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企业专栏 » 任仕达
廉价用工模式折射“中国制造”不能承受之重
2010-07-13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字体

中国在“微笑曲线”的弧底哭泣

台湾宏基创始人施振荣先生曾提出过一条著名的“微笑曲线V”,形象地描绘出了制造业产业链各环节所处的战略地位与利润空间:制造加工环节始终处于低端,而产品研发、售后服务则处于高端。从全球化角度来看,西方国家一直致力将普通的制造加工转移到海外发展中国家,以求降低生产成本,但是却牢牢掌控着技术研发、技术创新等核心环节。
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中,中国企业在一步步打造“中国制造”盛名的同时,却也在“微笑曲线”弧底越陷越深,享受着平均不到3%的微利。一把普通椅子,在东莞生产成本是9美元,香港商人以10美元的价格收购之后,转手以20美元的价格卖给沃尔玛,然后沃尔玛给椅子标价40美元在美国市场上出售。在这个产业链条上,沃尔玛赚了20美元,香港商人赚了10美元,而东莞厂家赚取的只是1美元的加工费。由于中国承担了中低端产品的生产,发达国家才有条件有余力在高端产品上集中他们的力量和财力,实现更多突破和成就。但是“中国制造”的物美价廉的商品在全球市场却还屡屡遭受到“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的不公正待遇,进一步反衬出了中国的许多企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尴尬角色。
内有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外临人民币的升值预期以及出口退税率的下调,再加上发达国家动辄施以“双反调查/制裁”的特殊待遇,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一部分出口加工企业也不为过。

议价能力的缺失让中国代工企业陷入“囧”境

最近一则有关苹果暴利产业链的新闻跃入大众的视线。在IT产品代工业内,苹果的成本控制是出了名的严格:一方面,它将产业链的各个零部件等分工环节全部打散了,零部件由苹果直接与供应商纵向采购,从而封死了代工企业的利润提高空间;另一方面,在核算代工成本构成时,大多只按照当地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来核算人工成本。代工一台在美国售价为499美元的iPhone,代工企业获得大约4美元,其中还包括工人的工资和摊销固定资产投入等。苹果不直接参与生产获得的收入却超过了200美元。富士康某离职高层曾哀叹“相对iPhone的200%的毛利,2%的毛利是代工企业的悲哀。而且这2%的毛利还要摊销固定资产投入,如果管理不善将直接导致亏损。” 在苹果严格的成本控制下,代工厂自顾不暇,自然也就无法更多地去考虑员工的利益了。苹果品牌享誉全球的光环与中国代工企业的窘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中国大陆坐拥数十万员工、上百亿资产的富士康,在中国可谓航空母舰一般的存在,也是苹果多年的合作伙伴。业内人士曾认为像富士康这样大型的代工企业,对苹果肯定有话语权。结果也很令人失望,在苹果的压力下,富士康员工的工作环境、劳动强度、身心健康、甚至人身自由都令人堪忧,去年富士康员工孙丹勇的“跳楼事件”就是来自苹果的重压层层传递的结果(近五年内,苹果在中国的代工厂已有接近上百人遭遇事故的公开记录)。另有传言,苹果的强势还不仅体现在成本与流程的控制方面,甚至可以直接影响到代工企业的中高层人事任免。遇到分歧,动辄以取消订单相威胁。代工企业在苹果面前,恶性竞争导致根本无力改变现状。而且为了在外需复苏初期抢到订单以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转,有些企业不惜压低价格做赔本买卖。 
 
这样的恶劣局面不仅发生在IT代工领域,在家具、服装纺织、玩具等传统出口大户中,微笑曲线前端的研发、设计,后期的品牌、营销、服务都掌握在别人手中,中国企业做出的贡献(大量的生产设备与廉价劳动力)在产品总成本中的比重不到10%(苹果系列产品的组装代工成本仅占到其销售价格的1%左右)。波特竞争力模型中明确指出,当供应方投入的生产要素在产品总成本中占的比例较小,对产品生产过程、产品质量的影响较小时,供应方对于买主的潜在讨价还价力量就大大减弱。议价能力的缺失,成为“中国制造”之殇。

外部压力激发内在矛盾

 当产业链上下游将压缩成本的压力传递给中国制造企业时,中国企业在短期内技术、管理提升无望的情况下,只有进一步压缩劳动力成本,或者说至少要控制它的进一步上扬。富士康2009年财报显示:在全年营收同比下滑22%,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68%的情况下,虽然公司员工数量同比增加了9.7%(达到11.87万名),但员工成本总额支出却同比减少28%,人均成本更是同比减少了34%。显而易见,在收入、利润持续下滑的时候,企业也只剩下了压缩、控制劳动力成本这一条路。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用工荒就是劳资矛盾“大面积”的爆发。它虽然是一个临时现象,但是伴随着劳动者权益意识的觉醒、对薪资期望的提高,这一现象仍将会反复出现。
我们在此并非是要否定中国企业在技术创新、在上下游产业链上整合方面的所做的努力,但是相对中国数以十万计的制造企业的而言,成功者太少了。更多的中小企业长期挣扎在温饱线上,在外部市场价格压力与内部生产要素成本上升之间努力地寻求一个生存空间。我们只是太习惯、太依赖了廉价而丰富的劳动力带来的好处。我们缺少一颗勇敢的心,一股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资源,挤挤总会有的,我们需要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不断的技术、品牌、管理等方面的创新上,努力向“微笑曲线”的两端攀爬。


 

站内搜索
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