我们作了最好的诠释。

在迎接刘易斯拐点的过程中,我们还有许多保驾护航的工作要做:需要政府宏观调控的力量(最低工资标准的划定、用工环境的规范、全国社保体系的建立等),需要工会组织发挥更大、更积极地作用(参考欧美国家工会在劳资谈判中的事迹),需要人力资源机构在提升工人可雇用性方面多做贡献(心理辅导、技能培训)。此外,我们还需要壮士断腕的的勇气与决心——那些仅仅看重我们廉价劳动力的资本,该走的尽管让它走,他们不是中国发展所需要的。

刘易斯拐点倒逼产业升级

“用工荒”并非意味着传统劳动力密集产业加速丧失优势。一来中国的工资水平距离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中国仅为美国的1/10左右,还不用承担像通用汽车那样的巨大工资压力),劳动力的相对价格优势不会立刻丧失;二来我们的人口基数大,到2030年仍有9亿多劳动人口,在劳动力供给方面的优势会长期保持。这些都会给我们的产业升级争取一定时间和空间。
就像刘易斯拐点的到来无可避免一样,中国制造业的结构升级势在必行。逐渐舍弃那些粗放而低技术含量的增长点,充分利用两万亿外汇储备从国外引入更多技术、品牌与管理理念,占据产业链的利润高点,提高产品附加值与核心竞争力,努力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 总有一天,中国工人的工资也能像铁矿石一样涨得理直气壮。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